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老寨魅闻

更新时间:2020-04-07 10:12:28

老寨魅闻 连载中

老寨魅闻

来源:落初 作者:华永 分类:灵异 主角:小盒子阳光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华永的原创小说《老寨魅闻》,主角小盒子阳光,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幼时,夜间在邻家看恐怖片回家途中的魅影经历,深深烙印在了他的脑海。成年于外打拼多年后,他特意为此返回了老寨……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正是因为这里是三界之灵所共同参与修建,所以在初建时,李慧通先祖便立卜言:‘凡参与者,不分三界,都将是功德之修,且完工之时,能闭言遂守秘密而不流者,所求之愿皆得以圆满。’最终‘十神百鬼千凡夫’得以如愿,即使那寥寥不如愿者有传流言以外,但有这众多如愿者相抗予守,那也只不过变成他们自说自话的梦呓。”爷爷讲道。

听着爷爷的讲述,这时我在想,如果我生活在那时候该多好,说不定自己还能祈求个神差的位置坐坐。“对了,爷爷,那些如愿的人、神、鬼,所求之愿大都是什么呢?”想着间,我脱口而出。

爷爷左手捋了捋胡说:“这个具体可以查看李慧通先祖当年铭刻在青石上的《如愿卜告》,那上面有详细记载。其实人、神、鬼,不论哪界,每一界大体上的所愿是相同的。

这么说吧?比如这鬼界,单不说是流浪鬼还是传统意义上的鬼,而他们的大致所愿,则是贪念世间投胎转世。当然,更高追求的鬼,就是修炼得道跨入神界了,这些就属于极少数,乃至个例了。

再比如说神界,虽然神界是万灵都欣往的地方,尤其是人界的世间凡人属之众多。可是在过惯了自由自在而极乐的神仙看来,去除浮躁缓解落寞寂寥,就是他们大致所愿了。于是,再入凡尘化身人人,体验人本身所追求欲望生活的神仙,就多了起来。

唯独人最复杂,‘权、财、色’永远是生为人人所追求的三本。人固然复杂,但对那时候的人来说,脱离疾苦便是三本中最根本的东西。而得道修仙,又是那时候的人人所追求的。至于失利者,就是鬼了。

所以讲到这里,我只是让你明白人、神、鬼之间,其实是循环往复的,也是基于这一发现,李慧通先祖就在李鸣先祖开创而倡导的三界融合的基础上,设计开建了这一设施——灵渡口。故,刚刚做的‘借尸还魂’,就是为鬼界的小常再入世间,所行的法事。”

“那这么说,人、神、鬼如若跨界、转世、融合,都可以在这里做了?”我恍然大悟地反问道。

“嗯,是也,孺子可教也。”爷爷欣慰地点了点头。说着,爷爷瞅了眼将要燃尽的供香,左手掐指,“时间不早了,今天就到这儿吧。”话落,起身续香而引,我随其照做,鞠躬上完香转了身。

前脚将迈向祠堂门槛,一阵狂风袭门而来,我迅雷不及掩耳一个猛然转身双手扶住了左侧的门,“怎么回事儿?怎么回事儿?爷爷,这怎么了?”慌乱的我不停得惊问。刹那间,面前通道两侧的灯光,相继被熄。

“别慌!别慌!等我站起来。”

这时我才发觉,爷爷已被吹倒于堂内的地面,“爷爷,你不碍事吧?没摔伤吧?”我慢慢松开门边,欲扶爷爷。

“不碍事。”狂风下,爷爷还是靠己之力颤巍巍地站了起来,直至提气扎马步稳住了身子,右手把扇挥向于门前。门顿闭。

祠堂内,香案供桌上的烛光虽然也被狂风熄灭,但是柱子上端玻璃筒内的长明灯的亮光依旧,没有受任何影响,当然,也不会受到影响。

“这一定是有未授意者私自闯入冒犯了神灵!”爷爷断言道。

“啊?”我很是诧异。

“别慌,你静下身心,结合着你胸前的‘界眼’——骷髅宝石,可以穿看到是什么。”爷爷安抚示意。

我探步面向于门而正立,微闭双眼,长吸了一口气,缓缓而呼。睁睁,我的眼睛瞬间有了透视感,似乎只要我愿意看,不论石门、墙壁……任何遮挡物,在我的眼前都能荡然无存,而看得清清楚,如同距常人眼前一般。

透过石门,清晰可见,门前的麒麟和雄狮竟然闪着紫晕不时地走动,坚守把持着。通道内依旧狂风未停一片漆黑。

我目光如炬穿过层层阻隔,继续透视扫描着,直到在一条居中的东西走向的通道内有了发现。看到前面的景象,我右手不自觉得半遮了下下巴。

“君明,看到什么了?”

