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虬龙之噬天

更新时间:2020-09-24 08:08:44

虬龙之噬天 已完结

虬龙之噬天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芬菲雨 分类:玄幻 主角:伊迪丝冷冰冰 人气:

火爆新书《虬龙之噬天》是芬菲雨所创作的一本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伊迪丝冷冰冰,书中主要讲述了:他浑浑噩噩之中变身成为一名骑士少女,救出一位无家可归的她,从此宿命相连,为国为家,爱能否抵过世界的洪荒。...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春天不知多久前过去了,但是对我来说根本没有一丝分别。同样的走着,不经不觉我已经这样没有目标的走着大约二年了,还是三年?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不走下去,我根本没有办法生存。但这个冬天,却是跟去年的不一样。不是因为我在不同的城市中,而是路边一个一个的难民。还有那一些颓垣败瓦,令人惨不忍睹。我把车子停在路边试着买一点补给,谁料到没有一家商店在营业。我只有走着,冰冷的空气使我发抖,但是我还是在走着。路上不少可怜的贫民,我这时才记起不久前才发生了大地震,所以许多人失去了家园。很多人只有露宿街头,仍在营业的酒店或商店都升至天价。所以别说是找地方休息,只是找吃的也困难。更可况在我这种情况,我根本没有办法不走下去。只是走到下一个城市看到不也就是一样的情像吗?“再这样下去孩子会活活饿死的!”一个妇人在路边跟她丈夫说,然后摸了摸她抱着的幼童。“我们去里德吧,听说那国家的人生活得还可以。”“但是皇帝是不会让任何人离开,我们怎可能逃出去?”那男人一边摇头一边左看右望,生怕会被人听到一样。“咀咒哈里。”男的小声的说,女的只是安慰的说。“要是先王还在生的话,我们根本不用担心这样的事,还好好的在干活。”就在这时候,他的眼睛踫上了我。“我们快去吧,那个女人好像听到我们的对话。”他小声的说,然后挽着她妻子的手跑开。我紧紧的追了上去,他们终于没有气力再追下去。“你放过我们吧。”他们求饶道,我只是摇摇头。“不要迫我们!”男的拼死的向我扑来,我轻易的避开。他们毕竟是普通人,他们都无助的望着我。“我只是想要知道,这个里德的国家是怎样的?”“你不是骑士队的人?”那人小心的问道,在这个国家骑士队都被现任皇帝变成他的爪牙,不满的人民都会被秘密的处决。“我只是想要知道,里德的路怎样走?”他们互相望了一眼,然后点点头。“你有办法离开这个国家?可不可以也带我们?”“我不能保证你们的安全,但是你们要跟着的话我不会阻止。”我淡淡的说,然后走回停在路边的车子。我走了上车,他们也跟着我。他们只是带着两个小包,看来地震后他们剩下的就只有那么多。也许是同情他们,也许是因为自己也是没有家可以回的人。我竟然没有阻止这一些人跟我一起走,他们说所有边界和机场都被把手。但我知道我们还有一个城市可以去,一个属于黑暗世界的地方。天色早已经暗了下来,我看过没有追兵后就在路边停了下来补及。“我们只是想要向你道谢,要不是你,我和孩子早就饿死了。”“你们有没有什么需要的?”“食物,没有别的了。”我走了进去那商店,然后用枪指着那收银员。“我只是想要这些。”他动也没有动,只是让我取去我要的东西。然后我一下只打昏了他,要不是需要的话我不想杀人。