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重生七天前

更新时间:2021-01-22 09:04:24

重生七天前 连载中

重生七天前

来源:落初 作者:新菜 分类:都市 主角:萧何萧 人气:

新书《重生七天前》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新菜,主角萧何萧,是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重生早年可以有先见之明,但是为啥我只重生回七天前啊,现在我有什么机会改变啊。宅男萧何无边纠结中,能否抓住仅有的唯一机会,能否重演“萧何‘月下’追韩信”的传奇?月老又扮演什么角色呢?  七天也可以改变一生的,萧何如是说。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怎么可能?”萧何如遭雷击,他明明记得昨天十九号,之所以这么清楚是因为他贱卖了手里的房子,仅仅十万。一夜醉酒,今天本想在奢侈一把,散散郁气,但是怎么也没想到怎么今天会是一号,我睡过头了,不对,月份还是对的啊,百思不得其解的萧何眼睛虽然直勾勾的盯着电子表,但是余光还是扫到韩歆儿逐渐变色的脸,和逐渐又大叫的趋势的小张的嘴。

宅男一大优秀品质——冷静,帮助萧何情绪稳定了下来,不急细思,他迅速做回原位,一脸严肃的对韩歆儿说道:“对不起,开个玩笑,我取一千,请快些。”

韩歆儿本正欲大叫的嘴因为萧何的突然转变懵了,小嘴微张愣在了那里。此情此景,如果在平时萧何早就神魂颠倒不知东西了,但是今天诡异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让他只想赶紧找一个安静的地方想一下,所以看到韩歆儿愣神,他也有些急躁。

“不好意思,我有急事,麻烦快点行吗,我走后,随你便。”声音带着一丝急迫和恼怒,虽然不是因为韩歆儿恼怒,但是口气不自觉的有些严厉。

被萧何惊醒的韩歆儿,觉得有丝委屈,明明因为你的错,为什么要怪我。但是萧何严肃的眼神好像吓着她了,不自觉的加快了手中的动作。

取钱,签字,收条,递款,还卡,所有的程序一气呵成,速度快的韩歆儿都没反应过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萧何的身影消失在玻璃门的开启中。

反应过来的韩歆儿,眼中透出一分委屈,三分好奇,六分的羞恼。心情那就一个复杂,正如成语有言——五味杂陈,不知滋味。

出了门的萧何身形飘忽,下意识的向家走去,完全不理睬身后吱呀吱呀的抗议声,这声音随着远去好似哭泣般,申诉着主人的冷酷,破旧的自行车颇为孤寂的留在了原地。

徒步而行的萧何,身形如同踏波而行,当然踏波而行的武林人士身姿潇洒优美,萧何顶多就是浮水的鸭子,摇晃着自己的臀部稳定自己的身形,一摇一晃好不,嗯,你说这该是猥琐呢,还是风骚呢,总之很招人揍。

萧何双眼瞳孔放大,视线飘忽,毫无焦点,脸部表情平静到僵尸见到都会要跟他认亲,这状态在武林人士看来那是十分让人向往的空明境界,如果这时再有些感悟,那是招人妒的顿悟啊,当然医生看到后会很负责的给出否定结论,因为这时十足十的大脑放空状态,大脑活跃度出现最低的时候表现出来的症状,如果通俗的来讲的话,就是发呆,没错,萧何现在就是在发呆。

在银行发现自己回到了记忆中的七天前,这时十分令人震惊的,如果不是自己几年的网络小说粉丝的身份,为自己强大的内心增添了无数借鉴,只怕自己会当场发飙,现在自己最好赶紧回家好好想想,整理下思路。

正是在这种想法驱使下,那被女色所迷导致暴发户附身的状态,迅速达到心若冰清天塌不惊的无上心境,可惜一出大门就原形毕露,虽然重生是无数网民梦寐以求的中大奖的机会,但是真正临到头又有几个人能反应过来呢。

在原始本能的鸵鸟心态下,萧何下意识极力寻找专属自己独自一人的空间——垃圾窝,这是朋友给他的爱家的昵称,虽然他内心承认,可是嘴上拒不承认。

大受冲击的萧何在本能驱动下往家行去,但是思想却陷入僵局而无法自拔,在发呆中走路,大街上无数人、车在这种罕见的情况下,虽然不一定乐意,但是还是会在不经意间欲和萧何的身体来个亲密接触,验证一下自己是不是身体倍棒。

