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鬼灯大帝

更新时间:2021-03-04 11:11:42

鬼灯大帝 连载中

鬼灯大帝

来源:落初 作者:友韦 分类:玄幻 主角:子良燕喜 人气:

《鬼灯大帝》为友韦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一盏死亡魂灯内隐藏着一座神秘古界,得到那盏鬼灯的人,将成为黑暗的主宰、死亡的化身。鲜血染袍,白骨煅甲;屠圣灭道,诛仙杀神。当他步入黑夜,整个世界都将笼罩在鬼灯的阴影下!(QQ群一殿:200871324;二殿:308553889)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7章沉尸古潭

“三哥,照顾好小师妹!”燕喜趴在井边,伸着脑袋往下看,没有一点下来的意思,倒有些隔岸观火的味道。

彦子良愤怒地指着燕喜气得就不出话。对于他来说,此时的慕容萱与一头恐怖的妖尸一样,对他都有致命威胁。他没办法反抗她的决定,至少不能明着违背她的想法。

井底散落着几根枯朽的碎骨,也不是很多。落下来之后,他终于搞明白,这井内为何没有水了。因为,井底有一条通往东面的隧道。

隧道很长,一眼望去只有遥远的尽头有一点幽蓝的冷光。隧道有一丈高、宽也有一丈,整体呈浑圆状,除了尽头那一点黯淡的蓝光,隧道内是黑黢黢的,井内所有水早顺着隧道流向东方。

一阵阵冷入骨髓的阴风,从隧道里刮来,令人毛骨悚然。

阴寒的空气中,还幽幽地飘荡那段忽隐忽现的哀求声。

“救救我……师妹……救救我……我好痛苦……”

彦子良看了慕容萱一眼,见她一脸毅然的神色,便知道自己怎么说都白说了。

“今天要么救出我两位师兄,要么我们一起死在这里!”慕容萱斩钉截铁地说道,她对待师兄的情义还是令人敬佩的。

“你是仙子,我只是草芥乡民,和我死在一起,岂不是我的荣幸?”彦子良无奈地叹息:“说吧,要怎么做?”

慕容萱没说话,她望着黑洞洞的隧道,里面非常阴湿,“滴答、滴答”的水滴声格外清晰。

“我再呼喊几声?”彦子良问道。

“估计没有效果。”慕容萱摇了摇头,深吸一口气,道:“进去吧。”

彦子良心里虽然抵触,但无可奈何,只能跟着她进去。

“小心,隧道很滑!”从上面传来燕喜的呼喊声。

一想到燕喜那贪生怕死、趋炎附势的嘴脸就来气,他刚踏入隧道便将脑袋伸出来,冲上面大声吼道:“你闭嘴——”

“咚!”

倏地,他一脚踩滑,摔倒在隧道口。由青石建造的隧道,经年累月阴暗,里面遍布青苔,异常湿滑。摔倒之后他还未来及爬起来,便在青苔上摸到一只蠕虫,吓得他急忙把手抬起来。

“这么大的蛆?!”他惊骇地说道。

一只近一指长的蛆虫,皮肤极其粗糙,身体臃肿,托着一条肉尾巴。除了硕大的体型外,它的口器也非常怪异,很像蚂蚁的大黑腭。

它被激怒后,翘着头张开锋利的大腭,猖狂地扭动身体,并发出“咯咯”的示威声,显得极凶悍。

“你有没有被它咬到?”慕容萱急忙问道。

彦子良爬起来看了看手掌,道:“没有。”

“那就好。这叫鬼蛆,一只变异的尸虫,有剧毒。它的毒量和毒蛇一样,被咬一口轻则截肢,重则一命呜呼。”说着慕容萱抬起脚,直接将凶悍的鬼蛆踩爆。

青黄色粘液溅了一地,同时散发出一股恶臭。

彦子良作出恶心的表情道:“你不嫌脏?”

