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蛊夫Ⅱ

更新时间:2020-02-13 16:18:01

蛊夫Ⅱ 已完结

蛊夫Ⅱ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月蓉本尊 分类:言情 主角:小雨旭 人气:

新书《蛊夫Ⅱ》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月蓉本尊,主角小雨旭,是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我家地下室一到晚上就传来敲击声,而且白天我总看到怪虫子从地底下爬出来,很多次我都想去一探究竟,可老公总是阻拦我。直到一天他喝醉酒沉睡,我便偷偷潜入地窖,却发现骇人一幕……...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4,蛊作祟?

我身子却在这一刻僵住了,准备迎接他的进入。然而……

然而关键的时候,他突然松开了紧抱在我胸前的一只手,并且深呼吸着,好像正在努力的调整自己的呼吸。这让我疑惑的扭过头看向他,“旭云?”

杂物间昏暗的光线下,我看到他这会转过头正盯着门口处,一脸的怒容。但一听到我的呼喊声,回过头来,垂眸对视了我几秒钟,脸色变得隐忍,“小妖精……你真是个乌鸦嘴,现在真来人了……好了,别这么幽怨的看着我,忍一忍,晚上我们再继续。”

说完替我整理了一下衣服,便不舍的又握了握那对后,才牵着我的手往杂物间门口走去。

我这时偷偷的舒了一口气,真的是太好了,谁来的这么及时啊?我真要好好感谢感谢他!

“赵大夫?”就在我们往门口走的时候,外面传来脚步声和一个女人的疑惑声,“赵大夫?……咦,怎么不在呢?”

看来,是个女人。难道是阮家寡妇?

就在我猜测外面那个女声属于谁的时候,旭云已经牵着我的手走到了杂物间门口处,并且拉开了门。

随着门一拉开,我便看到医堂中央站着一个穿着民族裙的美艳妇女,这会听到拉门声,忙带着惊讶的表情看过来,“赵大夫你在这啊……我还以为你还没来开诊呢。”

果然是阮家寡妇,和丽香说的一样,穿的真是很不“整齐”,民族小褂上的盘扣到胸勾那里都没有扣上,直接敞开,露出大半个来,让人看的都脸红。

说话间,抬脚还想朝旭云迎上来,结果,刚走了两步,就停了下来,因为她发现了我,“吆,这……这赵妹子也在啊?不过这衣服有点……嘿嘿,我不会是打扰到你们了吧?要不,我先避一避?”

寨子里的妇女,一般称呼比自己小的男人的老婆,都是带上那个男人的姓,喊妹子的。因为旭云姓赵,她就叫我赵家妹子了。小的那位媳妇,则喊她为某某嫂。她亡夫姓阮,所以,我该喊她阮嫂。

此时她这话越说到最后,越是有点酸酸的味道在里面了。

“都已经被你打扰了,还用避什么。”旭云终于回应了她一句,只不过说话声音冷冷的,明显是被她打扰了还在不高兴着。

我倒是因为被外人识破和旭云刚才亲热的事情来,尴尬的脸发烫,忙头一低,将脸埋在长发里不啃声,手也从旭云的大掌里抽出来,慌乱的整理着衣服。

旭云也知道我皮薄,现在肯定正尴尬着,就轻声道:“你先去楼上等着,一会我给她搭脉看看,如果还没好,我就让她上去,你再给她下身检查一下。”

“好!”我自然如获大赦,忙转身就往楼上走去了。

见我这样,阮嫂笑声打趣,“赵大夫,瞧瞧你家婆娘那害羞的样子,真是诱人的很,看的我这个女人都心里痒痒的。果然啊,这大城市里的姑娘,就是……”

“啪!”结果阮嫂打趣的话还没说完,就传来拍桌子的声音,随后是旭云冷冷的声音传来,“你看不看病了?”

他这突然一拍桌子,让走到楼梯半中央的我都吓了一跳,把刚才听到“大城市里的姑娘”几个字感到纳闷的我拉回神,扭头看了下面一眼。

只见阮嫂被他这模样吓到了,脸色变得煞白,忙僵着笑容颤音道:“看……当然要看。不过,不是您给我检查啊?”

这话说的就有些失落的感觉了。我见状,白了她一眼,她还要不要脸,竟然期待男人给她看那里!我都替她脸红!