我走回车子就继续向着那个三不管的城市驶去,这个城市不属于任何国家,但是却是这个国家唯一没有封锁的出入口。因为这个国家的皇帝自身也有着对这个城市提供的服务的需要。更可况,要是这城市的人不满,他们能做的可只是毁灭整个国家?但是为什么这个家的人民不早就由这个城市逃出?原因很简单,这个城市给人的恐惧,实在太大了。大约了三天的路程,我们来到这个城市的路上。“这条不就是通往……”男的吃惊的呼叫道,一边摇着我。“这是唯一的出入口。”我淡淡的说,然后移开了他的手。“你不想自己也想一下孩子吧。”那二人默言,就是这样我们进入了这个以杀手聚居为名的地方。我找了一家酒馆,要了一间楼上的房间。酒保和侍者都想阻止那夫妇跟我上去,我只是回头望了那些人一眼。“他们是跟我一起的。”我冷冰的说,他们才让那二人进来。在这个地方,要是你看上去有一点害怕,他们就不会让你进去的,因为基本上许多地方也是杀手专用的。“为什么我们不找一家酒店或是旅馆?”男的一进房间就问,女的则是用安置着自己的孩子。“因为这个城市没有这些的地方。”他望着我,我只是脱去头上的假发和伪装,躺在床上。“外面你看见的旅馆,除了游客区那一家以外全都是黑店。”我淡淡的说道,男的只是在质疑我,女的在哄孩子睡。“那么你认为是什么原因外面的那一些人会让我进来?”我闭上了眼睛,然后就听到女的突然惊叫了一下。“什么事了?”我不耐烦的说道,以为有人来犯。但是打开眼以后只是看到那女的看指着我用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我,然后跌倒地上。“怎会是你?”我望向她,她只是肯定的看着我。“那一张脸没有错了,难怪我总觉得你脸很熟眼。你是皇女殿下!”“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淡淡回答,只是继续躺在床上。“你可以不记得我了,但是我是小时候伺候殿下你的一个宫女,不过因为结婚才离开皇宫。”我坐了起来,望着这个女人。“我不是你口中所说的什么皇女!”然后我躺了下来,拳捉得紧紧。童话故事的皇女有王子相伴,而我总是孤独的走着;皇女集万千宠爱在一身,而我却被世人唾弃。我怎算是一个皇女?她走了过来,轻轻的抚着我的脸。小心的抺去那泪水,我装作我睡了不知道她在什么。但是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我真的睡了。那梦境再一次出现,我再一次看见自己拿着手枪指向弟弟。他也拿着手抢只着我,我很想醒来但是却醒不过来。“你是不可能开枪!”他的冷言冷语好像是刚说一样的,直刺我的心中。我很想自己是我幻想出来的故事主角,我很想这一切都是假的。但是,这不是事实,这是我的记忆。而这个男生的确是我的弟弟!“我是一个杀手。”他只是露出一个微笑,然后收回了自己的枪。“你是不会开枪的。”我的手开始发抖,但是我用力的按捺下去。“你是不会开枪的。”他向我走近一步,我退后了一步。“你是不会开枪的。”他再说了一次,跟记忆一样的笑着。我很想现在就醒过来,为什么我不可以做一个正常的梦?只要我想着故事的人物的话,我可能好像平日一样的改变梦境。但是看着地上的母亲,就算是梦我也没有办法去救她。这不是我的记忆,我是这样的欺骗自己。对了,这只是某个可怜女孩的记忆……我就好像故事的主角一样只是一个被超能力困扰的女孩,不断的看到别人的记忆。这一定是别人的记忆!但是不论我怎样欺骗自己,我也无法改变发现过的事。我强迫自己醒过来,只是认为这不是我的记忆,醒来就容易得多了。但是我的脸和全身都是汗水,我也好去洗手间洗一下脸。洗手间并不是在房间中的,所以我要下楼去。