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权少宠妻无休止

更新时间:2021-01-13 08:32:27

权少宠妻无休止 连载中

权少宠妻无休止

来源:微小宝 作者:亦辰 分类:都市 主角:安以夏小姐 人气:

火爆新书《权少宠妻无休止》是亦辰所创作的一本都市风格的小说,主角安以夏小姐,书中主要讲述了:他是江城权贵,也是心狠手辣的野心家。他为了复仇,摧毁了她的家,还企图将她占为己有。 她是他口中“捂不热的石头”,他是她眼中罪大恶极的仇人。 两个被仇恨裹挟的人却被情捆绑在了一起,缠缠绕绕,无休无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豪华座驾内。   湛胤钒带着凉意的目光落在安以夏身上,“除了我,你还能求谁?”   安以夏用力咬唇,深吸气。   “如果让我难堪,能换你帮我,我认了。”   天知道她说出这句话,花了多大勇气。   湛胤钒挑眉,面色有一丝动容。   然而深埋心底的仇恨终究不允许他对仇人的女儿手软,眸光微微发寒,他说:“安以夏,没有父亲,你活得不会这样狼狈。”   安以夏缓缓转头,语气带着愤怒:“你以为我跟你一样冷血?”   湛胤钒收了话,冷硬的外形随时都散发寒意。   车子送安以夏回了医院,安以夏站在病房门口,看着躺在床上只能靠营养液维持生命的父亲,眼泪忍不住的滚。   “安小姐。”   护士在她身后叫住她,她回头,看见医院的人主动来找她,她下意识慌了。   “能不能拜托不要让我爸爸出院,我会想办法交钱……”   “湛先生让人来医院为你父亲预存了一个月的费用,这是缴费单据,你拿好。”护士长将单据交给安以夏。   安以夏接手,有点懵。   “护士长。”安以夏快速追上去,“护士长,我爸爸他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这个,相信安小姐你也询问过很多人,你爸爸这种情况,没有任何人能给你准确的答案。但你爸爸还有生命体征,所以,迟早有一天他会醒来。加油!”护士长说完就走了。   安以夏心上再度蒙上厚厚一层黑云,她慢慢走去病房,倚靠在门框。   陌生号码来电,安以夏盯着看了数秒,随后接听。   “安小姐,是我,明叔,下午两点我会开车过来接你,大少爷请你去个地方。”   安以夏皱眉,想起之前的酒会,去一次回来,弄得遍体鳞伤。   然而,看着躺在病上的父亲,深吸气,低声答应:“好!”   下午两点,明叔开车准时等在医院外,安以夏也不知道要去哪里,所以就穿了自己的衣服出去。   如果是酒会,湛胤钒会安排人为她准备。   靠近车时,安以夏心在砰砰跳,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湛胤钒。   明叔下车快速为她开了车门,态度比上午恭敬多了:“安小姐,您请。”   安以夏上车,心下松了口气,庆幸湛胤钒不在车上。但这样的窃喜不知道能维持多久,因为湛胤钒一定会出现。   “明叔,湛总让你带我去哪?”安以夏问。   不论去哪,她都得去,安以夏再清楚不过。   明叔道:“安小姐,很快就到,大少爷已经在现场了。”   安以夏心里很不安,未知的恐惧一点一点爬满心头,不知道将要面临什么,但即便是知道这次去会没了半条命,她依然不回头。   湛胤钒已经帮父亲预支了一个月的费用,她能做的,就是随叫随到。   车子停在一个外观看起来像博物馆的现代建筑前,宽敞恢弘的正门前铺了长长的红地毯,礼仪小姐每隔两米一站,分立红毯两边。   明叔和安以夏下车后,泊车小弟立马上前将车开进停车场。   安以夏跟着接待的小姐和明叔进了宽敞明亮的大楼,每走一步,心底都在打鼓,手心都捏出了冷汗。   走过长走廊,到了贵宾厅,门口有警卫站岗,也同样有礼仪小姐迎宾。   到门口时,明叔说:“安小姐,您进去吧,大少爷在里面等你。”   安以夏吓着了,一脸懵的看向明叔:“我自己进去?”   明叔点头,“大少爷已经在里面。”   安以夏为难的站着,这外面有警卫站岗,里面究竟是做什么的?   明叔对迎宾的礼仪小姐说了几句话,对方笑着走近安以夏:“安小姐,我带您进去,请跟我来。”   安以夏抿紧唇,狠狠逼了自己一把,迈着双腿跟在迎宾小姐身后。   兴许,她此刻好好的进去,几小时后只剩半条命出来……   然而,进了几层紧闭的门后,进入一个整体光线比较暗的大厅内。现场虚位不多,每个座位上都贴了名字。三五几人成桌,桌上放着红酒、香槟以及精心摆弄过的花束。   安以夏进来的门是大厅后方,众人背对的方向,所以并没引起多少人注意。   领她进来的礼仪小姐微微附低身姿,领着她从后方去往右前方。   安以夏一路跟着,心底的恐慌渐渐释然。   前面礼仪小姐贴近背对她坐的一位男士附耳说了两句,随后二人同时回头朝她看来。礼仪小姐友好的朝她微笑,再见她带过去。而那背对她的男士,正是湛胤钒。   “坐。”   湛胤钒看她到来,淡淡吐了字,随后目光便朝台上扫去。   礼仪小姐已经离开了,安以夏在湛胤钒身边坐下,打底是感官确定没有危险,轻轻吐了口气。   但她这动作,恰巧被湛胤钒看到。   他悠悠的声音飘过来:“怎么,很紧张?”   安家家底也不算差,这种场合,她会没来过?   安以夏闻言摇头,下意识却将握出满掌心的汗往膝盖上蹭。   “只是很庆幸是来这么……正经的地方。”   打底她是在出口时,才觉得找不到更合适的词来形容这里。   湛胤钒听见她这话,果不其然嘴角扬起了弧度,“什么地方不正经?”   安以夏微微皱眉,为什么他会在意这些?假装没听到不好吗?   赶紧否认:“我不是那个意思。”   湛胤钒嘴角带笑,没有给回话。   安以夏以前不是没到过拍卖会现场,而是这么严肃的拍卖现场是第一次见到。层层封闭的门外还有警卫把守,今天有多重要的东西要出,才英德主办方这样慎重?   但,台上陈列的件件价值不菲的宝贝、台下奋力拼价的热闹,都与她无关。安以夏百无聊赖的坐着,偶尔扫一眼台上。   她是真不关心那些宝贝。   身边坐着的男人天生眼神,气质冷硬。安以夏座位距离他约莫三十公分,能感觉到从他身上传来的阵阵寒意。   她忽然转头,看着湛胤钒冷峻的侧脸。   湛胤钒慢悠悠侧目,大喇喇接下她疑惑的打量,“想说什么?”   “你怎么不举牌?”他来这里,不就是为了以高价购物获得同行人的恭维和赞叹?   湛胤钒不答反问:“看上什么了?”   安以夏忙摇头,尴尬不失礼貌的说:“有钱人的游戏,我玩不来。”   “嗯,有钱人……”湛胤钒接了她半句话,说得来人询问。   安以夏整场活动都在琢磨湛胤钒这话是什么意思。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