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冥吏诡事

更新时间:2020-02-11 17:44:42

冥吏诡事 连载中

冥吏诡事

来源:落初 作者:跳舞风中吟 分类:灵异 主角:牛空旷 人气:

跳舞风中吟新书《冥吏诡事》由跳舞风中吟所编写的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牛空旷,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捕快乃是为活人办差,冥吏亦是为死人、鬼魂及活人干活,不是阴魂,不属于三道六界,介于阴阳两界之间,为天地所不容。正所谓:不老长生亦非梦,游戏人间任逍遥。说出你的心愿,拿出的寿命,一切的一切我都可以帮你实现,我是冥吏代言人,我为自己代言。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八章胡车儿

在场所有人都朝着一个方向看去,当然也包括正在打斗的三尸阴煞和甲胃士兵,所有人都在疑惑,是谁?谁居然能将生死之斗看作是表演?

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了之前的那位绿衫青年身上,绿衫青年正在笑呵呵的看着所有人当然也包括“鬼”。

掌柜的皱了皱眉,暗想道:“哪里来的愣头青,在这个时候居然说出这种话,但是看他的样子似乎真的是在欣赏表演一般?”

一位赌胆者性格似乎比较急躁,有些气急指着说话的那位绿衫青年:“你小子是吓傻了,还是被鬼附体了?你还真以为是看表演吗?要看表演也不能当众说出来啊,万一掌柜的不救我们了怎么办?”后边那一句是悄声而语。

一边说着一边准备过去拍绿衫青年肩膀,谁料想举在空手的整条右臂被定格在了半空中,怎么也动不了,然后“唰”一下整条右臂似乎被一把看不见的利刃齐齐斩断了,伤口处光滑如壁。

被断臂的那人愣神的看着掉在地上的手臂,还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短暂的停顿过后,随之而来的是剧烈的疼痛,反应过来之后,伴随着一声惨叫,使得周围的人急速的开始后退,断臂处的鲜血此时才如喷泉一般喷射出来。左手捂着断臂双眼惊恐的看着绿衫青年,嘴巴大张着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掌故的瞳孔猛然一缩,这么诡异的手段,如果自己再看不出来有问题,自己就是一个二B了,更何况自己本来就是一个二B,如此人物离自己这么近,居然都没有发现此人的不寻常,且从刚才那人断臂的切口来看,切割的速度非常快才导致伤口很光滑,而且当时并未出血,而是等受伤的人自己动了以后,伤口才喷出鲜血,这样的手段杀自己的话应该不会太难,当然前提是自己不使用底牌的情况下。

绿衫青年没有理会那断臂之人,连头颅都没有转动,眼神依旧飘向前方,似乎也没有听见刚才的那一声惨叫,关于刚才那断臂之事,压根就没有发生过似得。

断臂人惊恐的捂住源源不断溢出鲜血的右臂颤抖的喊道:“你...你...你做了什么?你这...这个妖怪!”

面对如此血腥的场面绿衫青年却面带微笑的说道:“手臂断了没什么,如果你在对我不敬,或者对我大喊大叫,我不介意让你身体的其他部位换个位置。”

断臂之人听完已是脸色苍白,不知是失血过多还是被吓得,然后大叫一声自己便昏了过去。

掌柜的见状立刻过去在断臂之人身上点了几下,封住了断臂人的穴道,此时血才不流了,但是断臂人却未醒来。

绿衫青年看着掌故做得一切并未出手阻拦,连在一旁的三尸阴煞也未出奇没有继续动手,而是静静的站在一旁。

绿衫青年的脸上一直挂着淡淡的微笑,如果没有发生刚才的一切,绿衫青年的笑容看起来很容易让人产生好感,但是因为刚才发生的事,所有人看见绿衫青年的笑容,似乎和妖魔一般。

绿衫青年慢步走向小院中间,旁边的人赶紧闪开一条通道,并且在绿衫青年走过自己跟前的时候,都不约而同的低下了头,身体微微颤抖着根本不敢多看一眼,生怕绿衫青年说自己不敬,自己身体也少上几个部件,那才是欲哭无泪,遗憾终身。

随着绿衫青年的从人群中慢慢的走过,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待走到人群中间的时候忽然停了下来,众人心里咯噔一声,暗道死定了,没想到绿衫青年却开口说道:“各位容我正式介绍一下自己,本人胡车儿你们可以称呼我为冥吏大人,当然也有人把我们叫做阴阳裁决者或者第二判官,随便你们称呼什么都可以,我是不会介意的,但是唯有一点,你们千万别冒犯我。”

胡车儿说的轻松,但是传到所有人耳中就不一样了,这时赤裸裸的威胁啊,刚才见识到这位爷的手段,谁还敢放一个屁啊,连呼吸声都被自己悄悄的给压了下去,生怕这位爷说某人的呼吸声过大,一不小心没了鼻子那该去哪里哭啊,也许等去了阴曹地府只能给阎王爷诉苦了,不对,他不是还有个称谓叫做第二判官吗,这找阎王爷也不一定有用,说不定还会让自己多去几层地狱旅游呢,所有人现在都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胡车儿见状满意的点了点头,这种上位者的感觉、这种别人惧怕的感觉真的很好。

恐惧充实在每一个人的心中,此时唯有一人除外,就是掌柜,掌柜的虽然也忌惮胡车儿,但是转眼一想如果自己拼死一搏还不一定鹿死谁手,但前提是一旁的三尸阴煞不动手,但是这个想法马上就被自己否决了,三尸阴煞一定会落井下石的,到那个时候自己肯定是有死无生了。

掌柜的现在根本不知道胡车儿是什么来头,突然跳出来是要干什么,但是冥吏这个词好像听师傅说起过,但由于时间太长又记不太清楚了,掌柜现在脑子很乱,突然掌柜的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处境很恶劣,三尸阴煞胸有成竹今晚一定要让自己死,难不成就是他的底牌就是这位不知道来头的冥吏胡车儿?这个可能性应该占八成,自己今晚看来是凶多吉少了,不管了!如果横竖是个死,自己也要拉他们其中一个陪自己。

想到这里掌柜的一咬牙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探探底再说,掌柜的向胡车儿行了一个礼说道:“先生一看就知并未凡人,鄙人虽不才也跟随师傅多年,先生的名号曾听家师提起过,真是如雷贯耳、声震九霄,今日得见先生真是三生有幸,敢问先生来到此处是有何事,如果鄙人可以帮其一二也是莫大的荣幸啊!”