“爷爷,我看到在一交叉口,有一条金龙和一只彩凤在一面像镜子的里面追逐旋转,那镜子直径约两米,面朝下镶嵌在道顶上。”

“那叫虹波镜,是神界之物,那神镜有什么变化?”爷爷打断了我的话解释着而问。

“哦!风停了!明亮的神镜之彩光直达于下,形成光柱,且光柱中空粗细与镜沿接洽。光柱内的通道地面,又开了一方形之口,神镜里面的龙凤又开始了转圈式的追逐,他们的旋转带动着光柱的旋转。紧接着就从方形口道中冒出了一水潭,水潭内中央的绿石盘中滋养着一朵盛开的莲花,那莲花晶莹剔透洁白无暇。”

“那是圣玉所化的玉莲花,它是盏玉莲灯,也是把非凡的莲花锁。围着它的未盛开的莲花骨朵有什么变化?”

我揉了揉有些酸涩的眼睛,沿着爷爷的疑问继续透视细观,这时光柱旁的一身影吸引了我注意,那身影如此之熟悉,我擦亮了眼睛。“是……是永鹏!”我很是惊讶。

“永鹏?什么永鹏?”爷爷有些疑惑。

“闯入者,闯入者是永鹏!”

“这家伙!”爷爷有些意外,似乎又有点愤慨,但立马又纠正了下自己的情绪,“这家伙真是自命不凡啊,竟然能摸索到这里。该来的终归要来,没想到会这么快。哎!不过也好,这也足以说明他与我们李家的缘分。”爷爷有些不淡定,他的言语像是再宽慰。

“爷爷,我们现在该怎么做?要不要去那里?”我问道。

爷爷边摇着左手,边说道:“不用,不用。顺其自然,以观静变。”

“哦,好吧。对了,爷爷,现在永鹏所处的位置是做什么的?”我禁不住内心疑惑问起了爷爷。

“这……”爷爷左手捋顺了下山羊胡,没有直接回答于我,就双手背朝于身后思索着朝里转了身——左手握着右手腕,右手里持着合闭的折扇不时地触敲着背。

快要到座椅前时,爷爷回头朝我摆了下手,那情形我满心欢喜。

我再次堂内左侧的紫檀木椅而坐,翘首期待着爷爷的告知。爷爷未入座,而是走到香案供桌前,把扇子放于桌,双手将鼎香炉轻轻往后推移十公分的样子,方初的桌面位置一如魔方大的暗格凹陷悄然于现。爷爷伸手于内,取出了一样黄绸包裹着的东西,物品不大,可握手心藏掩不见。

爷爷将之在左手掌心平放,边右手轻轻揭着黄布绸缎,边挪步到距我面前的木椅旁,就坐。揭开后,我看见其像一个小漆盒,边缘的金黄色,又像是鎏着金。

“爷爷,这是什么?”我率先开口问道。

“这是圣火柴,是把钥匙,能开启三界之门。”爷爷端详着盒面,“你可以看一下。”说着伸手递向于我。

我起身接过,盒子的确是漆红的漆盒,并鎏金。重量跟一只瓷酒盅相当。我端详着,这时,正上面的镂空图案,吸引了我的注意。

一朵绽放盛开的莲花,被八朵未盛开的莲花骨朵环绕而围。这情景不是跟我看到永鹏面前的情景一样嘛!我抓耳挠腮估摸着。一样!对!就是虹波镜那里!“爷爷,这上面的图案与我刚才看到的虹波镜那里莲花情景一样!”我惊讶的给爷爷说道。

“什么!你真的确定跟你看到的那里一样吗?”爷爷惊讶地一跃而起。

我坚定地连连点头:“嗯!真的!没错!”

“这就邪门了,莲花锁只会遇到有圣火柴的持有者才会出现,尤其是在那守护的金龙彩凤更不会识错的!”爷爷疑惑着坐下了原位。

“那这么说,圣火柴不止这一把?”我反问道。

“是啊!但总共三把!当年李慧通先祖铸就这里的三界之门时,是与神界和鬼界共同协商好了的,开启门锁的钥匙只能三把。即人、神、鬼各界,每界一把。更何况以玉莲花为锁,是神界所提,人界所铸,鬼界所藏,所以锁本身不会有问题。

倒是被我看着长大的永鹏这孩子,到底得到了何方神圣的相助?他这次从外面回到老寨还不到两天吧?”爷爷将主意力放在了永鹏身上。

“是啊,还不到两天。我们两个毕竟也是一块儿光屁股长大的,要说有什么反常……”这时我想起了昨晚与他酒聚时,他所说的一些话。

“怎么了?有什么发现?”爷爷双眼聚视于我,那眼神似乎要穿透进我的内心里。

“他说,他小时候看到过鬼,并还时常老梦见那女鬼,说是要找到她与她塑造一段爱情传奇。”我再次将之与爷爷说道了起来。

“哈哈哈……”爷爷大笑,“这些我早主意到了,所以我常说他阴气重,不过这也足以说明他还是有这个胆心的!”爷爷说。

这次爷爷的大笑,着实出乎我的预料。我没想那么多,就当他的笑减缓了他方才重重压抑的疑惑。至于爷爷所说的“早注意到”,也足以证明爷爷时刻都在留意着永鹏。

“就他?估计真遇到的话,就另说了!就刚才在虹镜那里情形,你是没看到,我感觉他是误入这里的!”说着我又端详了下手里的东西。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