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后宫斗:毒手遮天

更新时间:2020-10-29 08:48:04

后宫斗:毒手遮天 已完结

后宫斗:毒手遮天

来源:落初 作者:穆瑾然 分类:都市 主角:秦潇宫 人气:

火爆新书《后宫斗:毒手遮天》是穆瑾然所创作的一本都市风格的小说,主角秦潇宫,书中主要讲述了:相府惊鸿一瞥,一见倾心,从此一生痴缠。他承诺:“护你一生,定不相欺!”她许他:“地老天荒,生死不离!”誓言字字在耳,转眼间,他为了保住皇位,绝情地将她打入冷宫。五年后,她一身剧毒重返后宫,大哥蒙冤遭贬,二哥落草为寇,小弟失踪多年生死未卜……她毅然走上复仇这条不归路,誓要毁掉他最为珍爱的江山,不惜一切代价!然,当二哥起兵谋反的消息传来;当她得知,他为了保护她,几乎让整个天下为她陪葬时,在爱恨中挣扎的她,又该何去何从?【新浪微博:穆瑾然ran】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看着秦潇柟疯狂挣扎不愿接受真相,淑妃笑得更加得意,好心为她解释疑惑:“还记得吗?那碗羹汤,压根儿就不是你做的,只是稍微借用了一下你宫中的凌霄花而已。”

犹记得,十天前,风华宫中,乾羽帝捧着那碗羹汤,亲尝之后,换来的却是他暴怒的质问:

“秦潇柟,这汤的味道,和凌霄宫端给朕的,一模一样,你还敢说这不是你做的?”

那时,他的愤怒,他的失望,她完全可以理解,甚至早已原谅了他将关在寒庭院中十天不闻不问。

如今,淑妃轻巧的一句话,让秦潇柟的世界瞬间坍塌。

“不可能,你骗我的,你骗我的对不对?”不知从哪里来的巨大的力量让秦潇柟挣脱了宫人的压制,冲到淑妃面前,揪着她的衣襟疯狂地问:“我知道了,欺君是死罪,你想在皇上发现之前拉我下水是不是?你休想!”

秦潇柟发狂地摇晃着淑妃,想要从她口中得到肯定的回答。然而,回应她的却只有淑妃嫌恶的嘲笑。

“秦潇柟,你还真相信皇上喜欢你呀。后宫中这么多女人,个个都是皇上喜欢的。”

“不,不会的!他答应过我,会保护我一生一世的。他说……”说着,两行清泪不自觉从脸颊悄然滑落。

他说,不能保证只她一人,但在这大倾后宫中,必护她一生周全。

誓言字字在耳,他却将她扔在这凄清的寒庭院中,任由他人欺凌。

“看到那边了吗?”淑妃和秦潇柟扭打在一起,也不顾及形象,拉扯着秦潇柟的头发使她看向某处。

那,是凌霄宫的方向。

远远看去,漫天的青烟升腾,浓郁的烟雾笼罩皇宫上方,竟是没有人去灭火。

“皇上下令烧宫,大火烧了整整十天十夜,灭了又继续点火,真不知道究竟要烧成什么样皇上才会满意。”淑妃悠悠一声叹息,可惜了那么奢华漂亮的一座宫殿。

半年前,乾羽帝拉着秦潇柟来到凌霄宫之前,激动地对她说:“潇柟,从今以后,这里就是我们的家。”

那时,她傻傻地点头答应:“以后,我会每天在这里,等着你回家!”满脸洋溢着散不去的幸福。

一把火,烧了他们之间所有的一切。为何,为何还要将她留在这世上,备受折磨?

“不可能,他没有这样做的理由。”秦潇柟完全失去了和淑妃扭打的能力,瘫软地坐在地上,望着那漫天的青烟,喃喃自语。

她不过是害了淑妃的孩子,还滑胎未遂。他怎么可以就因为这将他们过去的一切都抹杀呢?

“秦潇柟,你还真是够蠢的,这么简单的道理都想不清楚。”淑妃嘲讽的嗓音传来,如一把把利刃,生生凌迟着她已然碎了的心。

“堂堂大倾王朝的皇帝,御驾亲征必先得到左相的同意,钦点状元要过问左相的意见,就连纳一个妃子都还要先看看左相的脸色。作为左相的女儿,你觉得皇上会喜欢你吗?这么一个机会,皇上可是等了好久呀。”

不,不是这样的。他这样做,全都是因为对爹爹的敬重,爹爹曾是乾羽帝的太傅,对他敬重有加又有什么错?

“顺便再告诉你,十天前,漠北边关流匪作乱,皇上下令命你二哥领兵前去剿灭。五天前,刑部重审漯河河口决堤案,你大哥因失职已经不知道贬到哪个角落去了。三天前,左相就递了辞官归隐的折子,皇上到现在都还没有批呢!我想呀,皇上是肯定不会放他走的。恨了这么多年的人,怎么着也得慢慢折磨才能解恨呀,最好是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淑妃每说一句,秦潇柟头顶便是一个晴天霹雳直接劈下,她的三魂七魄都已碎成了几瓣。

“不!他怎么可以这么对我,怎么可以?!”秦潇柟突然从地上站起来,疯了似的朝门外奔去,“我要去找他问清楚,我要他亲口告诉我,告诉我为什么这么残忍……”

“快,给本宫拦住她!”

淑妃命令刚下,寒庭院门外的侍卫就冲了进来,抓住秦潇柟扔了进去。

秦潇柟不顾浑身上下的疼痛,疯了似的向门外冲去。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让乾羽帝给她一个解释。哪怕这一切都是真的,只要他给一个理由,她就原谅他,她就相信他!

侍卫粗暴地抓住她纤细的胳膊,强行将双臂扭在背后,按压着她,她却还是不顾一切的挣扎,用脚踢,用嘴咬,一次又一次地尝试冲出去。

“娘娘快走,别理这个疯女人了,免得误伤了腹中的皇子。”

淑妃在宫女的搀扶之下,躲闪不及地离开了寒庭院。临走之前,还不忘再补上一句。

“哦,忘了告诉你,你小弟,已经失踪了整整一个月了,整个临垚城都翻遍了都没有找到。”

待淑妃安全离开之后,侍卫们忙将秦潇柟远远扔回了院中,迅速快上了院门。

秦潇柟靠在门后,不停地捶打,那沉重的木门却是一点儿也没有动弹。指甲深深在门板上划出一道道痕迹,沾染着她淋漓的鲜血,甚是可怖。

珞婉哭着过来扶她去休息,秦潇柟浑然不理,只是倔强地掰着那紧闭的木门。

乾羽帝,你好狠的心呀,允儿才只有六岁,六岁呀,你竟然都下得去手?漯河决堤,四年前的事情也翻出来做文章。

秦家究竟哪里对不起你了,要被你这般迫害?!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