然而非常令人吃惊地是在这种状态下的萧何,竟然可以力保身体清白,面对极有可能遇到的亲密行为,发挥了超越常态的技术,在人流中左摇右摆,愣是平安而行。

这不就是江湖失传已久的绝世轻功——凌波微步吗。

江湖盛传,在很久以前,仙人都是可以踏波行天的,脚踩着特殊而奇异的步伐,视天空水流如平地,身形潇洒优美而富有玄奥的综合于海陆空之间,为人向往,三国曹子建曾被一位踏水行波的仙女的优美身形击倒,费心做出传世名文《洛神赋》,以表倾心,不料描写仙女的太吸引人,惹得哥哥觊觎,在索取未果下埋藏了祸根,招来杀身之祸,历史经验告诉我们怀璧真的有罪啊。

啊哦,跑题了,总之《洛神赋》如实的描写了仙女踏水行波的完美,吸引了很多人的向往,最痴迷的就属逍遥派的人了,他们以此文为总纲,行大运似的悟出了一门类似的步伐,名之曰:凌波微步,成为镇派轻功。

有史记载的凌波微步最后一次出现在了宋朝,被大理世子段誉习得,段誉凭此步伐幸运的度过了数次劫难,并因此抱得美人归,故而此步伐和盗帅的踏月留香步并称为武林泡妞神功技法。

而现在这门早应失传的泡妞步伐竟然出现在了普通人的萧何身上,怎不令人讶异,这真是暴殄天物啊。

当然如果萧何有知的话,他会极力的反驳,要知道获取这门步伐,他可付出了十分惨重的代价,那就是开了一家早餐铺:额头曾通过电线杆,墙壁的工具“整”出了几十个包子,膝盖上出过火辣辣的辣椒油,鼻子压过饼,衣服裹过汁,这一系列的经历才早就了如今的成功。

萧何也很骄傲,因为为习得这项绝技的人还有很多,相较于那些出过“豆浆”的哥们,他还是很幸运的,还有就是十分感谢划时代的电子神器“智能手机”,如果不是它的出现也不会有为了长时间使用它而催生的新型“凌波微步”,这门副作用巨大,却让很多人趋之若鹜的神功。

总之,萧何在他“苦练”多时的“绝世轻功”的保护下,安安全全的回到了家——门口。

唉,我钥匙呢?被这个问题唤醒的萧何终于脱离了呆滞状态,迷糊却又随之而来。

唉,我不是要去银行吗,怎么在门口发呆,不对,我好像已经到了银行了,在银行我还看见了个超级大美女,那容貌,那身材,我怎么就舍得回来呢,最少也要等到银行关门啊,对喔,我是去银行了,要去查账,顺便取点钱,可是好像我十分幸运的正好去的大美女的窗口,应该是幸运,我人品还行,然后我做了什么,好像被电了,那种级数的美女不被电才奇怪呢,可是我遗漏了什么,我是为甚么真么快的回来呢。

随着萧何逐渐的捋着思路,原本僵化的大脑从新活跃起来,迷糊的心思逐渐从线团还原成线条。

对了,我是遭雷劈了,啊呸,鬼才遭雷劈呢,我是被震惊到了,我好想是重生了,重生到了七天前。

萧何的瞳孔再次扩大了一轮:“我不能在这想,要找个没人的地方,对,回家,啊,我刚才是在想钥匙呢。”

萧何完全清醒过来,准备进家,却又想起刚才自己正在找钥匙。

“靠,我不会是在路上迷糊的时候弄丢了吧,不要啊,已经丢了两把了,这是最后一把了。”看着身上原来总是摇曳身姿的钥匙常待的地方那空空如野的所在,萧何都快哭了。

急急忙忙的萧何迅速下了楼,冲了出去,沿着路左右搜索。

边找边喃喃自语:“我怎么这么倒霉,如果把钥匙丢了,连家门都进不了,我还怎么静心思考,不过刚才从楼里出来,我好想听见了几声熟悉的铃声,没记得邻居家有挂过风铃,而且丁丁当当的也不好听,我怎么会觉的熟悉呢,啊。”

瞬间想起声音来源的萧何又急匆匆的望楼里奔,进了楼道,不再向上,而是向下冲向了自己的地下室,看着在门上摇头摆尾的向他打招呼的钥匙兄,萧何激动的热泪盈眶。

激动的萧何快步上前拔下了门上的钥匙,随手准备碰上洞开的地下室门。可在门将碰未碰的时候,萧何迅速的打开了门,看着空旷的地下室,萧何悲愤的喊道:“我的小车车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