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至宰

更新时间:2020-02-12 16:07:54

至宰 连载中

至宰

来源:落初 作者:寒虾 分类:玄幻 主角:黑狗林秦 人气:

《至宰》是寒虾写的一本玄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至宰》精彩章节节选:这是一个读书人和宗门世家对着干的时代!“终有一天,吾将扛鼎归来!”寒虾书友群:552965415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林秦坐在鬼谷子身后,静静地看着眼前那眼神不善的大黑狗。

“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这丹药的炼制,昨日已经给你示范过了,今日就给你看一看鬼谷炼妖。”两人站在大黑狗前边,意图已经很明显了,这里貌似除了它,没有其他什么灵兽了。

大黑狗呲着牙,嚷嚷道:“我顶你个肺,敢在本王身上做试验!赶紧放了老子,其他扯淡的都甭提!”

鬼老头道:“你以为就你那点本事,如今还能够纵横天下了?这九层天妖符,龙都打成狗。现在你比一般的狗多的唯一本事,就是多了张贱嘴。”

“你大爷的!”大黑狗稍稍镇静下来,自个儿什么情况他也明白,既然鬼老头答应放了自个儿,那就听他说完。

“这些灵药成熟了,我和你当初的约定自然也得履行。这九层天妖符是上古之物,这第一层,我今日就帮你破开。”

大黑狗眼珠子一转,感觉鬼老头有些没安好心,警惕道:“你老实说,这九层天妖符怎么破,不然我非得吃光这片灵药不可!”

鬼老头眉头一挑,道:“这九层天妖符说起来我也只是在鬼谷炼术当中看到过。我说了你又不信,林秦,你告诉他,是怎么回事。”

林秦点了点头,闭目,在体内无数个星芒之中,搜索着灵魂残留的记忆。终于在一个角落,找寻到了有关于天妖符的记忆。“天妖符,乃是上古天妖陨落之后,遗留的原始铭文。相克之物可解之。”

“相克之物?你这特么不是扯淡嘛。那炸毛狗有克他的东西?我咋不知道?还有那臭蛤蟆、口水虫……”林秦眉头一皱,有些无语。这罗田森林的三十六天妖,赫赫有名,怎么从大黑狗嘴里说出来,没有一个能听得入耳的名字。

“相克不一定是天敌。我能解开你的这第一层封印,便是那九幽花蟾的封印。你那本体是黑耀叱龙,相信也是九拓灵兽,所以刚刚可以解除这所有的封印。”

大黑狗听着眼珠子都瞪出来,怒道:“你这是让老子真当狗是吧。我可是龙!在梵度天,你们人族见到老子都要行礼,叫一声尊上,你现在叫老子……当个契约灵兽?”

大黑狗话还没说完,鬼老头便手指一挑,元力溢出,在那铁柱之上流转。大黑狗脖颈上的那链子解开了,“方法我告诉你了,愿意不愿意是你自己的事情,现在将那几座空间阵法的阵眼告诉我,你爱去哪里随你的便,只是有一点,这第一层天妖符之上,可是有尊兽的残印。一旦你出了这空间,尊兽便能够感知到你的方位。”

刚刚还想撒开了脚丫跑开的大黑狗听见这话,顿时就停住了。一把摁住后边的林秦,呲牙咧嘴道:“小林子,你给我说实话,除了这法子,还有别的法子没。”

林秦点了点头,道:“有。”

“快说!”

“谁下的符,谁解。”林秦淡定地将那只黑狗爪扒拉开。他昨日便和鬼老头说明了情况,自己要会南仙域,毕竟族中的父亲还不知道自己的音讯,肯定是着急了。鬼老头说等几日,既然传承已经告一段落,林秦也稳固的差不多了,他说过作为鬼谷一派传人,是没有护道者一路保驾护航的。即便是丹皇和妖皇,也是靠自己的本事一步步上来的,外界甚至根本就不知道鬼谷子是他们俩的师父。

大黑狗耳朵一耷拉,一溜烟冲到了灵药园。

林秦和鬼老头一齐站起来,过了半响,原本看不清虚实的灵药园,顿时药香四溢,一株株灵药长在土壤之中,林秦看得眼花缭乱。看这些大小,若是放在南仙域,准是引来一番疯抢。

“最后那个大阵就别解开了!”鬼谷子直接阻止了大黑狗,道:“多谢了。”这是林秦头一次听到,自己师父如此诚恳地对大黑狗说话。一溜烟跑回来,大黑狗呲着牙,道:“咱是实在人,说给你解开就给你解开阵法。有这阵法,这些灵药都有四五百的年份了。这本命契约咱们龙族是不可能与人结的,所以,只能缔结平等血契,你看如何?”

