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渡鬼师

更新时间:2020-04-09 13:09:11

渡鬼师 连载中

渡鬼师

来源:落初 作者:云木瑾 分类:灵异 主角:梁木秦广王 人气:

云木瑾新书《渡鬼师》由云木瑾所编写的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梁木秦广王,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渡鬼一职,又称道师,渡天渡地渡鬼神,无鬼不渡,我们是阴阳接引者,是神灵的代言人,居正堂之位,主万千鬼事法事。所以,若有人死了,请找我们,我叫梁木,我为道师代言。(ps:本书以第一人称记叙,书中的故事根据真实故事改编,在真实故事的基础上改写,讲述了许多外地人不知的道师一职,本书内容七分真实,三分虚构。)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师傅话一落,大师兄便是拿着一个小灯笼来到公鸡前面,那公鸡立即机械般的看着那灯笼,师傅手握敕天令,对着那公鸡的屁股拍下去。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公鸡被拍后,立即走进了登天路,公鸡一踏进通天路,师伯他们立即急促的敲起了锣,频率比之前都是快了好多,一顿顿急促的声音响起,大师兄站在通天路外边,把灯笼伸到公鸡前面,公鸡每走一步大师兄就挪一小步,公鸡每走一段师傅就拿敕天令拍一下,那纸人被拉着向登天梯而去。

跨过十二个小碗,公鸡抵达了通天梯下,师傅拿着敕天令,一边走过来一边念着:“煌煌天路,登天苦难,二十八星宿,为我开门,我有一口浊清气,可通日月知天地,幽幽孤魂,可敢上天梯?”

师傅拿着敕天令在公鸡头上轻轻一点,公鸡立马就像打了兴奋剂一样拍着翅膀跳上登天梯,公鸡每跳过一个阶梯,那个阶梯的蜡烛就会灭,大师兄拿着灯笼在前面引路,公鸡跟在后面拖着纸人跳上阶梯。

公鸡跳到最顶层的时候就停了下来,大师兄把灯笼插在了台上的香炉里,灯笼垂钓下来,师傅在后面又是念道:“我有一口元灵气,可过天梯见大帝,一越龙门不平凡,从此天明知生死,幽幽孤魂,凌霄殿前会大帝。”

随着师傅的话音,师伯们的频率更是快了起来,哀乐也变得更加急促,这时,一股清风刮了过来,吹起了师傅的衣角,那公鸡鸡头一台,猛的一拍翅膀,拖着纸人跳出了登天梯,落在了桌子上,在公鸡飞起来的时候,登天梯最后一个阶梯的蜡烛便是熄灭了。

师傅烧了三炷香,插在香炉里,香炉里的那三根大黄香已经烧了将近一半,一缕缕白烟不再冲天而起,而是围绕着后面的画像。

公鸡落在桌子上后,大师伯就撤走了登天梯和登天路,把登天梯拿到一旁烧了起来,师傅拿起灵桃印,对着桌子拍了三下,师伯们立即停止了手中的动作。

师傅捏着公鸡来到“青龙圣兽”前,开始念起了道文:“天地有一兽......”师傅每念一段就捏着鸡头用鸡嘴点了点盘子里面的“青龙圣兽”,接下来的“朱雀”、“白虎”、“玄武”都是这样。

大约十多分钟,师傅放开公鸡,把红绳解开,拿起纸人放到香炉前,又从香炉里取出三根香,在纸人一边晃一边念着道文,白烟围绕在纸人四周,如梦如幻。

“凌霄殿里仙凡别,浊气尽除入宫阙,散!”

师傅拿着灵桃印轻轻一拍,那些白烟立即向四周散去,直至消失,师傅取下灯笼,拿过一盘子,放在里面烧了起来,然后拿着纸人放到香炉前,拿起灵符旗站在桌子前。

师傅一手拿灵符旗一手拿灵桃印,便晃着灵符旗边拿着灵桃印对着半空由上而下写“敕令”二字,最后一拍桌子,师伯们又是拿起锣啊鼓啊什么的敲了起来,师傅一边念一边跳着。

“通天彻地求之遍,我愿借法而上天,清元,少君......”

