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1640四海扬帆

更新时间:2021-01-07 09:53:17

1640四海扬帆 已完结

1640四海扬帆

来源:落初 作者:人生一场康波 分类:历史 主角:陈守序格罗弗 人气:

火爆新书《1640四海扬帆》是人生一场康波所创作的一本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陈守序格罗弗,书中主要讲述了:有界限的海,也许属于荷兰或西班牙;无界限的海,属于自由的海盗。陈守序成为加勒比海盗,扬帆四海两万里。由海向陆,超越地平线,他要建立海盗的国度。长旒旗在顶桅猎猎飘扬;看那长炮齐射,硝烟弥漫;建虏的军队已闻风丧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共20艘船,5艘悬挂长旒旗的战舰,9艘大型盖伦武装商船,6艘中型盖伦武装商船。”桅盘上的弗雷泽大声吼道。

查特菲尔德说道,“船长,距离大约8海里,应该是黑夜里看不清,双方才逼到这么近。”

格罗弗点点头,把陈守序喊了过来。“我需要你上桅盘。”

陈守序一凛,“没问题,船长。”

船长拿过二副的望远镜递过来,“你上去后即时报告敌舰航向。”

陈守序正准备爬侧支索,却被水手长叫住,威克斯递过来一根绳子,“带上绳子,上去后把自己捆在桅杆上。”陈守序有些诧异,不过还是接过绳子,用嘴咬住,手脚并用爬上了桅盘。

船长抬头看了看风向,旗帜依然飘向西南方。船速并不快,暂时可以忽略迎头航行风。

“这该死的东北风,威尔金森你亲自去掌舵,威克斯把大炮准备好。”格罗弗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先生们,把我的旗帜升起来。让我们和西班克好好玩一玩。”

蓝色女妖号上的船员虽然大多是英国人,但因为拿的是荷兰私掠证,受荷兰雇佣,所以后桅旗杆上飘扬的是荷兰三色旗。一直空缺的主桅旗杆上此时升上了一面绣着黑龙的血红色大旗,站在陈守序的位置,还能看到旗帜右下部分还绣着一行箴言,“血火同源。”陈守序隐约觉得旗帜和箴言都有似曾相识的感觉,不过一时想不起来了。

甲板上爆发出一阵欢呼,水手们的士气都很高。即便面对的是强大的西班牙舰队,船上也没有人会去质疑船长的决定,他们对船长都有坚定的信心。

“小伙子们,把勇者帆挂起来!”

在船上顶帆因为位置的原因,无论挂帆收帆都要在高处桅杆进行,所以通常把最高的上帆称为勇者帆。在海峡里航行,顶帆一般不挂,顶帆会加剧船只埋首,现在看来船长需要这面勇者帆来给蓝色女妖号增加速度。

在蓝色女妖号上,就只有主桅顶帆这一面横帆,此时主顶帆下桁处于主底桅的桅套上,上桁处于主上桅的中部,帆沿上桁收拢。甲板上的水手用帆桁升降索把上桁拉到顶,弗雷泽和另外两个水手,沿着主上桅的侧支索继续向上爬,直到上桅和顶帆上桁的三脚架边,踩住沿着顶桁的踏脚索,弯腰松开捆扎顶帆的绳索,顶帆立刻迎风鼓荡起来。此时从主底桅的侧支索爬到桅盘上的另外两名水手立刻紧紧拉住顶帆的帆脚索,在顶帆底桁上拉紧捆好。

陈守序在桅盘上看着他们摆弄顶帆,赞叹不已,在船上,这是最勇敢最老练的水手才具备的技能。

弗雷泽等人干净利落挂好顶帆,爬了下去,引来甲板上一片喝彩。

陈守序把目光转向船头的方向,只见远处桅杆如林,舷墙如城,一座座高耸的艉楼如同海上行进的城堡,严密的阵势令人窒息。所有船的后桅高挂西班牙国旗,主桅上悬挂的是哈布斯堡王室的罗马双头鹰帜,几艘战舰的白帆上,画着鲜红的勃艮第大十字。各色的将领旗,船长旗,长旒旗,绣着贵族纹章的旗帜则在前桅和首斜桅的旗杆上迎风飘荡。