酒保一看到我就问我要不要点喝的,我摇摇头就走向洗手间。我把冷水拨在脸上,用了毛巾抺去水珠才冷静下来。这个地方满了半醉的人,我看着镜子再抺了抺脸。这时候才发现自己一点伪装也没有,要是有人认出我的话。我想也不想就跑回自己的房间,希望没有人认出我的脸。清晨的阳光照在我的脸上,我自醒来以后就没有再睡了。没有想要连想要安眠也这么困难!我在没有人还会醒来的时候就下了楼,正想要赶快付款就离去,但是那个酒保却阻止我。“小姐你的费用已经有人付了。”他没有表情的说道,然后拿出了一个信封。“有人要我把这个交给你的。”还是被认出来了,但是却没有人来捉我?我接过了信封,酒保取了一些日用常也交了给我。“这些也是那人交给你的。”我本来不想接受的,但是我偏偏却需要着金钱。我只好接过了那一些东西,走回我的车子。那二人也跟着我走了进车子,女的自昨天就没有再说一句话,只是默默的呵护着孩子。“离开这里以后,里德是哪个方向?”我向着城门驶去,一边问男的。“是东边的那一条大路,大约三十哩就会到国境了。”果然像我记得的一样,没有一个人在检查证件。“到了里德以后你打算怎样?”我淡淡的问,后坐的女人一边呵护着自己的孩子一边望向我。这是昨天以来我跟她们真正说的话,她正想要开口。四周突然出现好一帮人,他们故意使我把车子停下来。要不是他们用车子横挡在中心,我根本不会停下来。他们用枪隔着玻璃指向我们,孩子醒来开始哭起来。“不想死的话就留下车子和所有东西。”其中一个人说道,他们明显是强盗。“留在车中。”我小声的说道,然后无奈的点点头。我一走出车箱外,我就把那门关上。顿时间,子弹朝我射来,我轻易的避开,然后简单的向这些一群人开枪。鲜血四散地上,就好像一朵朵花儿一样,而这一切顿是变成了艺术一样。不到一分钟,地上已经躺着数不尽的尸体。我爬进车子中,望向那被我双手染红的世界。“还认为我是个皇女吗?”我淡淡的说道,但是没有一声回答。我回头一望,只见那女的脸色苍白。我向下一望就看到她为了保护孩子而被射中的地方,那丈夫则紧张的捉住女的双手。“你中弹了。”我一边说一边向最近的医院驶去,车速不知超越了多少。但是没有人会管,也没有人会理。“当然。”一把半呻吟着的声音使我分神了好几秒,我没有回头望向她但我回应道。“当然什么?”“你当然是皇女殿下。”我没有回答,她继续说道。“我可以叫你一声殿下吗?”凭声音我就知道她没有多少时间,而医院实在太远了。“为什么停下来?”她的丈夫问道。“她已经不行了。”我冷冰冰的说道,她只是望着我。“殿下,我这一生最大的遗憾是当年留下殿下你自己一个人。当年,如果我没有偷懒的话,殿下你就不会出走。”“你在说什么?”我走近这个垂死的女人,她呛了一下。然后继续她的话,但是语间出现了间断的喘气,她快不行了。“其他宫女告诉我,殿下你是因为无意下听到先王和先后的对话才会出走的。如果我没有偷懒的话,殿下就不会在皇宫四处溜走,也不会听到那对话。这都是我的错。”我望着这个前宫女,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不是你口中说的那个人。”我淡淡的说道,她只是摇摇头。“求求你,不要对一个垂死的人说谎。”“我不是你口中说的那个人。”然后她伸出了手摸了摸我的脸,然后慢慢的伸了下来,然后她望向还哭过不停的孩子和丈夫。“我爱你们……”然后她断气了,千千万万的她没有时候说,也没有时间想要说什么。但那是我听过最真摰美丽的一句话。也许是为了孩子吧,男的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在轻轻的在妻子的遗体吻了一下后就抱着孩子坐到前座,然后我们向着里德驶去。