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阴脉

更新时间:2020-11-23 07:55:04

阴脉 已完结

阴脉

来源:落初 作者:寒山城主 分类:灵异 主角:花香祖爷 人气:

新书《阴脉》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寒山城主,主角花香祖爷,是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阴阳有界,人鬼殊途,生者在人间看日升月落,亡魂在冥府燃幽幽冷火。一个从一出生就已经死去的人,一个背负无数年血脉诅咒的神秘族群,从冥叹花开的那一刻起,当一群年轻人因为好奇不经意接触到古老传说的时候,才惊觉,天无青日,百鬼夜行……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大学的暑期就是一场没有任何限制的狂欢。因为自己自身特殊的情况,霍小路并不能和同学一样去别的地方做一份兼职打一份零工,他的整个夏天时光完全消磨在老家唯美的景色中。约几个从小玩到大的伙伴,几个人就一头扎在村后的山林去了。

这种未被开发地方的景色是外界那些人工景观所无法比拟的,每一朵野花,每一根野草都透露着一股自然和野Xing。不知已经生长了多少年的树木密密麻麻地簇拥在一起,茂密的树冠将炙热的阳光阻挡在外,林里一片清凉。霍小路几人仿佛又回到了童年时那样,像几个孩子一样在林里飞奔。身边是一模一样的树木,脚下是蔓延不知边际的草地,几个人为了追逐一只受惊的野兔不知不觉跑到了从未到过的地方。当从上方枝叶的缝隙中看见夕阳光芒的橘黄惊觉天色将晚的时候,环顾四周,除了树还是树,霍小路知道,他们迷路了。

然而他们并不担心,他们只需在林里过一夜,第二天清早自会找到回去的路。这也是霍小路老家村庄一个很神秘的传闻。每当有人在林里迷路不能回家之时,只需安心在林里住一夜,第二天清晨,当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就看见从自己的脚下有一条蔓延向某个方向的光线。这光线其实就是一行露水,但没人知道为什么会在没有一丝光线的时候露水会发出这么明亮的光。这时沿着这条露水连成的光线就可以走回村庄了。听起来很诡异,但是从来没有人因此遇到过不好的事情,村里的老人都说这是林神指路,大多数人对此深信不疑,极个别不信的也找不到原因,因此也就成了一个现实中存在的传说。

“今晚要在林里过一夜了,夜里露水重,我们找个宽敞点的地方生个火吧,不然晚上怕是会很冷。”说话的是一个身材高大虎头虎脑的年轻人,他叫霍山,是霍小路二伯家的小儿子,也是他小时候最好的玩伴。其余三人点头应允,一行人便开始在周围找生火过夜的地方。不多时,几人就寻见了一处树林中的空地,将落叶扒开,捡来一些随处可见的枯枝落叶,霍山从兜里掏出一盒火柴来,一堆温暖明亮的火就腾腾地燃了起来。

因为知道林里十分安全,几个年轻人倒也并不畏惧,围着火堆说着话,时不时丢几根树枝进去让火烧得更加温暖明亮,倒也是其乐融融。过了一会儿一个叫霍成的人寻来一些野果,几个人吃了充饥后,再聊一会儿,便都困了。

霍小路因为自己的原因不愿睡觉,便自告奋勇为大家守夜看火,其他人也不矫情,倒头便睡去,霍山和霍成很快睡熟了,剩下一个叫霍虎的强打着精神又陪霍小路聊了一会儿后也终于支撑不住睡去了。火焰中偶尔传来一些燃烧木头的噼啪声,枝头微风吹过树叶簌簌作响,霍小路守着火堆和三个伙伴很快也乏了,但想到要睡觉会遇到的可怕景象,他还是强打精神盯着火堆,心里在默默地想着自己的一些心事。

夜很快便深了,当月光从头顶垂直地照射下来时,霍小路已经沉浸在自己的脑海中有些忘乎所以了。他低着头觉得脖子有些发酸,便仰起头来活动了一下自己僵硬酸涩的颈椎,目光不经意地撇向其余三个人睡觉的地方,却猛然间惊出了一身冷汗:每个人的头顶都伏着一个黑影,头部和睡梦中的人连在一起,就像是从头顶又长出了一个身体一样。

霍小路保持着一个别扭而僵硬得姿势看着眼前的一切,心中的恐惧不言自喻。他在惧怕之余也有着疑问,不是说这片林里很安全么,这么多年也没听说出过什么事,怎么这次就让自己遇上不干净的东西了,难道是自己倒霉?还是说是因为自己身上的诅咒带来的?

