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素墨桃衿

更新时间:2021-01-10 09:51:42

素墨桃衿 连载中

素墨桃衿

来源:落初 作者:希伊安仙儿 分类:仙侠 主角:玄玄灵 人气:

主角叫玄玄灵的小说是《素墨桃衿》,它的作者是希伊安仙儿最新写的一本仙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阴差阳错,神主在尘寰大陆重生。“我真的爱你,也真的要杀了你。”“我们就此别过。”“今生的眷恋,是前世的延续。只可惜,我们都爱错了人。”“那个,爱,是什么?”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出了坐忘派,他们一路向西,渡过了冥海。经过了一个月的车马劳顿,众弟子都苦不堪言。黎霁认为坐忘派的弟子们大多初次来到人界,所以他交代了一些事宜后,让所有人进入一家客栈进行休整,于二日后的清晨重新出发。不过仙界的弟子好奇心很重,所以解散后大多到街道里游逛了。

临江州的仙临码头一直以来都是沟通人界与仙界的重要地点,所以它所属的仙临城算得上是人界最发达的地区之一。这街道上到处都杂乱无章地张贴着各种布告。包括新出土的什么远古遗址,什么集市的东西疯狂打折,监狱中又有哪个逃犯越狱了。总之大街小巷熙熙攘攘全都是人。

“师兄,我们一队要去什么地方?”黎雯走在黎霁的身边。

“从人界的中部地区一路向北。”黎霁拿出了地图。

“如今已是入秋,若是步行,想必……”

“是啊。塞北州紧邻妖界,无比寒冷。特别是寒魄城,那里算得上是尘寰大陆数一数二的极寒之地了。”

这个大陆上,东北部是魔界,东南是仙界,西北部是妖界,西南部是人界。人界的极北之地,与妖界相接。那里人妖混杂,灵兽众多,向来是这个大陆上纷争最多的地区之一。

“说来也奇怪,进了妖界,一路向北,天气倒是越来越暖和。”黎雯淡淡地笑着,不过眼中满是不安。

“怎么了?”黎霁看见了她的表情,卷起了地图。

“掌门师伯交予的任务……师兄你能告知我吗?”

“这有何不可?”黎霁扬起了唇角,“我们三十人会分成六小组。每组只有一个任务,做完回到门派。”

“会有多艰巨?”

“提升修为,提升至你的极限。”黎霁叹了一口气。

“这极限一说……”黎雯面露担忧之色。

“所以师父给了我们凶险的塞北之地,没有实战是不会激发我们的潜能的。”

“其他两组都去哪里了呢?”

“西瑞州的陇岭,和芬悦州的锦鲤城。”

“一个是人界西部毒雾弥漫的山谷,一个是人界南部酷热难耐的久旱之地。师父们也是费劲了心思啊。”“黎霁师弟!”

远处突然传来焦急的呼唤声。

“黎雫师兄?”黎霁回过头,一脸疑惑。

“快走,快……黎雩他进了“迎春楼”与黎霰争抢花魁,现在两个人闹起来了!”

迎春楼是这一带生意最兴隆的青楼。那楼装潢华丽,引人瞩目,足足有三层,约莫是除开城主府最高的建筑了。据说迎春楼是某个权势的小产业,至今无人敢闹事。

而现在,三楼的雅间却闹得不可开交。

“你现在的修为也是几日前刚刚获得,比不得像我这样早早晋升的人杰。”黎雩摇了摇手中折扇,一脸得意。

“敢问师兄你卡在了这里多少年。我这种修炼才一年的逸才恐怕是要让你眼红了吧?”黎霰挑着眉,一脸嘲讽。

“两位公子……”老鸨谄笑着,试图从中调停。

“我呸。今日就让你长记性,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尊卑贵贱!”黎雩“啪”的一声合起折扇,撸起了衣袖。一把推开了那老鸨。