“没有问题。”

“这么爽快?”

“老夫是磨叽的人吗?”鬼谷子瞥了眼大黑狗,“不过……这血契可不是我和你缔结,我们修灵师只有一次这样的血契机会,而老夫已经失去了。所以你可以在我这徒儿或者那余家小子中选一个,你考虑好了。”

“你大爷的,两个废物,你耍老子的是吧?”大黑狗呲牙咧嘴,又是一副不爽的样子。

平等血契,这个林秦知道。不过这都是属于开了灵智的地妖兽,才可能缔结的血契。在丰城,修灵师对于这样的血契,相对不常用。因为一头地妖兽,实力足以抵得上一名太古境高手,这样的灵兽,有价无市。所以相比较这一点,更多的修灵师则是收服一些灵智较为低的灵兽,以本命血契缔结。

本命血契,对于那些灵兽来说,较为残忍。一旦修灵师陨落,他们也难逃一死,但他们死了,修灵师最多是折损一点修为,并无生命危险,而且利用本命血契缔结的灵兽,更为忠臣,所以更多采用这样的形式收服灵兽,很少会采用平等血契,而且每个修灵师缔结平等血契的机会只有一次,也只有登临太古境的强者,才会试图寻找一些地妖兽,来使用这次宝贵的机会。

林秦知道这大黑狗绝非凡物,不然鬼老头也不会将他禁锢在此,但越是背景深厚的,越是容易惹上不该惹的麻烦,“师父对我恩重如山,但这次恐怕林秦恕难从命了。”

“哎呦呵,妈了个巴子的。老子不嫌弃你,倒是你先嫌弃起老子来了?鬼谷老头,就决定是你徒儿了。你可得答应老子,将那第一层封印给解开!反正咱老龙这辈子也不会与人结血契,反正生死各由天,就当是出点血被蚊子叮了!”

“你还挺想得开的?告诉你,这九层天妖符,只会一层比一层强,连我都没有把握解开剩下的几层,但是林秦徒儿保不准,你要重回梵度天,至少解开五层,没有他,除非去罗天森林找尊兽,不然……”鬼老头摇了摇头。

“少废话。”大黑狗也不是缺心眼,这样一个掉进冥河还不死之人,能够传承鬼谷,绝对是撞大运之人,所以才选择和林秦缔结平等契约。林秦手指一掐,一滴鲜血悬浮到了空中,大黑狗脖颈上一丝黑毛飘然而出,化作一滴黑血。

在空中,两滴血渐渐地融合,最后化作一个古老的铭文,这是天地间最朴素,最悠久的契约,一人一狗之间渐渐产生了一丝微妙的联系,有些心灵相通的感觉。

做完这一切,鬼老头拿出一只玉瓶,道:“这是一只远古火赤蜂的残魂,他的蜂毒恰好与那九幽花蟾的寒毒相克,这要你拓印到兽魂之中的蜂毒针,第一层天妖符当可解。”

“赶紧的,这体内一点元力都使不上,真他娘的憋屈!”大黑狗跃跃欲试,等着鬼老头破开第一道天妖符。

“林秦你看好了。这炼妖术为师给你施展一遍,看清楚了!”

林秦点了点头,坐在一边,全神贯注地盯着。

鬼老头打开玉瓶,当中沉睡的火赤蜂残魂立马就窜出来。这火赤蜂在远古时期也算是一类凶物,不在于单体,而是他们多为群居灵兽,铺天盖地而来,即使是主宰境的大能,见到了也得绕道走。不过后来不知如何,灭绝殆尽,这鬼谷老头手中的兽魂,也不知道从何而来。

蜂魂一出来,就四处挣扎,攻击Xing极强,不断撞击着元力光罩。

“呵,孽畜。失了**还这么猖狂。”鬼谷老头眼神一凝,磅礴的灵魂感知力一下摄入蜂魂之中。这蜂魂立马就停止了挣扎。炼妖的第一步,其实是抽魂。从灵兽的本体之中抽出兽魂来,不过这火赤蜂只剩了残魂,这第一步就省去了。