“我们人武殿就是为了人间和平而存在的,我们的主要责任就是:杀鬼人,除妖尸。”慕容萱边向隧道深处走,边义不容辞地说道:“所有人武殿的弟子,现在为一名堂主前,都得到外面世界闯荡。到时会经历各种恐怖、肮脏的东西,而鬼蛆这种东西是最常见的尸虫,有妖尸的地方它都会存在。”

“杀鬼人,除妖尸?原来人武殿是干又脏又危险的活,没有我们想得那么风光嘛!”彦子良急忙更上她的脚步,隧道里虽然黑,但对他的视线什么影响。

阴冷的寒气逆向涌来,隧道内壁两边每隔一丈远,就伸出一只青铜铸造的鬼手,它们提着一盏盏古老的铜灯,但因年代太过久远,所有灯都熄灭了。

“但是,每一座人武殿都掌控着一座国家,我们责任大权力也很大。”慕容萱自豪地说道。

彦子良无奈地扬了扬眉毛,各国可以没有皇族但绝不能没有人武殿。

“对了,鬼人是什么?”彦子良不解地说道:“也是妖尸的一种?”

“不。”慕容萱摇头说道:“他们介于人和鬼之间,外表是人,灵魂是鬼,他们非常狡猾、凶悍,隐藏在人群中,不爆发鬼力的话,我们很难发现。可是他们几乎被消灭光了,我们年轻一代的弟子,没听说谁见过他们。”

隧道很漫长,但除了一些肥硕的鬼蛆在石壁上爬动,和不时滴下的水滴声,便没有任何动静。他们边谨慎注意四周,边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

“你们昨晚走到这里没?”彦子良问道。

“走到一半,就看见三头精英妖尸,领着大量灰鳞妖尸冲了过来……”慕容萱神色凝重地说道。

彦子良想起了他爷爷那恐怖的样子,脸上露出了苦笑的神情,道:“如果我的话不管用,或是我爷爷控制不了那群妖尸,我们就有去无回了?”

“对。”慕容萱说道:“但你是被我逼·迫的,如果出现最糟结果,我会尽最大努力让你活着出去。”

彦子良心底涌出一股暖流,他微微一笑道:“你是一个难得的女孩,人漂亮,心也好。这句话我记住了,关键时候我也会这么做的。”

在慕容萱的眼中,他是一个瘦弱的乡村小痞子。但是短暂接触之后,她发现他拥有“士为知己者死”的风骨,这一点被他贫瘠的外表和油嘴滑舌掩盖了。

“奇怪,难道它们躲起来睡觉了?”望着阒寂无声的隧道,彦子良纳闷地说道。

“对,妖尸不喜欢在白天活动。”

令彦子良不解地还是另一件事,昨夜靠近啼哭井时那种恐惧,到现在一直没有出现过。

他们一路都很谨慎,可是走了差不多有四五里的路途,都走了隧道尽头,还是什么都没发生,连一头最普通的尸鬼都没见到。

走出隧道后,他们走进了一座肃穆的地宫。这座由青石筑成的、古老的地底建筑,差不多有三层楼那么高,整体呈一座圆型,直径有上千丈长,是一座非常空旷、肃穆的空间。

这座地宫的正中,有一口近七十余丈宽的古潭,潭水清透、静如镜面,并浮现出幽幽的蓝光,整座空间都被映衬出一派黯淡幽蓝。

除此之外,地宫中便没有任何东西。

“这是一座古墓?”彦子良站在墓中仰望着上方圆形穹顶,心中满是疑惑。

如果是墓,那手笔也太大了,况且没有任何图案或文字记载,根本不知墓主是谁。更诡异的是,没有棺椁和陪葬品。但是,它如果不是墓,谁会花这么大精力建造这座气势磅礴的地宫?

慕容萱也是一头雾水,她环顾四周,出现这里什么都没有,地上除了爬动几条鬼蛆,和一些零星的、腐朽的骨头,也没有任何鬼怪的迹象。

“自啼哭井向东走差不多五里……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是你们村前坟地的正下方!”慕容萱敏锐地推算道:“这手笔非常大,至少王侯将相才能造出来。但是,一般贵族的墓不可能聚阴魂之气,唯一的可能……这是一座被人遗忘的鬼王墓!”

“鬼王墓?”彦子良不解地问道。

“鬼王是最凶的一种鬼人,但现在它们已成为传说。不过,在它们还活着的时候,每一个都拥有屠城灭国的实力。”

“难怪有这么大的手笔!”彦子良惊叹道。

“可是,鬼王墓只有这点规模,又有点小了。”慕容萱疑惑地说着,并谨慎地走到潭水边,当她看着幽蓝清透的潭水,眼睛陡然大睁。

幽暗的潭水底,躺着一具白袍尸体!