“啊呦!”老鸨摔倒在地。

黎雯想进去,无奈被挡在门外,只得在门口等候。黎霁和黎雫走了进去,看见此番情景,扶起了老鸨,一人拉住一个,制止了他们。

黎霁打量着黎雩和黎霰,皱紧了眉头。

“黎霁你拦着我干嘛?”黎雩虽然在气头之上,但是依旧对黎霁的实力有清醒认知,不敢胡来。

黎霁没理会他的话,看向了那将二人迷住的花魁。她坐在那里,双眼含情脉脉,带着面纱,眼角有一颗泪痣。只看这一眼,便让他有种被勾了魂魄的感觉。身段婀娜,似乎只需勾一勾手,便会引得无数人前仆后继地为她上刀山下火海。

“你们喝了人家呈上来的酒水,也不说声谢谢。”黎霁露出了淡淡的笑意,坐了下去。

“师弟?”黎雫有些疑惑。

“师兄,无碍,你带着他们几个走吧。回去我会如实禀报的。”说罢他冷扫了一眼黎雩和黎霰。后者似乎受到了恐吓,哆哆嗦嗦地离开了。那老鸨将门重新关上,临走前还不忘冲着黎霁感激地笑着。

“公子可与奴家共饮此杯酒?”花魁笑眼弯弯,双手奉上了一杯酒。那双手犹如葱玉般,纤长,白皙,比那汉白玉的雕塑更具艺术感。

“有何不可?”他一饮而尽,余光打量着那花魁的神情。

“公子可真是豪爽。”她一手撑着下巴。

“花魁可真是煞费苦心。”黎霁的目光突然尖锐了起来。

“公子何出此言?”花魁一脸疑惑。

“你这酒,”黎霁勾起唇角,“有毒吧?”

“怎会……”

“我身上有门派的秘宝,使我万毒不侵,你自己看吧。”说着黎霁抽出了腰间的勾玉。

那花魁一脸震惊,站了起来,但是又坐了下去。

“好手段。”花魁冷哼一声。她好歹也是见过世面的,那白色的勾玉不过是证明身份的寻常物件,她刚才的举动暴露了她的心理,也印证了这酒里有东西。

“你还是太天真,”黎霁拿过酒坛,将酒倒进盆栽中,“最好不要妄想我会怜香惜玉,我的修为是压制你的。”

“你要做什么?”花魁有些慌张。

“问你一些问题。”黎霁催动体内灵力,将这屋子中的植物快速催生,叶片直指花魁的脖颈。他是被竹妖养大的,自然对植物有着不同寻常的操纵力。

“你说。”她的心脏快要提到嗓子眼了。

“你在为谁服务?”

“我身后是一个庞大的体系,我只是其中一员,而且是微不足道的一员。”

“他们的目的呢?”

“我不清楚。他们只是让我对过往的仙界弟子下药。”

“这药有什么功效?”

“强化某一情感。一般来说都是欲望。”一滴汗珠从她的脸颊滑落。那汗珠滴在了叶片上,竟然被割成两半。

“你组织中,有没有魔界和妖界的人?”

“有的,我见过。那是我入会的时候。我本是一个孤儿,靠乞讨为生,直到有一天我被人掳走,押送到一个破庙中。那里有很多人,其中为首的那个人,他的手是豹子的利爪。他们打我,骂我,强行要我给他们做事,否则要杀了我,”花魁打了寒战,“不过我从此过上了非常富裕的生活。”

“你还知道什么?”黎霁盯着她看了好久。

“别的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了。求求你放过我,如果我死在这里你们也在劫难逃。”说着花魁拉住了他的手,用另一只手掀起衣袖,那白皙的胳膊上有一串古怪的文字,想必是某种妖族的诅咒术。

黎霁催动了灵力,将花木恢复原貌,然后抽出了手,起身要离开。

“等等,我想问个问题。为什么明明喝下了药,你却对我毫无反应?”花魁擦拭着额头的冷汗。

“有的,只是不是你。”黎霁淡淡一笑。

黎雯,我早该察觉到的。那些过往的风花雪月,那些温暖的花前月下,都被时间逐一地剥离了,剩下的,却只有你。

那花魁抚摸着自己的脸,久久没有出声。

任何人看见这张脸都会不由自主产生欲望,看来……我这张脸并不是最美的。

她的眼中闪过一丝狠绝。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