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我的摸金校尉男友

更新时间:2020-02-12 16:14:32

我的摸金校尉男友 连载中

我的摸金校尉男友

来源:微小宝 作者:无解大师 分类:其他 主角:大鹏刚毅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无解大师的原创小说《我的摸金校尉男友》,主角大鹏刚毅,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嫣然正与妈妈嘟囔着抱怨,驾着车子回家里过国庆节,不料突然撞上一名奇怪的侠客装扮的人物。 这人竟然是被警察通缉的文物盗窃犯。嫣然也被牵连其中,她被带去文物局录口供时,却遭到文物局长的软禁。那名盗窃犯竟然救了她。究竟孰正孰恶? 嫣然请求与盗窃犯一伙同进入商朝古墓。里面机关错杂。恶势力竟然绑架了自己仰慕的学姐,自己将如何施救?盗窃犯侠骨柔肠,与嫣然共生爱意火花,几经患难,更是以死相救。 陵墓深处恶兽频出,蛭蟒吸血,还有幽幽大湖里掀翻众人的恐龙大兽。众人如何死里逃生?翩翩公子模样的人与嫣然长了一张一模一样的脸孔,却自称是鬼谷子,究竟是阴谋还是传说? 那名叫刘蔻盗窃犯才是真正的侠,为保护文物,不惜与异能人展开搏杀,作出牺牲自己的选择,与异能人共同坠入无边的湖中的黑色漩涡,同赴黄泉。已滋生爱恋的嫣然如何能抹去这耿介于怀的挚诚爱情?...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嫣然以前并不轻易开车。她妈妈溺爱她,很少让她上路驾驶。但这一次,去往信阳的路上,嫣然驾得很娴熟与利落。一路轻快贼溜。

嫣然看了一眼昏迷后躺在靠椅里脸色更加虚白的刘蔻,很觉得担忧与关切。

“喂、喂,你怎么样了?”

嫣然碰了碰他的手臂,又摸了摸他的脉搏,和用手掌贴着他坚实的胸口。他有脉搏和心跳,只是已经无力再苏醒和回答她。

机警的嫣然很快就驶到了信阳。天已经漆黑。那是河南省东南边的一个城市。

“喂、喂,我是刘蔻的朋友。他受了伤。你在哪?”

嫣然用刘蔻的手机赶快给那个号码打了过去。

“你们到马家屯。我来接你们。”

对方是个女生。干练彬彬的语气。

长得一脸的清素与冷漠。披肩长发。戴很高端的眼镜。五官端庄而且别致。大眼睛,尖下颔。身材高挑,一米七二以上。嫣然已经看到了她。

她就站在马家屯的路边上。

嫣然把车子逼近她,停住。

从她身上的高冷,嫣然不由得生出一股醋意和嫉妒。

“我来背他。你帮忙托着他。”

高冷女神的话不容嫣然有丝毫辩驳与推托。

她狠韧而柔弱的女生躯体背着刘蔻的厚重,拐过一条小巷,登上一座房子的阁楼。进入一个窄小的套间。她把刘蔻放到一张做手术的窄床上。

“我叫胡八三。八月三号的八三。你们的车子怎么来的?”

她说话一直很干练而且快。理性的人逻辑思维总会显得很快。

嫣然已经累得气喘嘘嘘,苦口婆心地说了一阵。把事情交待得很详尽。

胡八三从冰箱拿了一瓶矿泉水递给她,揶揄道:“你该锻炼身体了,这样你的体能会加强。”

嫣然本来还想感激她,但随后被她的话浇冷。

“你身上带钱没有?你应该快点把那辆车子开到远处去,然后打车回来。你的车子没有牌照,很快会被交警查到的。”

胡八三已经干练地取出了刘蔻肩头的铅头指弹,血红麻染的深银色。

“我……我一个人去?”

嫣然显得有些为难。她对信阳并不很熟,而且已经很疲累。

“你会帮他做完手术吗?还是想让你们快点被抓?”