里德本来是一个小国,美丽的山河背下是无法想像的资源,加上跟邻近帝国的婚姻联盟。这个国家的渐渐的成为一个自立的强大帝国。自哈里的血洗皇族事件后,皇族血脉除了现任皇帝外可能就只有跟这个国家王子联婚的贵族皇女了。哈里的血洗皇族事件发生在大约三年前,那一年除了在留学的王子和皇女外,所有皇族都一个继一个的被刺杀。其后所有的皇族遗脉一度失踪,国家一片混乱。最后那个失踪的王子,也是现任皇帝重现人间,为哈里重燃希望。这都是历史书所说的,但其中的故事又岂止是这样的简单。我很想这一切都跟我无关,但是回忆总使我无法这样的想。车子越驶向里德,我的心就越乱,我真的可以放下一切这样的离开吗?我真的可以重新开始吗?我是到底为什么来这个地方?我只是在逃吗?心中不断的疑惑使我有一种想吐的感觉,我停下了车走出了车箱大口大口的吸气。天空略略的出现了一个残影,然后我感到有人在看着我。是那个人吗?不,只是错觉吧。我爬进车子,那个抱着孩子睡的父亲还是熟熟的睡着。沿着那大路,里德的边境城市映入眼帘。我们还算是在杀手之都的路上,但是相信大约五分钟的路程我们就会到里德了。然后突然间,那个本来还在睡的孩子拉了拉我的手。我望了过去,那一张脸是多么的纯真。“姐姐,我好怕。”孩子半哭的声音对我说,我把车子停在路边。我让孩子爬到我的怀抱,轻轻的呵护着这个不到三岁幼童。“不要紧。”“妈妈是不是不会再回来了?”我摇摇头,然后泪水滴了下来。“是的,妈妈不会再回来了。”她把小手拥着我,泪水滴在我的衣服上。我本来想要抺去自己的泪水,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一只手轻轻的抺去我的眼泪。我看见的只有手部,其他的都很矇矓。一种熟识但忘怀的感觉,泪水被抺去后我看到的是那个人。白色的头发和那一张永远不会长大的脸,车门被他打开了,他只是这样的看着我。我的心扑通的跳过不停,我能做的只是坐在那里看着他。这一个使我又爱又恨的人就在我的面前,我很想问他为什么,但是我却没有办法说一句话。我只是这样呆呆的望着他。我望着他的眼睛,一种伤感由纯洁的双目中流进我的心内。就好像是两年前我向这个我深深爱着的杀父仇人开枪时他的那一个眼神,只是现在的那一种伤感深深的埋住了。我知道当年那一枪是不可能杀死他,但是我没有想到两年后他会这样的出现在我的眼前。顿时间,我已经不再恨他了。也许,我开那一枪的时候我已经不再恨他。但突然间,他就好像轻烟一样随而散。那果然只是我的幻觉?我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想起了那个人?我的人生实在太可笑了!为什么我的幻觉中会出现这个我深深爱着但却又是杀死我亲生父亲的杀手,南宫珉成……我没有办法再否认我的身份,我的确是哈里先王的皇女曼雁。但是我已经没有承认这个身份的尊严,一个在逃亡、被唯一的家人出卖、总是孤独一人的皇女……根本没有承认身份的理由。被遗弃的皇女,已经算不上是皇女了。除了体内流着的血外,我真的已经算不上是皇族了。残留下来的高贵早被世俗和风尘掩盖,作为贵族的自尊剩下的只有可笑的地方。只是无论怎样,我也没有办法选择或是改变我是皇女这个事实。生在帝王之家的我永远也会是个皇女,一个不想承认自己是皇女的皇女。更可况,我不只是一个皇女……正如那个女的所言,我因为小时候某种原因离宫出走。为什么?我已经不记得了。但就是这样,一个从没有见过皇宫以外的世界的孩子就这样第一次踏在一条真正的路上。那女的不知道的却还有很多,我也不记得我流连街头多久了……但却清楚的记得我坐在游乐场的一旁看着其他孩子玩,然后在差不多天黑时看着其他孩童跟着父母回家。