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竹林听风雨

更新时间:2020-02-08 17:27:07

竹林听风雨 连载中

竹林听风雨

来源:掌中云 作者:樱紫敏 分类:女生 主角:竹沁林须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竹林听风雨》的小说,是作者樱紫敏创作的女生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玉镜大陆本是五大家族,战神野心,先灭幻族后灭朝国,而此时玉镜大陆也危机四伏,究竟是阴谋还是无奈,谁的面具下隐藏着嗜血的本性。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宛娥花谢,青宵阁 金黛衣托着下巴呆呆的看着走来走去的惟临,她不明白父王为何不愿让她一起前往,明明他教给自己那么多本事,不在此时一展拳脚还要等待何时? “父王。”还不等金黛衣开口,惟临便阻止了她,“绝对不行,你先回浣花殿此事我自会处理。” 见父王如此,她也只好离开。她无精打采的向自己的浣花殿走去,突然碰见智方多宝。 “你怎么在这?”她没有好气的说道。 “怎么?我不能在这吗?”他的笑里面好像隐藏着什么,让金黛衣有些好奇。 “宛娥花谢,可是你一个外人可以闲逛的地方。”说罢她正准备头也不回的离开,没想到被他伸出的一条腿绊个正着,身子飞出去的那一瞬被他轻轻的抱起,他双手用力环抱住金黛衣。 金黛衣只感觉到自己的胸前双峰被他的双手紧紧握住,她一个转身甩了智方多宝一个耳光,面红耳赤的娇嗔道:“淫贼!” 待她跑远智方还站在原地,没有明白自己明明是帮助她,怎么反而得了淫贼的骂名? 金黛衣回到浣花殿后,贴身侍女奇怪地问:“帝姬面色潮红,不会是生病了吧?” “没有。”她躲避着侍女的眼神。 “那是脸撞到什么了嘛?”“也不是。” “那是怎么了?”面对侍女的死缠烂打她不耐烦的说道:“不要问啦,更衣吧。” 侍女正准备帮她解开胸前的带扣,她突然护住质疑的问:“你要干嘛?” “更衣呀,帝姬不是一直都由奴婢宽衣解带的嘛?”虽说如此,这个动作又让她想到了刚才一幕,脸颊越发的红涨,吓得侍女赶紧询问是否要请太医来看看。 “不用啦,我自己更衣就好。”她一边解一面大骂着:“死淫贼,什么智方多宝,我看就应该叫他智障淫贼。” 此事之后金黛衣嫌少出现在百子方二人面前,惟临正好以此为由说帝姬染病卧床不起。 这一日青宵阁中,惟临将竹沁,林须及百子方请来,一起商讨出征寻找万妖巫兽之事。 林须得知休战,心中无比欢心,这就意味着他暂时不用向大帝求亲。而竹沁得知此事后也不时目光与林须交汇,两人会心一笑。 “既然如此,我会命人准备好干粮行装送各位一程。”大帝微笑的看着百子方,“隐士一族将会派五王子随行。” “帝姬真的身染重病?”百子方心里清楚惟临怎么舍得自己的掌上明珠,可是眼前的这位五王子资质平平,唯唯诺诺的样子实在让人担心。 “的确如此,我也不知究竟为何,据侍女说那日帝姬面色潮红,行为异常。”惟临惋惜的说,“我也想让黛衣能借此机会历练一番,可惜可惜。” 林须听闻此话便问:“大帝,是否需要林须前去诊断一番?”林须是药王之后精通医术,让他一看岂不是露馅。 惟临赶紧拒绝:“她不能随行已是遗憾,再请你医治岂不更耽误行程,不必啦,快快启程吧。” 林须还想说些什么被百子方拦下,“既然如此,那我们明日就告辞了。” 在大家准备行囊的时候,金黛衣突然出现,要和智方多宝单独聊聊。 “帝姬不是病了吗?”看着眼前的金黛衣的确没有之前生龙活虎,颔首低眉看不清面色如何。 “啊!没有,只是…”她欲说还休的样子让智方以为是她自己不愿参与此行,借病骗了大帝。 “既然不想去就直说何必借病推脱。”智方的这句话说的金黛衣疑惑不解,一脸无辜的看着他,“你们隐士一族远离纷争但这次是解玉境之危机,如此置身事外也是干净。”听他这句话的意思倒是金黛衣贪生怕死。 她自然不能容忍,马上反驳道:“隐士远离纷争持的是和平之念,为保玉境安慰自当奋不顾身。” “好,既然帝姬此言已出,明日我便在船上静候佳音。”说完智方回去继续收拾行囊,金黛衣暗下决心不可让人轻看了隐士一族。 次日出发,众人来到早已准备好的四帆木船前,金黛衣已经坐在甲板上悠闲的吃着果子。 “智障淫贼,怎么来的这么晚?不会是睡过头了吧?”大家面面相觑,这是在叫谁呢?只见她跳下船朝智方走来,面带微笑地说:“智障淫贼,请吧。”大家纷纷偷笑,这个名字还真是好记。 林须跳上船把手递给竹沁,两个人默契的小动作被身后的袖儿嬉笑。五桥拦腰抱起上不去干着急的袖儿,这已是平常之事,凡袖儿到达不了的地方五桥皆会出手相助。 百子方也轻盈一跳站在甲板上,先去确认行进方向,“走吧。”金黛衣一跃而上,就在智方跃上甲板的时候她突然大吼一声,害得智方没有准备好就摔落而下,她咯咯的笑着:“怎么连船都上不好,真是智障。” 五王子站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金黛衣扒在船栏上说:“你回去告诉父王,我会照顾好自己的,让他放心。” “可是…”五王子本是金黛衣的皇兄可畏惧她帝姬的身份不敢反驳。 不等五王子说完,船已经缓缓开动。一行人准备从长生河走水路一直到达云迷海。这长生河与一般河流不同,无风无浪,深不见底,四帆木船只能靠人力缓慢前行。聚在一起得几个人坐在船舱内互相介绍。 “我是百子方,赤琰国二代国主。”金黛衣早就想问关于这个二代国主是什么意思? “我自战神手中接过国主之位,在开荒300年的时候禅位给了现在的国主冒烈。”百子方虽然这么说还是很难解释,为什么会禅位呢?面对金黛衣的提问他沉默着,而智方多宝接话继续介绍自己:“我叫智方多宝,是他的徒弟。”幻族人一向不是最痛恨赤琰国吗?怎么会拜百子方为师?两人不说众人也只好带着疑问继续。 “我叫竹沁,这是我的婢女袖儿,侍卫五桥。”所有人中只有自己带了家仆,竹沁自己也很尴尬,只是他两人如家人一般,和一般的家仆不同。 “我是无欢城的少城主林须。”大家互相认识后,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向云迷海出发,究竟此行是福是祸只能听后分解。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