掌柜这话说的是滴水不漏,三分真话七分假话,而且大多都是一些恭维的话,但是有几点还真被掌柜的猜对了,那就是冥吏真的不是凡人,而是冥界在人界的代理人,不属于人类不属于鬼魂,而且冥吏这个词当时他的师傅也真的给他讲述一二,但是原话却说的是,宁遇恶鬼三千,不见冥吏一人,此话的意思就是宁愿面对三千恶鬼,也不要遇见冥吏,但是掌柜的现在却想不起来他师傅告诫他的话,要不然自己早都想办法撒丫子跑路了。

胡车儿略有兴趣的看着掌柜问道:“掌柜的师承哪位?说出来听听,也许是故人呢?”

这时三尸阴煞突然冲向掌柜,一边冲一边喊道:“冥吏大人您既然不下手,就由我来代劳吧,替您省下点宝贵的时间”

胡车儿衣袖一挥说道:“我让你动了吗?”

正在奔向掌柜的三尸阴煞突然戛然而止,就这么生生的停在了空中,似乎连转动眼珠的能力都没有了,刚才还和掌柜打的难分难解的凶猛异常的三尸阴煞,被胡车儿随意的挥了挥袖子就给控制了。

掌柜的见状大惊失色,看来自己的判断错了,此人的实力之深绝对可以轻而易举的碾压自己,于是掌柜的脸上表情变得更加恭敬了。

掌柜的必须是老人成精,知道势微,马上换上一副谄媚的姿态,并且双手抱拳躬身行礼的说道:“冥吏大人,家师正是玄灵一脉的第四代掌门司马御敌,道号玄辰子。”

胡车儿哈哈一笑说道:“我当是谁原来是司马那个小子,现在估计已经不再人界了吧?不知道你学到了他的几分道行?”

不在人界这四个字在掌柜的耳中掀起了滔天巨浪,言下之意就是自己的师傅玄辰子要么去了冥界,要么就是去了天界,无论去哪里说明玄辰子已经不在了,但唯有一点以玄辰子道行无论在哪都是绝对的强者,虽然自己不知道玄辰子有多大年龄,但是自小自己就是被玄辰子收养的,那时候的玄辰子看样子已经过百了,突然一手带大自己的玄辰子不在人界了,自己还是感触颇深的。且听胡车儿唤自己玄辰子为小子,看来这胡车儿也不知是活了多少年岁的怪物了,实力肯定不用说绝对的强悍,看来自己必须要小心应对了。

“多谢冥吏大人告知,师傅他老人家已经仙去,前辈实力高深莫测,晚辈哪能和前辈比划一二呢,前辈别拿晚辈寻乐了。”掌柜自知实力不如眼前的胡车儿,而且看样子今夜胡车儿的出现必然是为了自己,为了拉近关系,掌柜马上改口为晚辈,希望能看在师傅的面子上,今夜能够顺利的过关。

但是胡车儿是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老怪物了,哪能被这三两句话给忽悠过去,胡车儿哈哈一笑抖了抖衣衫轻轻的说道:“你小子可好想好了,这可是你唯一能让你活命机会了,要么打倒我,要么死”最后一个死字一出口本来轻松的氛围,一下子变得如临冰窖,众人突然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听闻此话,掌柜见今天这事不能善了了,而且眼前这位似乎真的不把自己的师傅放在眼中,看来只有拼死一搏了。掌柜一抹阴狠在脸上划过瞬间又换上了和善的面孔,然后一副谦逊的态度对着胡车儿微微鞠躬说道:“前辈既然如此看得起我,晚辈自然不能推迟,虽然我只是记名弟子但是也不会辱了师傅的名头,那么晚辈就得罪了”

掌柜的还未说完,就先行一步,脚踩七星步一拳挥向满脸微笑的胡车儿,眼瞅着掌柜一拳马上快要接触到胡车儿胸口的时候,胡车儿自始至终表情都没有变过,依然是一副风情淡雅微笑的表情,似乎掌柜的只是一只苍蝇罢了。

掌柜的见状瞳孔一缩表情变成狰狞起来,突然从袖口处弹出一把五村长短的袖中剑,拳未到剑以至,“呯”一声,并未出现胡车儿血染长衫的情况,巨大的反震之力从手腕处传来,这一剑仿佛刺在精钢之上,发出一声钢铁碰撞的声音,掌柜一击未果,立刻几个弹跳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

看着掌柜的样子,胡车儿轻轻的摇了摇头说道:“记名弟子?就这个实力?我看是弃子吧?”

“哼,别以为活得久就有教育我的资本了,今天你们谁也别想走”掌柜突然阴狠的说道。

“哟哟哟,看来终于要撕破脸皮了不在伪装了呀?”众人的耳中传来胡车儿戏谑的声音。

“好好好,看来你都知道了,那么今夜所有人都要死”掌柜宛若疯狂的吼道。

“四方生灵阵,启”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