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首席追妻:征服老婆大人

更新时间:2020-09-24 08:06:12

首席追妻:征服老婆大人 已完结

首席追妻:征服老婆大人

来源:落初 作者:跃歌清茶 分类:言情 主角:莫如夏 人气:

《首席追妻:征服老婆大人》为跃歌清茶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前世:她说“化回蝶,只为永远留在你身边,如果上天眷恋,我会到你的世界找你!”他说“吞下冰虫,只为冰封一颗会爱上别人的心,以爱你为信念,直到你出现……”今生:他是欧俞集团的现任执行总裁,于家的唯一合法继承人,生活在上流社会的最顶端。她是富家千金,家里的老哥给予她一切疼爱,唯独不给她自由,家庭环境让她在现实生活中有了另一面的自己,她说“另一面的她是灿烂,也是让人毛骨悚人的。”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莫如夏捂着胸口,想明明白白的告诉于寒答案是‘是’;也想明明白白的告诉于寒是蝶儿本人哭着央求自己做她的替身;更想明明白白的告诉寒她内心深处的煎熬和挣扎。

可不知为什么,她却说不出口!

十月怀胎,是她受的累;临盆产子,是她受的罪;现在,在她爱慕的表哥面前,自己却成了不折不扣的坏人。

谁让在感情上她一时的贪恋,所以现在她只能选择低头不语。

而此时,于寒自己,已经知道了答案。

他无力,恨喜悦蒙蔽了他的双眼。心底难以承受的痛,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左右摇晃、举步维艰。他毅然固执的拖着沉重的步子,以蜗牛般的速度走向那盆如珍宝般的银铃花。

“它怎么会枯了?”于寒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喃喃自语着。

这银铃花,是自己十个月前不辞辛苦,奔波半月之余才从花之谷带回来的。因为他知道,至爱蝶儿需要它、离不来它。

可是……如今却成了这般模样:曾经长得娇嫩,开的鲜艳的花儿,此刻花茎弯曲、叶子枯黄,唯有一朵孤零零的紫色小花还在那里拼尽全力的努力生长。

“蝶儿,你在里面吗?”于寒小心翼翼温柔地问着,表现出的柔情于之前的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话落了,花儿没有像往常一样绽放,蝶儿也没有像往常一样飞出来。

如万箭穿心般剧烈疼痛,狂袭而来。于寒伸出手轻触花头,双眼噙着泪花,用接近于颤抖的声音哀声哀求着“如果你在,请你应答我、告诉我,好不好?”

紫色小花瞬间左右来微微晃动起来,只是几下便恢复安静。

这样的静,让心急如焚的于寒几乎接近于崩溃、发狂。因为他知道自己的蝶儿就在里面,也知道身处花心的她已经无力打开紧闭的花瓣之门。

“莫如夏,你究竟对蝶儿做了什么?”于寒迅速回头双眼如锋的怒视着莫如夏,冰冷的质问,不给她留一点耍心思的机会。

“表哥,事情的来龙去脉你并不清楚,所以你没有资格质问我,更没有资格指责我!”莫如夏不甘被冤枉,又不能做解释,她能做的就只有这样没有说服力的回答。

“有没有资格不是你能说了算的!如果我的蝶儿出半点差错,你就等着削发为尼、青灯常伴,用一生去赎罪吧!”于寒毫不留情,警告的说道。

“削发为尼?青灯常伴?哼哼——也就只有你会如此待我!”莫如夏冷笑几声,无力挣扎的她呆傻的瘫倒在床榻上,双眼无神的盯着上方。

“原因你自己知道!”于寒丢下这句话,转身抱起那盆银铃花失魂落魄的走向墙角,屈膝蹲下呆傻的盯着某一点。

在这个偌大的府院,不会说话,没有心机,不会吵他闹他,也就唯有墙角这块容身之地了。

所以,他愿意在这里流露所有的伤悲。

任凭门外不停传来越来越激烈的敲门声,纵然有破门而入的趋势,他也已经不想管了。

“蝶儿,我当爹了,可是我一点都不开心!因为孩子的娘不是你!”怀抱花盆,于寒有气无力的诉说,一双柔情的眸子心疼地那朵明明快要凋谢却依旧奋力生长着的花儿,不能自控的眼泪悄然夺眶而出。

此时无声胜有声!

仅仅几片花瓣之隔,却是天与地的差别。

曾经,在这个房间。蝶儿俯在于寒的双膝,一双灵气盎然、清澈透明的双眸柔情、爱意绵绵的看着他。

小巧的翘唇一张一合,温柔的话语动听响起“寒,孩子必须要生吗?”

“没有必须!只是,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我总不能因为自己意愿,让于家断了香火。”于寒手指轻柔肆意的梳理着蝶儿的发丝,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说着理由。

“哦!是这样啊。”蝶儿嘟着嘴说着,神情里隐藏着难以言语的无奈、忧伤。

“蝶儿,不想为寒生一个属于我们的孩子吗?”于寒停止手里的动作,把视线全部集中在蝶儿精致的脸颊上,柔柔的带有诱惑Xing的问道。

“不是!蝶儿只是怕疼,怕会变丑。”蝶儿连忙矢口否认,随便找了俩还算说得通的理由,为的是不想让于寒发现自己的异样。

“如果你怕疼,我们生一个交了差就够了!至于变丑嘛,身为仙子的你,真的会吗?”

蝶儿会有这么不可思议的想法,于寒坦然的笑了笑,他双臂使力,把蝶儿身子扶正,而后紧紧的搂入在怀,凑在她的耳畔,故意压低声音说“蝶儿是仙子又岂会变丑?就算变丑,我们也要一起变丑,这样我们就谁也不嫌弃谁了!”

话说完,于寒哈哈大笑起来。

蝶儿含着下颌,假作上扬的唇角却再也牵强不起来。

于寒不知道,就在大婚的前一天,自己未来的婆婆热情的把自己招呼在她的屋子里,低声浅语、推心置腹的聊了半个时辰之久。

其主题不离合房之术和绵延子嗣。

碍于老人家的喜悦之情,坐于一旁的蝶儿始终保持点头哈腰,表示赞同、遵从。

直到老人家觉得已经把她需要懂得、必须做的,全部传授完毕,才安心的放她离开。

‘如果可以,我愿意牺牲自己的修为,换取一生夫唱妇随、承欢膝下的平淡生活。’这是蝶儿自修为人形后,最大的愿望。

但是,何其之难,蝶儿心知肚明。

莫说子嗣,就算是夫妻间最合理的合房,对于她都是那么的遥不可及、望尘莫及。

因为她是仙界里一只色彩斑斓、炫目多彩的珍惜凤蝶。天然的保护色带着没有解药的剧毒。现在她虽化为人形,却仍旧改变不了这个永远不可能改变的事实。

呼吸着同一片的空气倾听着花瓣外独自爱人的低泣声,蝶儿潸然泪下。不是她不愿意,是她真的太难太难,为了让他能够顺利的有自己的子嗣,她做了一个可能没有回头路的决定。

就算并没有把握,她依然倾尽一切以身试之。

今日今时,他的子嗣已经安全降生,她却再也无力让自己重新回到过去。为了让另外一个人长久以来维持自己的容貌,她几乎陪葬掉她自己所有的修为。

不过……她认为真的值了……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