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一姐:阴尸在身边

更新时间:2020-02-12 16:29:18

一姐:阴尸在身边 连载中

一姐:阴尸在身边

来源:微小宝 作者:晴未 分类:灵异 主角:阿梦白小姐 人气:

火爆新书《一姐:阴尸在身边》是晴未所创作的一本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阿梦白小姐,书中主要讲述了:我一直觉得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拥有恩爱幸福的父母,深爱的男友,无话不谈的闺蜜,然而这一切都在我20岁生日过后,翻天覆地。 一个陌生男人总会无缘无故光临我的梦境,似亲密的爱人,又宛如恶魔,突如其来的车祸,不存在的肇事者,鬼气森森的医院,神秘的转学生,以及我突然间似乎拥有了能预测死亡的能力,一系列的怪事接踵而至…… 一番生与死的纠缠中,我与他…… 那座南朝古墓,我们在古墓中不慎与大部队走散,经历了一系列的危险,死里逃生,又看到了夏姓皇帝与他的贵妃合葬的棺椁,种种的机缘巧合,唤回了我前世今生的记忆,千年的时光犹如洪流一般淹没了我,随着那些被尘埃所埋葬的秘密再次暴露在阳光之下,曾经深埋心底的执念和爱恨,又该何去何从……...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那位一直黑着脸,面容清秀,额头有着几颗透亮透亮的青春痘的不苟言笑,身高目测175的三十来岁的男人,朝我轻轻的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果然沉默是金啊。

“你好!刘工。”我无比的崇拜他。小时候的梦想可一直是做个黑客,那曾想,阴差阳错的学起了医学呢?

那啥,好家伙,刘工的脸居然红了。那么黑的脸居然红了,未必搞技术的男人都是这样经不起女人的崇拜么?

或者是,以为一面之缘的我在暗恋他?

此时齐铭已经在电脑面前坐下,刘工也紧跟着坐在他旁边那台电脑前面。倒剩的我和阿梦傻站在房间中间,不知所措。

“坐啊!”

环视一圈,我拉着阿梦来到了靠近电脑的沙发上坐着。

沉默,往往意味着的是静候下文。

果然,人民警察从来都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齐铭嗯嗯了几声,算是谈话前的清清嗓子吧,紧接着淡定的又喝了口茶润润嗓子,在茶水的冒出的热气萦绕中轻轻的抿了抿嘴唇,一脸严肃的样子。随后,他缓缓的将杯子放在了桌子上。

“想必,你们也是知道了今天你们学校BBS上所发的帖子了吧?”齐铭两眼认真的看着我,充满了探究。

“你觉得呢?”你是要让我唱一句此地无银三百两么?我冷冷的看着齐铭,实在是友好不起来。心情真的是差到了极点,整个头都冒出黑线,整个都缠绕成了乌云了。如果,此时让我知道是谁在陷害我,无端端的,无缘无故的如此陷害我,我假如手上有一把刀的话,真心是跨域做到面不改色的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呢!

因为那样,才解恨啊!

“那就是喽?”

“你以为呢?”

“废话吗?我们当然知道,也看到了,不然你来干嘛,事后诸葛亮么?”阿梦简直是受不了我们的慢吞吞,冷战般的较量,直接奔向了主题。

“当然,我们是有时时刻关注这些问题的,所以请来了专家,来校追踪。我们查到是校内网络所发出来的。”齐铭那神定气闲的样子,一脸的吃定我肯定会说他们警察蜀黍是吃干饭不做事,好像他自己说说话,动动嘴洗洗就好了,洗洗就白了。

“是么?”

阿梦一把拉着我,示意我赶紧停下来。“少来!真受不了你们两个了,打什么哑谜呢?”

“齐警官,那你这样说的意思是,你们已经有所发现,或者有结论了吧?”阿梦眼睛不眨的看着齐铭,心里捉急起来。“这样看的话,和我们阿绫没有什么关系吧?她怎么可能是凶手?看着都不像是坏人啊!”

得了,这下是越描越黑了。

我本来就不是坏人,怎么来句看着就不像是坏人呢?OH MY GOD,不怕强大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你们想多了!”齐铭看着阿梦一脸着急,目光灼灼地盯着自己看,不禁脸微微的红了起来。

“我们昨天晚上不是在现场勘查么,同时第一时间封锁了死者梁音所在的宿舍,让她的三位室友当时就移住到其他的房间里面。通过谈话,我们了解到梁音这几天情绪非常不错,没有和谁发生过什么争吵或者矛盾,就是……只是和白绫同学有过几句口角之争,那也是在大庭广众之下的。这几天,她在宿舍一直看电视剧《他来了,请闭眼!》,这个是从电脑上爱奇艺的播放记录里面也可以查到的。至于她为什么出现在你们学校女生宿舍楼后面那么荒废的地方,目前没有目击者,也没有查到原因。“

说了这么多话,在我看来,都是废话。“难道,你叫我们过来,便是听这些的吗?”流年不利,必须的得去烧高香,拜拜菩萨,再不行的话,我想,干脆去拜拜地藏王吧!那些个灵异小说里面,不是说什么地藏王么?

