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天朝一品恶少

更新时间:2020-02-10 16:39:42

天朝一品恶少 连载中

天朝一品恶少

来源:落初 作者:浮生不醒 分类:历史 主角:方珏刘阳 人气:

主角叫方珏刘阳的小说是《天朝一品恶少》,它的作者是浮生不醒最新写的一本历史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一纸荒唐,一笑轻狂,一身戎装,一杯酒凉。岁月匆忙,对错何妨……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方言回来了,任然是待罪之身,跟在一个太监身旁,这位太监乃是皇帝身边的亲信太监总管高材。方言没有直接回方府,而且随同太监高材去了太守府。五百御林军把太守府立刻围得水泄不通,整齐的银甲护卫,这是皇帝身边的特卫银甲。太守府家丁护卫虽然远不止五百人,可他们也被这阵势给吓住了。

刘越自然认得眼前的太监总管,他也认出了身后的方言,刘越感觉事情有些不妙,却依然镇定的向高材行礼。刘越乃是正三品太守,高材虽然是太监总管,可也只是从三品。刘越自然可以不用拜,可高材手中拿着尚方宝剑,还有圣旨。刘越也不得不跪拜。

高材一挥手,一群特卫银甲就将太守府内所有人控制。以免刘越狗急跳墙。高材这才展开圣旨。

“江宁郡太守刘越,勾结异族,陷害忠良,辜负皇恩,罪当处以极刑。”

“下官问心无愧,何来勾结异族,若是听信小人之言,我刘越不服。”

“都这时候了,还敢狡辩。”

高材让人呈上一封书信,还有书信翻译过来的汉文。刘越对这封突厥文字的信有些眼熟,不过他看完内容才知道事情的严重。他得到这封信时,还没来得及找人翻译,又觉得这是突厥人的恶作剧所以不加理睬的收起来了,后来这封信与女儿的婚书消失不见了,他知道一定是方珏拿去了,没想到会出现在钦差手中。

“这是阴谋,一定有人陷害下官,我从未勾结异族,更没有信中所说的二十万银两。”刘越还是问心无愧的反驳,他清楚,这一定是方言搞的鬼。

高材让刘越将不属于太守府的东西都搬出来,刘越也照办,把以前各级官员与富绅们的贺礼都拿了出来,字画古玩居多,金银却很少。若是太贵重,刘越都会派人送回去。

“就这些?”

高材有些不相信,堂堂一个太守,不可能就这点货色,他在京城长安,别人给他的一次的孝敬银子都比这些值钱。

刘越自认为都拿出来了,剩下的都是太守府的东西,都是一些不是很值钱的物件。

既然刘越不老实,高材也不是吃素的,他马上命手下把太守府搜了遍,除了一些金银首饰,还有几千两银子,就再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了。东西都摆在院子里。

太守夫人看见观音像也被搬出来,她有些激动了,连忙朝着观音像作揖。

“原来太守夫人也是信佛之人,我也信佛,你可知道,观音不会保佑那些打着善面,做着恶事的人。”

高材走到观音像跟前,也是虔诚的行礼。

“那是我女儿送给我的。”

“哦,原来母慈女孝。”

高材早已听方言禀报,刘越将赃款藏在一尊观音像里,而太守夫人这般紧张,就更加肯定里面有古怪。

“砸了。”

“不要…”

刘越安慰着自己的夫人,砸的人会受到报应。

砰的一生,观音像在两个人合力下抬起,然后重重的摔在地上,雪白的瓷片飞舞,随之一张纸纸片也随之起舞,像死神利爪在空中张扬,充满死一样的沉寂。

这已经不用禀报了,所有人都看清楚了,眼前是一堆银票。刘越脑中一片空白,他怎么都不愿相信观音像里面有这么多银票。可是事实摆在眼前,人赃俱获,还能怎么狡辩。

“不可能,一定有人栽赃。”

高材将太守府一家人下狱,三日之后处斩,太守府男的押解边关充当劳役,女的贩卖为奴,有姿色的充入女闾。

在清查人数时,发现少了一人,那就是太守府千金小姐刘玉凝。

江宁郡突然发生惊天变化,各级官员都惶恐不安,刘越怎么就勾结异族了呢。深怕连累到自己,所以很多人都带着礼物前去方府拜见方言。谁还不知道,方言一回来刘越就倒台了,那么接下来这江宁郡太守的职位一定就是他方言的了。

冷清的方府突然变得热闹起来了,方珏再次看到那些熟悉的面孔,带着谄媚的笑,让人见之恶心。

方言好好的夸赞了一番方珏,还说道那封信,和二十万银票的用途,方珏突然傻了眼。这一切自己居然不知道,被钱开瞒得好苦。方言说了刘越一家的下场,方珏突然有些不安。刘越勾结异族,还有待考察,是方府用银子推了一把,让刘越把这个罪名坐实。观音像,银票,方珏算是间接的害了刘越一家。

“父亲,真有这么严重吗?”

