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御天玄帝

更新时间:2020-02-12 16:04:43

御天玄帝 连载中

御天玄帝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开心小侯爷 分类:玄幻 主角:观氏陈离 人气:

火爆新书《御天玄帝》是开心小侯爷所创作的一本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观氏陈离,书中主要讲述了:观弈剑自苦难中前行,于生死中徘徊,一人一剑便杀向了天涯海角。 如果说为了活下去就要成为罪无可赦的人,便让我背负这千古的罪名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陈家长老听后有些不悦,双眉微皱。

这三年他已经习惯了处处打压观氏剑铺,所以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反常态度很是不爽。

“小子,你到底是谁?观氏应当没你这号人吧。”陈家长老沉声问道。

观奕剑自幼便在剑宗,所以虽在白玉京名声很大,但真正见过他的人却并不多。

“哦,我忘了自我介绍,在下名为观奕剑,乃是观氏的少主,很不巧,昨日回来的时候看到陈家有人来下铸剑会的战书,我便应了,对了,出手一不小心,还断了那小子的胳膊,抱歉,抱歉啊。”观奕剑笑着回道。

戏谑的笑容,欠揍的嘴脸,就是刻意做给陈家人看的。

此话一出,四周寂静一片!

围观之人都纷纷倒吸了口凉气,大气儿不敢出一口。

观奕剑斩断陈离双臂的事情并未传遍白玉京,这毕竟是陈家的丑闻,谁也不敢声张。

所以此刻这些人才会这般震惊。

钦佩观奕剑的勇气之外,也为他捏了把汗。

这家伙,伤了陈离竟然还不跑,是来找死的吗?

陈家长老面色铁青,咬着牙,眸中满是愤怒。

陈离的事情他已经听说了,受伤的不仅是陈家的小天才,更是族长之子,这对陈家而言简直就是赤裸裸的羞辱!

所以观奕剑已然上了陈家必杀的名单了。

不过这里是铸剑会,他也不好直接动手,所以只能是干蹬着。

观奕剑倒是不以为然,他很享受这种将快乐建立在陈家人痛苦上的感觉。

现在,还仅仅只是开始呢!

“大人,倘若没什么事,就请让开吧,我要开始铸剑了。”观奕剑很是礼貌的躬身说道。

“哼,我倒要看看你小子能翻出什么浪花!”陈家长老冷哼道,话罢挥袖便退至了一旁。

便再让你嚣张一会,既然敢来,就别想活着离开!

“起铸!”观奕剑并不理会,擂台上这么一站,意气风发的喝道。

刹那间,六人齐步走上擂台,每个人都带着不同的器物。

石炉,料石,土具,锻打台,火炉,磨池,不多不少,刚好六个。

铸剑师开炉向来会有三四名学徒伺候着,观奕剑这一下便是六人,排场也确实够大。

六道工序,缺一不可!

首尾呼应,繁琐复杂,稍有时机不对,铸剑便会失败。

观奕剑除了负责最后的铸剑之外,还需看准每道工序最准确的时机,确保铸剑过程的完美。

“起火。”第一道命令。

自左往右的第一个观氏之人以火石点燃石炉。

“呼哧!”风声呼啸,大火汹涌。

石炉中的是干火,仅仅只是为了剔除玄铁的糟粕之用。

但这道工序却是极为关键的,因为它决定了玄铁的好坏,同样决定了铸成之剑的品质。

“烧料!”待火候入温时,观奕剑开口喝道。

血石灰与炭渣被放入石炉当中。

“噼里啪啦”的炸裂声当即传出,那大火又汹涌了几分。

玄铁当中有秽气,倘若不去除,那么铸造出来的剑便天生带有戾气,主杀伐,好血腥。

血石灰与炭渣便是为了镇守秽气。

“这小子倒是有模有样啊。”擂台下有人轻声说道。

“看上去应当是临时抱佛脚苦练了一番,不过比起那些老师傅还是稚嫩了些啊。”有人则是故作略懂的摇头说道。

“火候把握的倒是不差,只要辅以好的玄铁,所铸造的剑应当不会差。”有人则是点了点头说道。

观奕剑不以为然,又等候了片刻,继续开口说道:“取铁,烧灼敷打!”

一声令下,一旁的小剑从布条中取出了一块黝黑色的玄铁。

取出的速度甚慢,似是很不好意思。

这玄铁浮现在众人眼前时,原本的寂静一片顷刻间便被哄堂大笑所取代。

那站在一旁的陈家长老嘴角亦是微微上扬。

没有好的玄铁,再多的努力都是毫无意义!

“这小子是来搞笑的吧?用这么一块废铁就想参加铸剑会?”

“莫说是超越陈家铸造师所铸之剑,就连是否能铸成怕都是一个问题吧。”

“简直是辣眼睛啊。”

众人纷纷摇头讥笑。

擂台上小剑等人也是被弄的有些尴尬,面庞在这大火下更显火红了。

唯独观奕剑,面色依旧严谨。

他的眼中,唯有铸剑!

“烧灼敷打。”又是一声厉喝,迎着空气中的灼热,仿若雷音般滚滚,当即便让那观氏六人定住了心神。

“锻剑身。”

“淬烈火。”

“磨剑刃。”

一连又是三道工序,没有丝毫的懈怠。

此刻,一刻钟已然过大半。

“让开,我来!”

待剑刃打磨后,观奕剑撩起了袖口,一个健步前迈,便从那第六人手中取过了被烧的血红的玄铁剑身。

接下来便是他需要做的事情,也是这三年他每一日都会重复去做的事情。

锻铁胎,铸剑身!

“叮!叮!……”

清脆的敲击声声入耳,观奕剑仿若是挽着大弓般,举着铁锤的右手在石砧上起起落落。

动作很流畅,仿若行云流水般一气呵成。

众人看的也是眼睛不眨,大气不喘,生怕错过什么。

厚钝的刃首在一次次的敲打下逐渐斜平,直至形成尖峰。

双面开峰后,这剑便也就算小成了。观奕剑举着初成的剑身,喘了口气后,略微满意的点了点头。

尽管这三年他每一日都在重复着铸剑的动作,却从真正尝试过。

第一次的铸造,刃尖固然无法做到削铁如泥,但将最烂的玄铁打磨的如此锋利,已然是极为不易了。

当然,这并非是他真正自信的源头。

剑身铸造完成后,接下来便是一系列简单且粗糙的动作。

在一刻钟时间刚好结束之际,观奕剑完成了这柄黑剑的铸造。

看上去很普通,鞘宽四指,长近五尺,虎头吞口,剑刃稍厚,剑身很是拙朴。

这是一柄像刀的剑,严格来说,算不上一柄好剑!

这样的剑,定然是不如陈家所铸造的宝剑。

“终究还是可惜了,不论是打磨还是铸铁都是无可挑剔的,但一块废铁,难成利器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