正当他自己在那里胡思乱想的时候,伏在霍山头顶的那个黑影突然抬起了头。霍小路惊吓得瞳孔收缩,他看见黑影的头部漆黑一片,看不见五官,就像是一团黑雾。在霍小路惊惧的眼神中,其余两个黑影也抬起了头,露出了两个同样漆黑一片看不见面孔的头颅,更让霍小路吓得心脏都快跳出来的是,三个黑影竟然站起身来,一步一步慢慢地往自己这里走来了。

浑身的肌肉都绷紧了,霍小路紧张得不能动了,他很想香一下口水来缓解一下心头里的畏惧,但是喉头微微颤抖着就是没有办法活动,眼看着黑影已经走到自己跟前,霍小路已经在脑海中不自觉地脑补接下来将要发生的恐怖景象了,是黑漆漆的面庞突然转换成青面獠牙?还是三个黑影伸出枯瘦的双臂将自己掐到窒息甚至直接撕成碎片?他有点接受不了那种血腥的场面。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三个黑影在距离他半米左右的位置停下了脚步。

中间那个黑影竟然用沙哑的声音对霍小路说道:“你……是叫霍小路……是吧?”

霍小路仿佛在一瞬间身体恢复了自主权,他看着眼前站在他身前给了他无限大压力的三个黑影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偷偷用眼角余光瞅了一眼三个还在睡梦中什么也不知道的人,看他们平稳起伏的胸膛看起来似乎并没有什么事情,心中稍稍放下心来。他努力稳定了情绪,声音颤抖着说:“……是,我是,是叫霍小路……你们是谁?”

“来,跟我来。”

黑影丢下了这么一句话就转头向树林中走去,其余两个黑影落后一个身位也跟了过去。霍小路很想就这么待在原地不动等着天亮,但是他的身体却不由自主地站起来跟了过去,他仿佛在一瞬间身体又不是自己的了。他在心里大喊着要停下来,可身体还是一步一步不紧不慢地跟着黑影走进了树林深处。

树林中安静异常,连虫鸣也没有,只能听见霍小路脚踩到树枝落叶的声音,还有他粗重的喘气声。虽然还是熟悉的林子,霍小路却有这样的一种错觉:自己仿佛在走向一个安静的坟墓。这种感觉让他不寒而栗。

并没有走很长的一段路,前面的黑影就停住了脚步,霍小路跟着也站住了。随后黑影让开身位,霍小路走了过去,他看见了一口井。

一口看起来很平常不过的石井而已,石块垒成的井壁看起来已经有些破旧,看起来唯一的特别之处就是井的水位特别高,已经几乎和井口平齐了,远远高出了地面。霍小路这时心中已经稍稍缓过劲来了,站在那里努力调整着呼吸,心中不明所以。

黑影走了过来,在霍小路惊骇的目光中拿起了他的手。黑影的手并不是和想象中一样潮湿冰冷,相反还很温暖,感觉上还有一些粗糙,就像是一个有力的老人的手一样。他拿着霍小路的手,轻轻的将霍小路的手指放到了井水上。

手指的触及的并不是冰凉的井水,而是类似于一面驳领的触感。这时霍小路也才发现井水像一面镜子一样清晰地映出了它能照到的一切,天上已经偏远的明月,周围茂盛的树冠,黑影,还有霍小路……以及他身后正在挣扎的鬼影。

霍小路今晚短短的时间中受到的惊吓已经够多了,可是之前加起来也没有此时此刻能让他肝胆欲裂。在井面映出的画面中,他的身后有一个身形扭曲的鬼影,面容恐怖异常,正是他每天夜里都会看到的那只恶鬼。不过此时的恶鬼仿佛是被什么东西**住了,动弹不得,只能挣扎着张开血盆大口嚎叫,霍小路耳边似乎都能听见那令人头皮发麻的嘶吼。

霍小路越看心里越害怕,就在他努力扭着头想要避开眼前恐怖的影像的时候,黑影又开口说话了:“这是一只你小时候招惹上的恶鬼,戾气很盛,霍家先人没有办法驱逐他,只能由你太爷爷籍着你的血脉用道行压制它,但你若是离家太远你太爷爷就没有办法压制他了。而且,只有在这片林神看管的林中恶鬼才可以完全被**住,我们才可以找到你和你接近。”

一口气说了这么一大段话之后黑影重新沉默了起来。霍小路站在那里独自消化这些消息,不仅知道了自己身上恶梦的原因,也明白了自己在家中可以避开恶梦的原因。他壮着胆子问道:“那我是怎么招惹上这只恶鬼的?还有,你,你是谁。为什么知道我的事情?”

虽然从漆黑的脸庞上看不到表情,但霍小路很明显地感觉到黑影是在微笑,随即听到他说:“你想知道的事情到时候林婆婆都会告诉你,你还是先安心在家里待一段时间吧。天快亮了,你也该回去了。”

霍山一巴掌拍在霍小路的脑袋上把他拍醒了,霍小路有些慌乱地睁着惺忪的睡眼迷茫地看着霍山。霍山没好气地说:“还说守夜呢,就你睡得舒服,快醒醒,我们该回去了。”

霍小路的眼神还是有些呆滞,他分不清昨天晚上的一切是真实发生的还是一场梦。林里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只有脚下晶莹闪亮的露珠排成线地延伸向远处。一行人沿着这道特殊的路标一路抹黑前行,在朝阳升起的时候看见了村里袅袅升起的炊烟。霍小路晃了晃还是不怎么清醒的脑袋,将思绪甩了出去,他决定到时候一定要找林婆婆问个明白。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