“神仙也救不了他刘越,他怎么对我方府,我定让他百倍偿还。珏儿,你要记住,做大事,决不能心慈手软,要不然吃亏的终将是自己。”

方珏打量这个熟悉既陌生的父亲,那严肃的神态,令人不容置疑的威严。

方珏觉得有必要去探望一下刘越,他觉得事情绝对没有这么简单,不管刘越是不是真的勾结突厥人,方珏都想把事情查清楚,把剩下的银子找回来,彻底洗脱父亲的罪。

刘越被单独关押在一个房间,方珏来到大牢,狱卒自然不敢阻拦这个即将成为太守公子的方珏。很客气,带着巴结的谄媚把方珏请到刘越的牢房。

“你来了。”

刘越似乎知道方珏要来,没有一点惊讶。“看来我真是老了,居然被你一个毛头小子给算计了。”

“你为何勾结突厥人?”

“哼,勾结突厥人,你何必跟我装。那封信和那二十万两银票,不都是你的杰作吗?”

方珏看着刘越的眼神,充满愤恨,刘越的罪名已经定了,即便承认了又能如何。可刘越就是不认,这让方珏有些怀疑自己看到的听到的。

方珏对着刘越无从辩解,也不需要辩解,观音像是自己让钱开送过去的,即便他事先不知道里面有银票。

“你还有什么未了之事?我可以帮忙。”方珏带着些愧疚,他无法挽回如今的局面。

“我二十岁做官,三十多年了,竟然还是落得如此下场。大起大落也算经历过,我还能有什么未了之事!”

“玉凝…”

刘越听到刘玉凝的名字,突然眼眸暗淡。“这都是命。”

“你的命就是装清高,玉凝又没错,为什么要替你受罚。我知道你一直都看不起我,所以才会拒绝我娶玉凝,可这不是我的命,我方珏的命,不由别人做主。”

刘越被方珏戳中痛处,可又能如何,直系血亲难逃一死,刘越已经猜到自己远在京城长安为官质的儿子刘截也难逃一劫,女儿刘玉凝也会与自己一同被问斩。

“勾结异族,满门抄斩,你为何要帮我,还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好处?”

方珏拿出那封婚书。“若是玉凝不再是你刘家人。”

刘越接过婚书,看清楚了上面的内容,是原版。“我不会同意,即便我亲眼看着女儿去死…”

刘越突然停住了手,他没能鼓起勇气撕碎女儿活着的希望,他亏欠自己的儿女太多了。

“这是一份保证书,等事情过去以后,我会还她自由。我方珏说到做到,若违此事,让我方珏不得好死。”

刘越看了方珏的保证书,他看不懂方珏为何还要帮他,在刘越心里,自己被治罪,很大程度都是方珏造成的。可能让女儿活下去,他还是点头了。刘越又写下了一份婚书,从今日起,刘玉凝就算是方珏的妻子,刘越很清楚,这样的如买卖自己女儿一般。

“希望,你不要食言,否则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方珏将刘越给的婚书小心翼翼的放进怀里,却没有一丝高兴。方珏很明白,方家与刘家的纠葛,恐怕永远也解不开,刘玉凝也注定与他无缘无份。

“你真的没有勾结异族?我父亲事真的与你无关?”

方珏还想从刘越口中得到答案,不过刘越没有辩驳,也没有承认。

方珏招呼着牢头,让他们好生伺候刘越一家,然后就朝牢门走去。

“善使阴谋者,必将死于阴谋之下…”

刘越大声对着方珏的背影说道,然后发出一阵大笑。

方珏驻足片刻,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

“善使阴谋者,必将死于阴谋之下。”

方珏刚离开大牢,刘玉凝就被官兵抓进了大牢。

方珏直奔钱开的聚宝阁,聚宝阁经过方珏的想法,生意越来越好,钱开又进了很多首饰珠宝过来赌卖。

“珏兄,我就知道你回来,这几天生意不错,这是你的。”

钱开早就让下人准备好了给方珏的钱。方珏一把将银两推翻在地。

钱开被方珏的气势给吓住了,强颜欢笑的说道。“当上太守公子就是不一样,你看这气势。”

钱开让下人把银两拾起来,一点也不敢生气,他很明白,方珏现在的身份变了,不再是前几日还需要自己接济的方府落魄少爷,以后的钱家还需要依附方家的势力。

方珏看着钱开的表情,越看越像刘越口中的阴谋者。“为何观音像里有银票,那封书信为何到了京城?”

钱开这才舒了一口气,原来方珏是为这是生气。于是把前前后后的经过告诉了方珏。银票与信的事被钱开的父亲钱源知晓后,作为商人的钱源,立刻就衡量出一套利弊方案。钱家与方家本就是亲戚关系,钱源于是擅自做主,布了这个局。钱开本想知会方珏的,可惜方珏被刘越软禁在方府,根本没法商量。总之钱家做的一切都是为方府,所以也没在意。

方珏既然知道这是不是钱开做的,也不好再与钱开发气。钱开看着方珏离开,他也纳闷,这都是为了方府,跟自己发什么气。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