虽然陈守序拥有来自大工业文明的记忆,可也被眼前这原始而壮丽的场景深深震撼。除了英荷法西瑞五国的王室舰队或国家舰队,眼前已是世界上最强大的海上力量,所谓船坚炮利不外如是。

陈守序紧紧盯着西班牙船队的航向,蓝色女妖号目前航向西南西,顺风但逆流向西班牙宝船队直插而去。西班牙宝船队虽然顺流,却是逆风,不得不在海峡里做贴风航行。目前实际的航向是接近东南,大约东向南偏离不到3个罗经点,航向与风向大约成7个罗经点夹角。以目前的航向,蓝色女妖号实际在向西班牙船队的队列中段航行,迎着400门舷侧大炮而去。

高挂司令将旗的西班牙船队先导舰开始作出剧烈的机动,向左转舵,船尾三角帆换舷张紧以辅助船头转向,前桅主桅各帆桁也随之转动。

“西班牙人迎风换舷”,陈守序向着船长的方向喊道。“敌先导舰大幅左转,目前航向,北北西。”帆船顶风航行就是这样无力,必须近迎风不停做之字航行。

随着先导舰转向完毕,庞大的西班牙船队也开始跟随转向。舰队在编队航行时,有跟随先导舰转向和各自转向两种方式。跟随转向虽然慢,却可以更好地保持编队,各自转向更快却容易造成队形混乱。

格罗弗船长笑道,“我们挂的是荷兰旗,西班牙人不知道我们是不是荷兰舰队先导舰,我要是西班牙舰队司令,肯定要尽早向佛罗里达近海转向,荷兰人在10年前的马坦萨斯湾海战把西班牙人的胆都打碎了。”

航海长也很兴奋,“西班牙宝船队也许堪称世界上最成功的护航体系,在过去一百多年的历史里,只有荷兰曾出动包括战列线炮船在内的30多艘战舰成功掳获过一次西班牙宝船队,他们肯定很怕被荷兰人再来一次!”其实航海长说保守了,如果陈守序更懂一些历史,他就会知道在整个新大陆殖民史上,也只有荷兰人在马坦萨斯湾成功过那么一次。

“我舰左转两个罗经点,航向西班牙舰队转向点。”船长摘下烟斗快速命令道。

此时蓝色女妖正侧尾风全速向西班牙舰队冲去,因为顶帆的原因,船只的纵摇和侧倾都变得更剧烈,这时陈守序才明白为什么水手长会让他把自己绑在桅杆上。

舰首破开波浪,划出一道美妙的弧线,蓝色女妖号就像一位孤独地朝敌军冲锋的中世纪骑士,面前是敌人无数的猎猎战旗,背后是破晓朝阳撒下的万丈金光。

站在西班牙舰队司令的角度看过去,只见一艘荷兰双桅纵帆船正向自己的舰队发起如同自杀般的冲锋。那艘船看上去总共也只有10门炮,不会超过8磅。自己这边随便一艘船的单侧舰炮都比他多,比他长,比他粗。

司令根本不在意小小的蓝色女妖号,他死死地盯住远处的海天线,但愿,但愿不要出现荷兰大舰队。

对舰队指挥官来说,这个船队里最宝贵的是价值120万英镑的白银和无数新大陆的货物。与荷兰打了70年的战争,而且还远远看不到结束的迹象。前线将士的军饷;在意大利、佛兰德斯和葡萄牙兵工厂订造的大炮;在瑞典和俄罗斯订购的木材,都要依赖新大陆带回去的金银支付。最近这些年,西班牙财政已经5次宣布破产,每一只宝船队都断断不能有失。如果有必要,完全可以牺牲舰队。

因此,在面对可能会出现的荷兰主力舰队的情况下,舰队只有一个选项,尽早靠向佛罗里达海岸。这样哪怕最后舰队不敌,也有机会把金银货物转移到岸上。

1.向坦格利安致敬^^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