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与尸同行

更新时间:2020-02-10 16:37:33

与尸同行 已完结

与尸同行

来源:落初 作者:笔下风流 分类:灵异 主角:龙老章婶 人气:

新书《与尸同行》全文在线阅读,作者笔下风流,主角龙老章婶,是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我被捞尸人从江中捞起,本以为会在寿衣店终老,再也找不回失去的记忆,直到有一个打着红色油伞的女人和我做了交易......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也不懂他这没头没尾的话是在说什么,说实话,我对这小子有偏见,谁知道他有没有本事,架子抬得倒比谁都高,可黄大爷说的话我也不能不信,便打圆场说:“回去再说吧。”

回去的路上,王许言总是回头看,我估摸着是在打量这不靠谱的小子,李儒不知道感没感觉到,一路上一声不吭,就算是景姨和他诉说南雨忆的病情,他也一句话都没说。

到了景姨家门口,李儒终于开口:“你们俩别进去。”

他没指名道姓,但看得分明是我和王许言,我本来就看他不爽,想也没想便质问道:“为什么?”

他没再看我,冷冷放下一句“嫌你碍事”便盯着门看。

“你……”我被李儒的傲慢气得不轻,刚想开口说上两句,便感受到衣角处有一股压力,我看过去,王许言冲我摇了摇头,示意我别和李儒起冲突,我便只能按耐下火气,若这小子没有本事,我非得教他好好做人。

李儒对景姨说:“你一定要照我的吩咐行事。”

景姨自然连连应是,虽然心中仍对李儒存疑,可终究是希望李儒是有几分真本事能救南雨忆的。

李儒让她打开房门,不要出一点声音,景姨照办,掏出钥匙打开房门,屋内静悄悄的,那诡秘的弹唱声也消失了,李儒和景姨走了进去,动作放得很轻,乍一听我只能听到景姨一个人的脚步声,心中不由对李儒改观一些。

我和王许言不敢进去,就凑在门口,虽然只是住了一晚,我却也能发现一些异常,这屋子太静了,尤其是南雨忆的房间,静得有些诡异。

二人往南雨忆房间走去,南雨忆房间并不正对门,我们看不到里面的场景,只能听到景姨的敲门声,“雨忆,是我,你开下门,你都这么多天没好好吃饭了,妈给你买了你最爱吃的凉拌菜,你开门吃点。”

我觉得这是徒劳,昨日景姨哭成那般样子,也未有人开门,今天恐怕也难。

果然没用,景姨的声音更加急切,还带了哭腔:“雨忆,你给妈开开门,让妈见见你,妈担心你啊,雨忆,你看妈给你带的凉拌菜,雨忆……”

“砰——”是踹门的声音,我心中一急,便想冲进去,可最后还是忍住了。

景姨的哭诉声停止了,东西掉在地上乒乒乓乓的声音响起,夹杂在其中的还有古怪的叫声,我握紧拳头,准备随时冲进去,正在此时,听到景姨大喊一声“别伤害她!”

我和王许言压着满腹的怀疑,伸直脖子往里看,可惜什么都看不到。

乒乒乓乓的声音愈演愈烈,李儒冰冷的声音响起:“让开!你想害死自己吗?”

景姨尖叫道:“她是我的女儿!你不准伤害她!”

就算人再傻,也能意识到情况不对了,我心中疑惑,这小子到底在搞什么?

很明显,王许言也是这样想的,我们一同冲了进去,还没到卧室,一个血肉模糊的身影就朝我们冲了过来,指甲闪着利色的光芒,不是南雨忆还是谁?

我下意识将王许言推开,尖锐的指甲抓在我的胳膊上,我的袖子竟然被直接抓破,皮肤上几道抓痕清晰可见。

我还没反应过来,南雨忆就越过我们,直接往门外冲去。

李儒面无表情地看了我和王许言一眼,“啧”了一声,一道黄符从他手中飞出,径直粘到了南雨忆身上,南雨忆惨叫一声,直直地倒在地上。

李儒关上门,低头看着南雨忆,南雨忆几乎动不了,身子却不停地在颤,嘴里不停地发出呜咽声。

景姨哪里能见到南雨忆这副惨状,便要跑过来,李儒冷冷地看了她一眼,呵斥道:“站住!”

景姨被他吓住了,当真不再往前移动,只是用关切的眼神望着南雨忆。

李儒看向我,命令道:“把窗帘拉上!”

我没有迟疑,跑去把阳台上的帘子都给拉上,这窗帘的遮光性极强,客厅顿时变暗,南雨忆不再发抖,呜咽声也几乎没有了。

景姨脸上眼泪簌簌流下,“雨忆这是怎么了?是不是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缠上了?”

李儒叹了一口气,“不是被缠上了,是她已经死了。”他脸上没什么表情,我却意外地看到了悲悯。

我猛地看向躺在地上的南雨忆,她活蹦乱跳的,怎么会是死了?就算她是死了,怎么解释她现在的状态,是鬼?是僵尸?这么荒诞的东西怎么可信。

我都不信,景姨自然更不愿意相信,只是她的否定中却包含了一丝怀疑。

“你真的没有发现吗?腐败的气息,这是阴气不能完全遮盖的。”李儒说。

景姨闻言,崩溃地捂住脸,泪水从她指缝中一滴滴落下。

腐败的气息,我确实也闻道了,尤其是南雨忆身上和她房间那处最为浓重,可我依然不愿意相信,实在是太荒诞了。

看着景姨崩溃的样子,我安慰道:“阿姨,您别听他胡说,南雨忆八成是生病了,哪有死人这么生龙活虎的……”

景姨头都没抬,倒是李儒轻飘飘地看了我一眼,我从其中看到了轻蔑嘲笑,竟然还有一丝愤怒,我心中不快,正想和他争辩,李儒却不再看我了。

他说:“她三月前就死了,只是心愿未了,不肯离去,长久下去定损阴身,活人也会受到影响,你印堂已然发黑,若不驱逐,恐会损伤寿命。”

我冷笑一声:“你胡说什么?你凭什么说她死了?”

李儒不太想理我,淡淡说:“你去看看她有没有心跳。”

这的确是个法子,我看了景姨和王许言一样,然后朝着南雨忆走去,我就不信了,活蹦乱跳的怎么会是死人!

走到她面前,我方觉得有些为难,毕竟男女有别,心脏所在之处实属有些尴尬,我犹豫了一瞬,然后伸手探向她的脉搏。

离她更近了一些,她身上腐烂的味道更加冲人,碰到她手腕的那一刻,我心中一惊,她的手腕冷得出奇,不像是人的温度,皮肤也没有弹性,一戳便是一个小窝。

我找了许久,也没找到她的脉搏,我不信邪,在她的另一只手腕上搜寻,依旧没有,怎么会没有脉搏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