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纨绔公子

更新时间:2020-02-13 16:18:15

纨绔公子 连载中

纨绔公子

来源:微小宝 作者:宁飞羽 分类:都市 主角:江帆范琳琳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纨绔公子》是宁飞羽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江帆范琳琳,书中主要讲述了:闪婚?不,先结婚再恋爱。与一位美若天仙的女总裁结婚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情,但如果这个总裁妻子与你约法三章,不许摸不许碰更不许偷窥,你还愿意跟她结婚么? 暧昧无限,花丛徜徉,且看一个生性浪荡的纨绔公子如何翻云覆雨。...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喂喂喂,醒醒,醒醒。”昏昏沉沉的江帆感觉身子被人摇晃着,勉强抬起头来。刺眼的阳光早已洒进屋子里,使得他眯缝着眼睛,眉毛皱成八字。

“臭小子,太阳都晒屁股了,还在睡懒觉。还有,我们趴电脑桌上睡觉,昨晚是不是又在玩游戏?还有烟灰缸里为什么这么多烟头?不是告诉过你尽量少抽烟嘛,吸烟有害健康你不知道啊,部队里怎么教你的?”不管江帆是否清醒,周慧娴叉着腰瞪着眼睛,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数落,这样的状况很反常,平时不会出现,不知为何今天大发雷霆。

“老妈,谁又惹您生气啦?您是不是那个……”江帆揉着眼睛,蓬松的头发上焦油味十足,脸上压出好几道印子,整个一副憔悴疲惫的状态。

“哪个?有话快说,别吞吞吐吐的。”风韵犹存的辣妈今天脾气很暴躁,样子很可怕,不知道激怒之后后果是否很严重。

“更年期……”江帆哧牙咧嘴地笑着,坐在椅子上伸个懒腰,慵懒地撒着娇:“老妈,每次您从来不管我的事,今天好反常啊。再这样的话,下次我不回家住了,一点自由都没有,好无聊啊。”

若是平常,这种玩笑自然会缓和气氛。但今时不同往日,周慧娴目光冰冷,摆出一副凶相:“没空跟你开玩笑,梓涵在楼下等着开饭呢,她一会回公司有事。限你五分钟之内,收拾干净下楼吃饭。否则,后果自负。”扳着一张脸,辣妈怒气冲冲地走出房间,留下一脸茫然的江帆。

原来如此,怪不得一向温柔体贴的老妈会发飙。为了讨好未来的儿媳妇,老妈下了血本。毋庸置疑,婆媳二人肯定站在一条船上了。女人发飙是很可怕的,尤其是性情温婉的女人。江帆依稀记得小时候打架时被老妈惩戒的场景,屁股被打得皮开肉绽不说,还一天不允许吃饭。罚站的地方居然是厨房,鼻子里闻着云姨飘香的美味,口水流了一地,只能干看着。那叫一个饥寒交迫呀!

时至今日,江帆依然心有余悸,虽然这种酷刑十几年未见,天晓得老妈会不会为了儿媳妇把自己豁出去。不敢多想,江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进洗手间,偶尔能从洗手间里听到这样的声音:“我承认都是月亮惹的祸……”

时间不长,洗漱完毕之后的江帆换上一套便装,感觉与方才蓬头垢面的形象截然不同,简直是脱胎换骨的改变。头发上抹着发蜡,看起来精神奕奕,胡子刮得干干净净,唯有眼睛里的血丝表明有些疲倦。

走进餐厅一瞧,江远扬如同往日一般,手里拿着报纸仔细阅读。站在餐桌旁周慧娴正拿着汤勺为秦梓涵舀着粥,眼角眉梢带着千层的慈爱。静坐在一旁的秦梓涵表情有些不自然,显然是不习惯长辈为她忙碌,或许是脚伤并未痊愈的缘故,也不好起身帮忙,腰板挺直地坐在椅边上,看得出良好的教养。

“老爸老妈早!”江帆打着哈欠,随手拉过一把椅子坐在秦梓涵的对面,故意与其保持一定距离。

“早!”出乎意料的是,秦梓涵对着江帆微微一笑,脸上浮现浅浅的梨涡。

突如其来的一声问候让江帆彻底迷茫,这丫头在搞什么阴谋,昨晚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了?还是在长辈面前故作姿态的表现?

“愣什么神呀,打招呼也要教你呀!真是没礼貌,梓涵你别介意,他一时还没习惯,适应一段就好了。”周慧娴忙打圆场,恶狠狠地剜了江帆一眼,随手递过一碗粥,含怨带嗔地道:“快吃,一会送梓涵去公司。”

“伯母您别客气,我自己开车去就好了。”秦梓涵笑靥如花,粉嫩的脸颊梨涡浮出,这种笑容,足以俘获人心。

“那怎么行,你的脚伤还没好,反正江帆也没事,全当是护送你,让他做一回护花使者。”周慧娴语气坚定,一副毋庸置疑的口气。

不得不说,这次江帆彻底懵了。不知道这丫头使的什么迷魂计,全家人都被她迷得团团转,俨然如众星捧月一般,自己反倒失去宠信,成为众矢之的。

虚伪!众人面前演戏,戴上温婉可人平易近人的面具,真TM的虚伪。

江帆猛地吸一口瘦肉粥,完全不顾形象地吃起来,瞪着眼睛恶狠狠地咬着面包片,一口气喝光一杯牛奶。都说愤怒使人食欲大增,此话不假,江帆狼吞虎咽地吃了半天,才肯善罢甘休。而秦梓涵只是喝了一碗粥,吃了一片面包,并且形象极为淑女。