胡八三已经开始缝合伤口,头也没回地冷冷地说。

王嫣然只得很无奈地走下了楼去。

她忐忑而且惴惴地把车子开到市区很繁华的地方。然后在路边站台上打车,返回马家屯。

胡八三已经在原来的路边上等她。

“看来这人也不是纯冷淡的,对朋友还是很关心和负责任的。”嫣然暗思。她仿佛对胡八三有了一些新的认识。

“没事吧!你?”

胡八三慰问,并很快付了计程车的费用。

“我有钱!”

嫣然率真地说。

夜,已经阒寂。

胡八三在前面,谨慎翼翼地登上阁楼。

“上面有人!”

胡八三压低着声音提醒跟在身后的嫣然。

阁楼里传来几个男人的粗重谈话声。

嫣然听到其中一个声音很熟悉。

胡八三轻轻地上了楼。屋子凌乱,有被翻找过的痕迹。

“不要打扰他!”

胡八三闯进了屋,带着一种命令的口气道。

嫣然心下悚然一惊。

搬了把椅子双手搭在椅靠上的人,正是之前在她家里盗走的广陵散的肥胖青年。按照嫣然的推测,正是这个肥胖青年一伙开枪打伤过刘蔻。

客厅里还有三个行装怪异的人。有的背着斗笠,有的拿着古怪的兵器。衣着破烂宽敞。皮肤黝黑。眼神却都坚毅如刀。

王嫣然暗暗想:这个世界怎么会有这样一类人?刘蔻的装扮气息仿佛与他们是同一类。

“你打伤了他。现在还来做什么?”

胡八三走了过去,检查刘蔻的伤口和体温。

“他说要拿广陵散去救这个妞。现在妞救到了。我总该来取回广陵散。”

肥胖青年示向王嫣然,要协着说。

“但是广陵散不在他手上。你应该去找陆玄机。他是你们的买家不是吗?”

“陆玄机势利那么大,我需要刘蔻帮我。他是最好的摸金校尉。而且广陵散是经他的手丢失的。我只是暂时借给他。”

“借给他,你还用枪打伤他。差点要了他的命!”

“代价。到我手上借东西往往会付出一定的代价。而且,我现在又需要从陆玄机手上夺回。我也将豁命付出。”

“你知不知道,如果你不打伤他。以他的身手,或许能全身而退,给你带回来广陵散。或许你可以密谋暗中帮助他,陆玄机要对付你们联手也很吃力。”

胡八三振振有辞。

“胡三八,你还真不愧是胡三八。没人说得过你。”肥胖青年有些恼怒,又示向王嫣然冷冷地道:“这个女人不能留的。你们让这个女人知道了太多秘密。会阻挡兄弟们发财。陆玄机也绝对不会留她。她可不像你胡三八,懂得口风分寸。”

“你别碰她!”

躺在手术床上的刘蔻忽然发出冷冷地警告。他一直睁着豁亮而富有灵性的眼睛。即使是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他仿佛仍然有可以一招制敌的足够筹码。

嫣然自见过他的尾指机簧,迅捷而神奇,且精准。她身体不自主地向刘蔻靠拢。

胡八三进房里拿了个枕头给刘蔻垫起,并安慰他:“别动!不会有事的。”

“我会去帮你把广陵散拿回来。你不要伤害他们。”

刘蔻许诺着说。

“陆玄机这个老狐狸,早晚有一天我也会宰了他。但我们现在还需要他文物局长的身份替我们掩饰。这并不代表,广陵散可以分毫不取地交给他。说什么也是我们摸金校尉从商朝陵墓里合力盗出来的。”

“那你还不去找他谈判?”

胡八三嘲讽着说。

“你这胡三八真不知好歹!我若有意不把广陵散交给刘蔻,不跟他联系就是了。即使约了他见面,如果不是我留手,当然就不只开枪打他的左手臂膀。”

肥胖青年反驳。

他又转向嫣然警醒着说:“你们把车牌丢在高速路外面,以为就能避得开机关单位的监控追踪吗?还不是我的其中一个手下捡了车牌,套上自己的车,去引开他们。”

他的眼珠说话的同时示向站在窗户边上的一个手下。那个手下一直警惕地注视着窗户外。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