渐渐的,那个游乐场变得空荡荡,我就想要找别的地方去。游乐场对出是一条马路,我记得看着在过路灯上一闪一闪像是在走动的绿灯走了出去。记得那灯突然改变成为红色的站立,所以我停了下来。就在这时一辆车驶过撞上了我,但是却没有停下来。我就是这样的躺在路边,看着那不断改变的灯箱。我记得的也只有这样多了。我后来知道救我的人是杀手南宫珉成,也是那个出现在我幻觉的人。养父告诉我是南宫珉成把昏迷的我交付给他的。醒来的时候,可能是因为车祸的撞击我一点记忆也没有,所以我除了留下来就没有别的地方去了。我就是这样被训练成为杀手……杀手,那是人们给我这种人的统称。冷血,那是人们经常用在我这种人身的形容词。跟皇女一样,成为杀手也是我无法选择或是改变的事实。但那时候的我根本已经不懂得对错了,只知道要生存下去。我没有办法不让自己的双手沾满鲜血,到今天我还记得我第一个杀的人的双眼。一个由孩童时就被教导成为杀手的人,又怎会知道那是错的?我只知道如果我不完成任务,目标总会消灭,唯一不同的只是我也会因此而丧命。所以,那时候的我学懂弱肉强食的道理。除了接近目标以外,我对外面的世界一无所知。我没有朋友,因为在我眼中除了养父的家外就只有敌人、目标。没有父母的保护、没有朋友的帮助,我不记得曾经多少不能入睡的晚上独自的偷偷的哭泣。我总是孤单的,身边总是没有一个可靠的同伴。家这个名词早已经是遥远的……但那一个世界是我唯一认识的世界,也是我唯一可以归去的地方。至少,我只要不违背养父的命令,我还是有一个可以睡的地方回去。训练从来不是容易,但是却塑造杀手的我。要不是因为当杀手得到的力量、技巧和坚韧,我根本不会活到今天。但也是因为这样,我才只懂得逃走。为了活下去而逃、为了不面对现实而逃,不断的逃着。后来我在一个任务中重获记忆,但是身份的矛盾使我无法面对自己。除了逃避现实以外,我根本没有别的选择。我到底是杀手,还是皇女?为什么两者非要令我选一不可?但我知道,我无疑只是一个儒父。最可悲的是,我没有一个真正的家。两个完全不同的家庭,我深深爱着的家人们间,我能怎么选择?我有什么选择?虽然一直以来杀手的我不敢面对情感,不断的否定自己的感觉。只是,表面不管有多么的冷漠,内心却无法压抑那感情。也许因为这样我才会一直逃着,就算现在我也是一直逃着。逃走再一次出现在的生命中,但是不论我怎逃,也是没有办法改变过去发生的事。而渐渐的,过去更会一点一点的追赶上来,慢慢的把我活活的吞噬。无法忘记的过去和无法面对的现实,还有无法走下去的路……幸福已经不是遥不可及了,而是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但是那时候,我还相信我是有幸福的可能。所以,我才会以一个新的身份到陌生的国度留学。就是在学院中,我认识了我一生中的第一个朋友。回想起来,那时候我真是幸福。对一个杀手来说,有时候,平凡就是我们最大的幸褔。但是幸褔的日子总会离开,而痛苦不过是刚刚开始。那时候没有想过,离开皇宫踏上留学的路时竟是我最后一次见到父王的面了。父王一直都很爱护我,只是我不懂珍惜而已。到失去了我才明白,那痛苦使我非要手刃仇人不可。但偏偏,杀害父王的人和背后策划刺杀父王的人正是我生命中最爱的二人。一个是我自小爱护的弟弟,另一个却是我深爱着的人。最可笑的是,直到今天我还是没有办法忘记那个人。就在这时候,一对美丽可爱的眼睛望着我。“饿、饿……”这两个字从她的口中说出来,我突然记起了过去的忘却孩童往事。我记起了我当年为什么会离宫出走……是因为我肚子饿,我才会在皇宫内乱走的!“难道你看不出曼雁的天赋吗?她诞下来就註定是一个王者!”父王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回响。