“当然不是!今天早上,我同事说在梁音的桌子上发现了一封遗书,用鲜血写的遗书……”

登时,我觉得后背有些发凉,头皮发麻起来。诡异的感觉,又将我笼罩。

“那封遗书,我们是今天早上才发现的。但是,昨晚并没有。疑点便出来了,是谁?是谁将遗书放进了我们封闭了的宿舍?梁音?一个死人吗?她明明已经死了,并放入了医院的太平间。那又会是是谁呢?”

说到这里,齐铭脸色极为不好。

伸手拿过他随身携带的那个文件夹,拿出了一个密封袋包着的一张纸,映入眼帘的,就是那份我今天已经看过几次的梁音的遗书!

“啊……”内心翻滚起来,我忍不住的对着旁边的垃圾桶呕吐起来!

阿梦赶紧轻轻的拍着我的背。

过了好一会儿,我才舒缓了过来。

“你不要紧吧?”

“你不要紧吧?”

阿梦和齐铭同时出声,关心的询问。

我作死的感觉,怎么有点暧昧的气氛浮现在我们的空气里。“你们?”话到了嘴边,我赶紧停住。这样的时候,我们该严肃对待。

“我没有事情!”话罢,我便接过了那封梁音,充满诅咒,恶毒的血色遗书。

“那到底是谁呢?”阿梦依然还是想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

是呀,怎么会这样呢?梁音已经死了,自杀或者他杀,目前结论未出。又是谁又那么大的本事,穿越封锁的门墙,放了一封遗书在了梁音的电脑桌上?

或者说,本质还是,谁杀死了梁音?

是谁?

谁是凶手呢?

“对的。现在要查的就是谁放的遗书。同时,还有一个更为严肃的问题便是,明明我们已经封锁了消息,但是,在我们发现遗书的半个小时后,居然接到我们网监安全员的电话,说,网上疯传了……”齐铭有些无奈的看着刘工,就是他给我们介绍说的网络高手。“刘工,我们局里的技术人员也初步追查了,但是,发布者设置了很多马甲和烟雾弹,绕来绕去,完全查不出来。所以,经过与领导请示,只有找您来协助了。”

刘工一脸沉寂,没有说话。

他起身来到电脑面前,开机,操作起来。

我们三人都静静的看着他,动作不停的修长手指,噼里啪啦的响个不停的键盘。

心急,却吃不了热豆腐。

五分钟,十五分钟,半个小时……

时间慢慢的流逝,我们的心也跟着时间的流逝而在沉沦。不耐也在时间的流逝中煎烤。

外面的天色也在渐渐的黯淡下来。

压抑,心急。

何时是个头?我觉得此时的我,有一颗想要暴走的心了。

“怎么样了,刘工?”

“齐队长,再稍微等等,快了!”刘工依然很沉稳,没有一丝着急的感觉。也完全呼略掉了我们三人的急躁的气息。

齐铭闻言,倒是安静了下来,端起茶杯,又开始品茶,怡情。

“为什么,都要牵扯到我?”

“是啊,阿绫怎么每次都被牵扯进去,完全牵扯不清,真坑!”

“这个问题嘛,你或许该去医院的太平间里面问梁音。为什么要牵扯上你。或者说,你也可以问幕后那个黑手,至于其他的,我不能多说什么,也没有什么可以多说的了。”

齐铭说完,干脆整个人身子躺在了电脑椅子里面,慵懒的放松一下,闭上了他那双撩人的有着大大黑眼珠的丹凤眼。

“阿梦,你也躺一下。”

我感觉到了阿梦的烦闷。

那又如何呢?

只能等待,不是么?

“阿梦,下次,我们又去找你认识的那位高人,聊聊吧!”

“还去?”

“嗯哼!”

“好吧!只要你不嫌弃他说话危言耸听就好。”

“嗯,不会的。我还想向他咨询一些事情,或许,我对一些事情是该有些了解了。”我心里莫名其妙的,总感觉,那一种奇怪的感觉又在淡淡的涌现。

奇怪的感觉?

我感觉怪怪的,又说不上来。

索性,不想了。尼玛的,天天这样下去,本宝宝怕是要送去精神医院去了。一想到医院,我才想起,今天还没有去医院看我老爸老妈的,也不知道她们情况怎么样了。

起身,伸了个懒腰。

感觉这样心里要稍微舒服那么一点。我缓缓的将手收了回来,却不经意的打到了沙发旁边,齐铭的文件袋。梁音的那封遗书又不经意的掉了下来。

看到那封遗书,我脑海里就浮现出了那日,梁音躺在地上的尸体,心里那股淡淡的感觉,突然一下如开启的喷泉一般,强烈的涌出。我终于明白了,那是一种什么感觉了。生,或者死,不由自主。

但是,生,或者死,不是我的,却让我隐隐的感觉到,与我有那么一丝丝的干系。

就像那日,梁音在教室门口,拦着我,嘲讽。我没有因为她嘲讽有不舒服,却心里浮现出极为不舒服的感觉,和今天,不,就是现在,我这样的感觉是一样的。然后,她就死了。

“不!”

“我不要!”我在心里呐喊着。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