“七师兄?”慕容萱惊呼道。

彦子良急忙跑过来,他集中精神,双眼凝聚出一抹幽蓝,瞬间将视力提升到非人的地步,将潭底的一切都映入眼中。

霎那间,他头皮炸麻了,浑身直冒冷气。

幽深的古潭呈漏斗状,越向下去面积越大。潭底的淤泥中,掩埋着数以万计的尸骸!其中有一部分腐烂的白骨,也有一部分变异了,长出了灰色鳞片。粗略看了一眼,有上万具被阴气长期侵蚀,发生了变异。

那些变成尸鬼的,全部将身体掩埋在淤泥里,只露出一颗颗脑袋,死寂地沉睡在冰冷刺骨的水底。

“太多了!一旦它们惊醒,这股恐怖的力量将匹敌千军万马!”彦子良惊骇地小声说道。

可是,就在他被吓得浑身发麻之际,慕容萱竟擅自跳入潭水中了。

“噗嗵!”

比寒冰还冷的潭水,溅落到彦子良身上,死寂的空间突然传出这么大的动静,差点把他的魂都吓飞了。

“你——”彦子良气得直跳脚。这小蹄子冷静的时候挺聪明,可她一旦慌张,就完全不带脑子。下面沉睡着成千上万头妖尸,对于他们来说,就像置身于火药库,一旦所有妖尸被惊醒,比引爆火药库还可怕。

不过,下面的那具尸体,确实是郑石,只是不知为何尸体会那么臃肿。

慕容萱似乎也意识到情况危险程度,她极其小心地下潜,尽量减小自己的动作。忽然,彦子良发现,潭底边缘的位置,有一道诡异的黑影掠过,他的心一下提到嗓子眼。幸好慕容萱也有所警觉,她停止游动,向远处投去谨慎的目光。

过了一会,那条巨大的黑影游远了,似乎是一条粗大蟒蛇类怪物,它并没有注意到她。

“吁。”彦子良舒了一口气。这时,慕容萱似乎感觉到他紧张的目光,她抬头向上望一眼,他立即示意她上来,可是她却执意下潜。

“嗤——”

正彦子良愤怒之际,一道石门滑擦声从他背后响起,他立即转过身。

只见,一个狰狞的身影,赫然出现在隧道门口!

它是一头长满猩红鳞片的骷髅,背后有一条血骨尾巴,身上背着郑石的黑色弯刀。它穿着一件黑袍,两只骨眼眶中,闪烁着幽幽的青芒。它的骨爪中拿着一把骨锥,插入石壁上的窟窿中缓缓扭动着,隧道的石门则不停落下。

这是二阶精英妖尸,是一头强大且恐怖的红鬼!

眼看着出口关闭,彦子良已然被吓懵了,他双腿发软,脑中一片空白。但是,自从上次被彦洪九吓晕,他多少有点抵抗力,这次没有晕过去。

可怕又强大的血色妖尸,走到彦子良面前,森狞地盯打量着他。而后,它轻轻嗅了嗅他身体上的气味,骨骼上的赤鳞像眼睛蛇颈部的鳞片一样,“沙沙”耸动一下。

“令人作呕的气味。”它沙哑地说道。

“咕。”彦子良喉咙滑动一下,感觉自己在它面前,就像一只蝼蚁般弱小,完全没有抵抗的资本。

“喝过人血吗?”它逼视着他,一股腥寒气息扑面而来。

彦子良脆弱的神经被吓得紧绷,他想摇了头,但脖子已经僵了。

“吃过人心吗?”

“咕。”彦子良喉咙又滑动一下。

赤鬼得到两个回答后便弯下腰,将手里的骨锥插入青石地板上一道小窟窿中,然后转动一下。

“嗤!”

一块青石板打开,下面藏着一口无盖棺材。棺材内,躺着一具血淋淋的躯体。秦天的双臂已被砍去,双腿的骨骼也被推碎,但他还没死,身体不停轻微颤抖,眼睛死死地盯着彦子良,眼神充满了绝望。

他声音微弱地哀求道:“救……救……我……”

赤鬼拿过棺材边的一只锋利的铁钩,伸漆黑的舌头舔·舐一下钩尖,抬头对彦子良说道:“是你自己动手,还是我替你挖?”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