师傅这次走的不再是七星方位,而是踏着九宫方位,师傅说,要引魂聚魄,就要上天借法,以无上神通凝聚魂魄,渡过鬼门关,所以现在就是在借法。

这样过了十几二十分钟,那三根大黄香已经烧完了三分之二,师傅点了一根香,在香炉里捣鼓一下,然后就插在纸人上,拿起纸人和灵符旗就向灵堂走去,师伯们立即拿着冥器边敲边跟上去,我自不会落后,也是迈开步伐跟了上去。

师傅走进灵堂,回过头看向了跟在后面的林师伯,林师伯上前取出一炷香点了起来,然后插进凳子上的香炉里,待香点好后,师傅就拿着灵符旗和纸人拜了三拜,然后把纸人放在棺材上面的纸屋里,拿着灵符旗边摇边念起了经文。

师傅带着师伯们又是绕着棺材转了起来,师傅和师伯们转了几分钟就停了下来,师傅走到纸人旁边,边挥着灵符旗边喃喃道:“精诚魂魄入我身,梁宏方,快快归来,精诚魂魄入我身,梁宏方,快快归来......”

师傅拿来两个小碗,把纸人放进其中一个碗里烧了起来,然后拿另一个碗盖住,放在棺材写着“敕”字那一头的下方,点了一根蜡烛放在碗上面,吩咐那些家属看好,蜡烛不能断,最后走到凳子前又是拜了三拜,就走出了灵堂,师伯们也是跟着走了出去。

我们走回了原来的地方,这时桌子上的三根大黄香也是烧完了,师傅又拿出三根小香点了起来,插在香炉里。

“天方方,地圆圆,三魂六魄聚首,镇一场天地鬼神,天师敕令,无令不行。”

“当当当”“咚咚咚”

……

师傅念完,师兄们又是一阵锣声响起,师傅拿着灵符旗,对着玉帝灵位便是拜了六拜。

“起坛!”

随着师傅的话落,大师兄在一阵阵激昂的鼓声中抱起灵位就是走进内屋,随后师伯们放下冥器,把画像收起来,扛着桌子拿着东西跟在大师兄身后,而我则是和师傅留下来收拾剩余的东西。

等我走进内屋时,看见在灵堂外面,摆着一个桌子,毅然便是之前的那张桌子,桌上放着之前的香炉,香炉前放着“四圣兽”,方公的牌位也是移到了桌子上,在方公牌位的两边,放着六神位,就是之前放在我们灵坛上面的“真武大帝位”、“东王公位”、“西王母位”、“冥天大帝位”、“玄天娘娘位”、“冥府君位”六神位。

此外在桌子前面,还放着一个比较矮的圆形桌子,上面摆着七八盘贡品,在前面的桌子上面的香炉里,又是烧了三根大香,不过没有之前的长,颜色也是不一样,换成了灰色的香,香炉里除了三根大香还烧着九柱小香。

“这一引魂聚魄算是完成了,准备下一个吧。”

师傅站在我身旁对我说,我看了看师傅,道:“师傅,等下要做什么啊。”

“焚香祷告,叩谢各方神灵。”

“为什么啊?”我眨了眨眼睛问道。

“人家来帮了我们,所以我们要感谢人家,不然以后都不来帮你,你怎么办?木子,这也是为人之道,倘若你叫别人帮忙,连一句谢谢都没有,那以后谁还会帮你?木子,你要记住,无论是什么人,帮了你,你就得说一句谢谢,不然因果算下来,以后不好算,明白了吗?”

“明白了师傅。”我似懂非懂的点着头回应。

师傅也许也知道我现在不是很懂,所以只说了一次就没有再说,而是招呼我走进屋子准备下一个仪式的东西。

因果一说,流传数千年,就是如果有人帮了你,你就欠下别人一个因果,倘若日后你没有还了这个因果,那么你就会付出相应的代价,而且死后下冥府到一殿秦广王那里对证时,你的这个因果就会被无限放大,受到无尽酷刑。所以只要是懂行的人,不到万不得已都是不会欠下因果,一旦欠下,都会想尽办法还。

我们平常帮人解惑处理事情,办法事等等,无论事大事小,都是要钱的,这个钱不是很多,但是却是让我们与找我们做事的人之间没有因果,因为我们帮人做事,那人给我们钱,那么因果就抵消了。

当然,有时候我们也会不收钱,这个是在特殊情况下才会有的,总之,因果一说,虽然无从考证,但是有时候还是会注意,就像我师傅所说,不能全信,也不能不信,只能半信半疑。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