鬼老头手一翻,一团淡蓝色的火焰从手中喷薄而出,原本被鬼老头震慑住的兽魂再一次躁动起来,却没有丝毫异动,只是发出嗡嗡的兽鸣声。林秦从鬼谷炼术中掌握的初步技巧来看,炼妖师的每一步都是至关重要的。抽魂、炼魄到最后的融合,哪一步出了差错,最后呈现的效果都将会不尽如人意。

在鬼老头的Cao控下,那蜂魂被幽蓝的火焰炙烤着,渐渐模糊了,化作了一团没有意识的灵魂体。炼魄到了最关键的时刻,这时候便是考验炼妖师真正水准的时候了——取舍。灵兽也有元技,在这团驳杂的灵魂体之中,寻找出那需要的元技烙印,剔除那些不需要的,俗称剥离魂魄。

在鬼老头的蓝焰炙烤下,那团魂魄之中终于分离出需要的那元技烙印。林秦也暗松了一口气,别看这第一步的抽魂省事了,可对于炼妖师来说,残魂的炼化剥离更加的困难,要从残魂之中找寻到那悠久的灵魂烙印,更加的困难。

那团被火焰包裹住的灵魂烙印缓缓落在大黑狗背上的“狗皮膏药”之上,立刻发出嗤嗤的灼烧声响。火赤蜂的灵魂烙印,真是关于蜂毒的一种元技,在那天妖符之上不断的与之抗衡。

那个幽紫色的铭文忽隐忽现,即将从天妖符上被抹去,却始终负隅顽抗。大黑狗在下边嗷嗷叫着,“老头,你快点。烧死老子了!”

鬼老头并不打理大黑狗,只是用那淡蓝色的火焰不断炙烤着那九幽花蟾的铭文。

砰!火赤蜂的蜂毒本就和九幽花蟾的阴毒相克,加上鬼老头的火焰灼烧,终于是招架不住了。

鬼老头眼神一凝,那层天妖符铭文终于化作了一缕青烟,在空中化作一道兽魂,然而还没有看清楚状况,就被鬼老头蓝焰一掐,灼伤成了无形。

火赤蜂的铭文落在了大黑狗的背上,渐渐融入到了毛发之中。

“嗷呜!哈哈,老子感觉实力回来啦!”大黑狗兴奋地抖着自己的身子,一个机灵,舒爽地叫道:“嗷呜!”

“快看看从火赤蜂上吸附到什么元技了?”灵兽和人不一样,所以人类的元技卷轴不适合灵兽修炼,但灵兽可以拓印,吸附其他灵兽的元技。

“蜂刺?”

大黑狗感觉到灵魂之中多出来的那个烙印,元力运转,忽然从自己的额头蹦出一道蜂刺来,在前边元力虚影化作一枚尖锐的蜂刺,嗖得一下飞了出去,结结实实地打在铁柱之上,留下了一个小坑。

大黑狗牵了牵鼻子,道:“什么垃圾元技,不过本王也不计较了,能够解开一层化形符也凑活了。”他身子一抖,身上的剩余八块“狗皮膏药”隐去,露出乌黑发亮的毛发,眉头一皱道:“怎么还是这副狗样?为什么不能够恢复本王帅气的本体?”

“你也太小瞧这天妖符了。这第一层封印解开,你的实力也不过是止戈境的水准,只有解开第五层,登临主宰境,你才有可能重回梵度天。”

“你大爷的炸毛狗,下手这么狠。老子真是哔了狗了!”大黑狗撅着屁股坐在木屋前,长吁短叹着。

“我错过什么了吗?”余庆刚刚睡醒,从木屋里出来,见到大黑狗竟然没有被狗链子拴着,便做到一边上,忽然看到黑狗眉心的那根长刺,“这是什么?”

林秦瞥了眼,不在意地说道:“蜂刺。”

“蜂刺?蜂刺不长屁股上吗?”

黑狗瞳孔一缩,黑爪一个反抽,拍在余庆的脸上,怒道:“给你一耳光!”说什么不好,非要点破这个梗,林秦见到余庆脸上的爪痕,也无语地干笑了两声。

“你脑子有病吧!”

大黑狗呲牙咧嘴道:“你脑子才有病!你刚刚压到老子隐形的翅膀了!”

这下,轮到当场三个人笑不出声了。在阳光下,大黑狗身上薄薄的、透明的蜂翼透亮着,简直就是奇葩当中的战斗机……

大黑狗傲娇地收起自己隐形的翅膀和蜂刺,鼻子哼哼着:“以后别惹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