“伯父伯母,你们慢用,我要回公司处理一些紧急事情,非常感谢你们的盛情款待,也欢迎你们去我家做客。”用纸巾擦擦嘴角,秦梓涵恭谨地站起身,眼里尽是温柔。

“多懂事的孩子啊,别客气,我们是一家人么,用不着说客套话。”周慧娴也站起身来,对着江帆使个眼色,示意这位贴身保镖该动身了。

一直在厨房忙碌的云姨听见秦梓涵要走,也走过来相送,慈爱的眼睛里满是欣赏的神色,关切地询问着:“梓涵小姐,昨晚您睡得还舒服吧,饭菜可口么?”

秦梓涵拉着云姨的手,笑逐颜开地道:“云姨您真是太贴心了,昨晚睡得很舒服,多亏您的细心照料,我的脚也好多了。还有,您的厨艺简直出神入化,估计今天一天我都得回味您做的饭菜呢!”

甜言蜜语的攻势下,云姨会心一笑,治脚伤的功劳安在她的名下,全然没江帆什么事。凭心而论,这件事确实与江帆关系不大,他只不过充当信使的差事而已。不过这样一说,云姨脸上有光,对秦梓涵的美好印象更是增添几分。

在周慧娴的授意下,江帆开着秦梓涵的那辆保时捷,充当全职保镖。壮观的送亲团气氛热烈,一直送到大门口,江家人才依依不舍地走回去。坐在驾驶员位置的江帆气鼓鼓的样子,板着脸一言不发,狠狠地一踩油门,汽车卷着浓烟飞驰而去。

一路上,两个人并无交流。车厢里气氛尴尬,秦梓涵想缓和气氛,看着江帆冷冰冰的脸,多次欲言又止。沿着宽敞的马路,黑色保时捷飞驰着,马达的轰鸣声鼓噪着波动的内心。

毫无疑问,兴国集团的名号全市皆知,江帆根本不用问路便可以找到。在一个高达五十几米的办公楼前,保时捷停了下来。眼前气派非凡的兴国集团俨然是豪华的代名词,上层人物要的是脸面,不管生意做得如何,一个豪华的办公楼就是谈生意的便利条件。在这点上,兴国集团不逊于远扬集团。

温暖和煦的阳光洒下来,夏日里微风拂面,总有几分暖人心扉的情愫。阳光下的秦梓涵神采飞扬,美丽的眼睛如同秋水般迷醉,白皙的肌肤在阳光照射下更加妩媚,碎花长裙在微风的吹拂下紧紧贴着结实修长的双腿,看起来诱惑至极。

秦梓涵推门下车,轻轻咳嗽一声,显出几分柔声细语:“我有几个紧急的事情要处理,可能要很长时间,你跟我一起上去坐一会吧。办公室里可以喝咖啡,如果你不喜欢的话,还可以去休息室打台球。”

这妮子情绪转换得太快,江帆一时难以适应,坐在车里犹豫不决。此时跑路的话,若是这妮子在老妈面前告一状,估计今后不会有好日子过,但闷在车里也很无聊。思忖半响之后,江帆才飞快地吐出一句:“好吧。”

江帆跳下车,活动一下身子,亦步亦趋地走过去,故意与秦梓涵保持一段距离。二人一前一后走向兴国集团办公楼,眼看要接近旋转门的时候,一个沙哑的声音刺激着耳膜:“等等!”

伴随着声音的传出,一个年轻男子快步跑过来,不停地喘着粗气,好半天才道:“梓涵你这两天跑哪去了?怎么也找不到你。”

从面相来看,这个男人相貌俊朗,浓眉大眼,鼻梁高挺,薄薄的嘴唇很漂亮,瘦削的身材穿着一身名牌服饰。身高比江帆矮半头,约摸一米七五左右,与一米六八的秦梓涵站在一起,看不出半点优势。整体感觉这个男人无可挑剔,只是不知为何,左边嘴角总是不自然上翘,给人一种花花公子的模样。深谙此道的江帆一眼便知,眼前的这个男人体力很差,跑几步便上气不接下气,脸色苍白无力,显然是纵欲过度的结果。

秦梓涵冷哼一声,嘴角露出不屑一顾:“谢大公子,找我有何贵事?”

“没什么要紧的事不能聊聊么?不要总是拒人千里之外,我又没得罪你。在你的地盘,你请我上去坐坐?”富家公子谢安干笑两声,勉强挤出一丝笑意。

“对不起,我还有事,先失陪了。”秦梓涵毫不客气,胳膊一甩作势要走。

被晾在一边的谢安似乎对这种对话习以为常,仔细打量着跟在秦梓涵身后的江帆,看着面色不易的江帆,眯缝着眼睛:“用不着这么防着我吧,又不会非礼你,他是你请来的保镖?”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