“但是夫君,小然才是你的王位继任人。国家立国以来从没有一个女王,你要是决意要曼雁成为继任人,众臣会反对的。”我不记得母后这样的声音。我偷偷的推开了那没有锁的门一点,弟弟就睡在父王母后的床上,而他们在吵着。因为我而吵着,我不喜欢他们这样的吵着。我才不想成为王位继任人,我只是乖乖的当我的皇女,永远有父王母后的爱护和注意。“你也看见她早上的表现,她保护那个偷食物的人!”母后的声音好凶,我好怕。“那是王者的风度,你看不出这是一个女王会做的吗?你知道那人没有偷别的贵重,而是偷食物,就证明他是饥饿才会……”“偷入皇宫偷食物?不管怎样,你要是立曼雁成为继任人,我绝意反对。”我不喜欢他们的对话,就一下只跑了出去。“那是曼雁,来人快追。”我听要父王母后命追上来,就跑得更快。“我跟去看看。”母后说道,然后跟着追了上来。“我也跟去……毅然,你怎么醒来了?”我记忆中的父王从来不是这么温柔,但是这段记忆却一点一点出现。我跑着跑着,只是没有一个出口。门后的总有另一道门,总没有能够出去的地方。皇宫怎会变得这样大了?我好像是迷路了,但是我好讨厌父王和母后吵架。他们是因为我而吵,我不在的话,就没有人会吵了。我只是希望每个人都开心快乐而已,为什么会这么困难?我倚上书架,中间的一道墙突然向推开,不知道怎样出现了一条袐道。那应该是出口吧,我听到后面追来的声音,只有马上进去。一踏进去,暗门就关上了。这应该是一个可以躲着的地方,前面的是光吗?好耀眼,但我好累。眼皮慢慢垂下,我倚在墙边睡着了。“你醒来吧。”温柔的声音不知从哪里来的,但是我擦了擦我的眼睛,看见的竟然是一个小男生。白色的头发有点古怪,而且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小男生。“你快跑,他们快要找到你了。”“什么?”我轻声的问,但男孩没有说话,只是摇摇头后就……飞走了。飞走?这是记忆还是什么?我这时才醒来,就不管的跑着。我记得我的梦?我怎会记得自己小时候做过的梦?“找到她了,皇后。”一个我从来没有见过穿黑色骑士服的男人捉住了我。“母后,曼雁不要。”黑色骑士服?那是皇族的专属骑士,孩童的我不懂得,但是现在的我又怎会不知道冥影的存在。冥影是一个袐密职位,历来以来的冥影掌管皇家骑士,为了国家立下了少功劳,但一点奖赏也没有。说是贵族,但倒不如说是一个奴隶。一个只效忠皇族的骑士,一个永远不会反抗的仆人,一个被誓言约束的奴隶。“曼雁,你听母后的话,不要反抗了。”我已经快要哭了,但泪水却掉不出来。“我只是想你们不要吵架。曼雁很听话的,曼雁很乖的。母后不要生曼雁的气!”我忍着泪说。想要退后,但却被那男人捉住。“曼雁,你也很爱小然吧。”我点头,母后好可怕。然后在她的腿边我看到了个毅然,我的皇弟。“那么,你不会怪母后吧。”她的眼神好凶,就好像是我不是她的女儿一样。那个骑士因为我的挣扎而放下我,但是我还是没有路可以逃。“母后你在说什么,不要吓曼雁。”“曼雁,你不会明白,但是你非死不可。”“母后要杀曼雁,但是母后是曼雁的妈妈。”她突然阴险的笑了起来。“我不是你的妈妈,你是你父王在我怀着我真正的女儿时跟外面的女人生的孩子。”这是什么记忆,我真的越来越弄不清了。“我真正的女儿在外面的世界受苦。万种那个臭皇帝以为我不知道他偷偷把你和我的亲生女儿交换了。”这岂不是说,但是,这是不可能的。我绝对不是父王的外面生的……这重要吗?我已经不是一个身娇肉贵的皇女了。“加上我绝对不会让那预言成真的。”她小声的支吾,然后转身命令那个穿黑色骑士服的男人。“冥影,动手吧。”“母后,不要!”我大叫,但母后只是微微的笑着。