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田园喜事:重生之农家锦苏

更新时间:2020-11-26 08:42:56

田园喜事:重生之农家锦苏 已完结

田园喜事:重生之农家锦苏

来源:落初 作者:轩辕方梨 分类:言情 主角:白锦苏王氏 人气:

《田园喜事:重生之农家锦苏》为轩辕方梨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白锦苏异世重生成了白家的二姑娘了,正赶上父亲为了救自己要把大姐卖了冲喜,一声呵斥,用一招李代桃僵,自己跟着人牙子走了,怎会束手就寝,偏他是个美若天仙一病夫,于心不忍,拐了他去种田,自此与他形影不离,祸福与共,过上幸福的田园生活!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明艳啊,你这蹄子,生活好了,连我也就忘了!”

刘婆子自顾自的和那姑娘说话,白锦苏面色一暗,好好地姑娘被人卖进这里生活能好,这婆子当真无耻。

“刘妈妈,明艳不能不惦记着妈***好,只盼着妈妈能够长命百岁——毕竟缺德事干多了老天爷看着,我心里乞求妈***报应能来的晚一点!”

那姑娘倒是个尖锐的,只三言两语气的刘婆子脸色发白,嘴唇打颤,见此白锦苏低头浅笑。

“白锦苏,还愣着作甚,跟我进去!”

恼羞成怒的刘婆子,拽着白锦苏的手大大方方冲了进去,里间声音更大,像个噪杂的工厂。

刘婆子径直找到老鸨,两人一见面立刻攀谈,谁家姑娘值钱,谁家姑娘下贱,谁家姑娘偷了客人的银两,唠唠叨叨说个没完。

白锦苏左看看,右看看,临了被人像货物一样打量了半响,扔进了一间封闭的房间,再回去敲门,死活没人开。

“白锦苏,揭开中央的那张画,仔细的给我看着,一个时辰之后我自会放你出来。”刘婆子Cao着一口方言得意的喊道。

白锦苏立刻会意,顿时羞的脸红脖子粗,强梗着脖子看了眼墙上的那画儿,只这一眼脸儿更红,像一颗熟透了的蜜桃,忙低了头,暗自懊恼。

这个刘婆子果然不是个东西,居然让她来看人家那啥。

“白锦苏,若你记不住他们的招式,我自会用我的办法教你,只不过到时候,你别怪刘妈妈心狠!”

刘婆子听到屋里的动静,再次出声警告,突听到屋里别人的声音大了,这才放心的甩着一身肥肉大摇大摆的走了。

平阳侯府。

“老爷,皇上怎会突然宣你进京,你知道这次宣召,主要因为什么事吗?”宇文菊躺在平阳侯怀里,温柔的低问。

半响,见他不答,又温柔似水,道。

“妾身知道侯爷的脾气,断断不能和皇帝再起了冲突,如今弘儿年纪小,这一大家子全指望着老爷过活,还望老爷体谅!”

那面容冷峻侧躺的男子,不由得皱了皱眉头,面露不悦,低沉道:“你这妇人,家里不是还有楚儿!”

就那身世不清不楚的贱种,也配当平阳侯府的家!妇人眼眸一冷,仰起头咯咯咯的笑了起来,这一笑一点不让讨人厌,反而多了一分女儿的娇媚,道。

“你看我,竟把我们绝世聪明的楚儿给忽略了,可妾身也不是有意的,看他那身子……不过,妾身觉得楚儿今年也十六了,不如我们学民间的做法,找个人给他冲冲喜,也好给他留个子嗣,若他真有个好歹,将来也有人给他……”

宇文菊是个聪明人,当她看到男子不由自主的出神,心里想着这计划八成可成,只不过事实会如何发展,那就只有当事人知道。

怡红院。

哐当。

门被用力推开,白锦苏还未来得及睁眼,就让人攥住了头发从地上揪了起来,耳畔是刘婆子骂骂咧咧的大吼。

“白锦苏,老娘花银子不是让你到这来睡觉的,走,今儿老娘定要让尝尝敢欺骗老娘的后果!”

被人拽着头发拖了三步,白锦苏就算是打盹的老虎,也该被痛醒了。

“刘妈妈,我看累了,也就眯个眼睛的功夫,就被你逮到了,你若相信我真的有看,你叫那些人来与我对峙,看我说的是否正确!”

刘婆子一听,当下大怒。

这个贱人,好重的心机,那些客人都走光了,到她哪里找人来,再说了,**客人要是让外人知道,还不砸了怡红院的招牌,这个贱人,想得美。

“老娘看你就不是个老实的,我现在就教训教训你!”刘婆子扬手就要打,不过一想,不能伤了脸,照着白锦苏的屁股就是两脚。

白锦苏头发被人攥着,哪里敢动,着实挨了两脚,好在刘婆子下脚不是很重,赶忙对着刘婆子高声嚷道。

“刘妈妈,不相信我,你可以叫那些服侍过的姑娘来,我给你演示一遍!”

***,这都什么人,被人逼到这种地步,她白锦苏真是越活越倒回了,先前还觉得刘婆子拿着玉佩指不定会出事,现在倒觉得这种人死过一个少一个。

刘婆子当即停了脚下的动作,盯着眼眶泛红,脸红若猴屁股一般的白锦苏看,这个丫头鬼点子可真多,脑子也转的快,要不是看她风吹就倒,一副不久人世的丧气鬼样,倒真有点舍不得把她卖了。

“你等着,我现在就去唤人来,要是你说不上个一二三,仔细你的小命!”

不一会儿,刘婆子就叫来了三个姑娘,这三个人听说了白锦苏的做的事,自己倒先不好意思,个个红着脸,低着头,再看这白锦苏居然是个男子,一时间抽抽噎噎只觉得自己受到侮辱,先埋怨上了叫她们来的刘婆子。

“你这个黑心的刘婆子,叫我等和一个男子对质,你不要脸,我们还要脸的!”

“就是,你个遭瘟的!”

“妈妈,女儿委屈啊,定要这婆子赔偿女儿!”

老鸨看刘婆子气的脸色一会儿红,一会儿青,一会儿黑,有点看不下去了,强忍着笑,淡淡说道。

“刘妈妈,你这是要问什么,早早的问,这些姑娘等会儿还要忙呢!”

听到老鸨发话,刘婆子脸色铁青的要白锦苏比划,白锦苏倒是个自然大方的,普普通通一阵摆弄,看得那些姑娘心惊肉跳,只觉以后要小心隔墙有眼。

刘婆子看白锦苏做的那是一个有条不紊,大大方方,被人愚弄的愤怒降低了些,只是对她的提防心又重了许多。

刘婆子回家,当即在白锦苏住的院子外,张罗了两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刘婆子还不放心再三叮嘱这两个人,一旦屋里有什么动静,立刻向她汇报。

白锦苏对这两个人的存在尤为满意,那人有伤在身,若真要做出伤害她的事,指不定这两个人能帮上忙。

屋里闭目养神的男子,自然听到了脚步声,待得白锦苏进屋一把剑又架上了她脖子,居高临下的呵道。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