旭云闻言,好半天才开口说了句,“真要是想治病的话,就安静的配合诊治。否则,现在就出去。”

旭云的意思不就是说,她要是真想看病,就别啰嗦,他要怎么给她看就怎么看。

旭云警告的话一出,她就忙捂住嘴,点点头。

旭云见状,才沉着脸,领她走到诊台边,让她伸手到软枕上,给她把起脉来。

阮嫂见他认真的模样,不禁单手托腮看着他,目光贼兮兮的。

这让我实在看不下去了,本想下去发怒,可一想她是来看病的病人,我要是下去赶她走,岂不是显得我太善妒和无理取闹了?于是,深吸一口气,眼不见为净的蹬蹬上了楼。

等到二楼后,便从病床底下抽出一张凳子坐下,等着那个妖里妖气的阮嫂上来。结果,刚坐下没几秒钟,楼下的打谷场就传来一声尖叫,“啊~!阿爹!阿爹你醒醒!”

闻言,我心惊了一下,赶紧跑到窗口处,打开木框窗户的门,往出声处看去,只见打谷场上,一个打着赤膊,只穿着黑色马裤的老头躺在地上身子直抽搐。而一旁有个少女跌跪在地,伸手摇晃着他的胳膊,焦急的哭喊着。

她的声音很快引来附近晒谷子的其他村民,一个个涌过去询问情况,最后有两个壮汉把老头抬起来,往医堂这边跑来。

我见状,刚要下去帮忙,这时后面跟着的几个村妇安慰少女的话,引起了我的注意,让我顿住步伐,朝楼下看去。

只听其中一个妇女说:“丫头别急,你阿爹是蛊作祟了,吃了赵大夫的药,就压下去咯。”

“我晓得啊,只是我阿爹昨天不小心说错了话,惹的赵大夫不高兴了,我是怕……”

“嘘……”

她的话还没说完,底下一个胖妇女指了指偷听的我一眼,顿时,说话的少女和另外一个脸上有麻子的妇女就抬起头来看向我。

我见状,不好意思的朝她们笑了笑,结果我笑容还没展开,她们就睁大眼睛,一脸惊恐的模样低下头,然后除了那个少女跑进了医堂,其他几个妇女,都四散跑开了。

这是什么情况?我很可怕吗?

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好像我长的也不吓人呀……

不过刚才她们说那个老头是“谷”还是“古”作祟,这病很厉害吗?

“赵家妹子,赵大夫让我上来找你检查,我躺哪啊?”

就在我纳闷的时候,背后传来了阮嫂的声音。这让我回过神转头朝她看过去,只见她走进房间后,把门闩闩上了。看起来是怕我给她检查的时候,被不知情的人推门进来看到。还算有点羞耻心。

“你随便找一张床躺下好了。”虽然不喜欢她这妖里妖气的样子,但是,我也不好表现出来。毕竟都是一个寨子里的人。

她闻言,就快步走到我身边的这张床上躺下,却并没有着急褪掉衣君子让我检查,而是抬头看向我,眸里带着一丝紧张,“赵家妹子,能在你检查之前,和我呱呱吗?”

“呱呱?”我没听懂。

我和旭云都是说普通话的,寨子里的土话我们也听得懂,但是,这两个字我真没听过。

“就是你们城里说的‘聊天’的意思。”她朝我解释道。不过特意用不算标准的普通话说的聊天两个字,可以看出,她也是在城里呆过的。

“哦。聊天啊,行吧。”我不怎么喜欢她,可是不否认,我很孤独,需要和人聊天。因为我平时都不离开家,寨子里也除了大壮兄妹会主动找上门以外,再没别人来我们家,更别说找我聊天了。

我坐下朝她看过去,发现她的目光一直盯着我,不曾离开。并且我总觉得她现在不像刚才看起来那么妖里妖气的,反倒是表情越来越严肃。

“赵家妹……”说到这,她顿了一下,便叹口气又道,“算了,我还是叫你白荷顺口一点。白荷,你失忆后,真的什么事情都不记得了吗?”

白荷是我的全名,我听旭云说,我和他是青梅竹马的恋人,之前在县城住着的,后来才搬到这里,至于为什么搬到这里,他又是什么时候当上这里的苗医的,他并没有告诉我。并且我每次问他,他都会沉着脸,不回答我。

我其实最怕的就是他不理我,因为那样,我一点也猜不透他的想法,会很害怕。所以,久而久之,我也不问这些事情了。

现在听到阮嫂这么称呼我,还问了这样一个令我心痛的问题,便不悦的道:“对啊,不过这好像也和你没什么关系吧?如果你是想和我聊这些,我看就不(用聊下去了)……”

“是和我没有多大的关系,可是……可是和他有关系!”谁知道我话还没说完,她突然坐起身,一把捏住我的手,激动的打断我的话。

她这样的反应,吓了我一跳,疑惑的问道:“他?哪个他?”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