“冥影,还不快动手?”我看着那骑士疑惑的望向母后,然后望向我。“但是她是皇女殿下,我无法伤害皇族。”母后只是自己拿起匕首向我走来,但是那个骑士为我挡去了好几刀。“你真的认为她活着对皇族会好吗?我是在阻止那个预言成真!”预言?难道是那个……好几十年前一个女生不知怎样进了皇宫,没有人能够阻止她。但是她只是在墙留下了一首诗,古欧洲风格。后来有人解读成好几个不同的意思,其中一个解说是预言一个皇族之女会掌权成为女王。难道母后认为我是那个……可恶的迷信!“快跑,皇女殿下你快跑!”那个骑士捉住了母后的匕首,但我害怕的跑着。只是不断的跑着,我好害怕。我大口的喘气着,没有想到我的记忆会在这个时候回来,而且是这样的完整。我一直也知道我欠缺了一部的记忆,我从来也不记得我只怎样逃出皇宫的。直到现在……但是我身边有一个小孩子,一个要我保护的小孩。就好像我小时候一样,这个孩子要我保护。我一手抱着孩子,另一手驾着那车子向里德驶去。原来我不是自己跑了出来的;原来那天我是因为母后才会跑了出来的。而毅然是知道的,他是知道这一切的。原来他从小早已经计划……原来我一直也什么都不知道。是他们把父王杀死的!但是,为什么我最疼爱的家人会是这样的很毒?是因为我生在帝皇之家吗?有时候,杀手家族反而比较有人性。最讽刺的是,就只因为他们我才会成为杀手。我能够活到今天也是因为杀手的能力,只是这样的逃着又有什么意义?到里德真的是好吗,还是只是另一个错误?我的过去实在太复杂了,要忘记是没有可能了。而且,我不知道我背后还有多少人在追捕我,我想过平凡日子的愿望是有可能吗?“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来到里德?”边境的关口在我降下车窗时职员问道,我手中还抱着孩子。“我们是哈里的难民,好不容易才来到这里。”“那么你要填这表格和这表格?孩子多大了?”“两岁多。”我淡淡的说道,他看了孩子和孩子的爸爸一眼。“你跟他们的关系是?”我顿时没有话说,一时我想不出什么话来。“她是我刚过身的妻子的妹妹,孩子的小姨。”那男的在我还没有回话时就说,我就装出想哭的样子。“抱歉,死者会安息的。你们别伤心了。”驶进这个边境城市,我开始明白为什么这么多难民会来到里德。这里的确比较富裕,而且是山河美丽得无可比较。“为什么这样说?”我问。“说什么?”我把孩子递给了那男人,他接过了孩子。“刚才边境的关口你说的话。”“因为我不信相我可以独力照顾孩子。”我盯了他一眼,就看到他在撒谎。我苦笑了下来,然后摇摇头。“其实我们父女已经把你当成家人。”“家人……”泪水再一次滴了下来。我有能力保护自己,但是没有办法保护我的心灵。无数次的被家人出卖,家人这个名词早就成为一个使我受伤的名词。我已经不知道怎去相信人了,我已经不知道有谁可以信任。但是我的心却渴望着一个家,一个我可以回去的家。这么简单的愿望,为什么会这样难实现?为什么我不可以跟他们待在一起?“姐姐陪着我吧。”孩子向我伸出了手,我不知道怎样也伸出了我的手。我拉着小孩的手往着一个我们可以居住的地方驶去。清晨的阳光照到我的脸上,昨天又是一个无眠夜。不是因为要照顾孩子使我睡不好,而是因为那一个恶梦。“怎么这么早就起床了?”一道男声由耳边传来,他是我手中抱着三岁孩子的爸爸。“孩子又半夜吵醒你吗?”“不,我自己睡不了而已。”跟他们搬来首都附近这个城市大约已经三个月了,我们在这样定居。孩子的爸爸开了一家小店,生活还算可以。这里每个人也以为我是孩子的小姨,但是我跟他是一点关系也没有。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