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绝代佳佞

更新时间:2021-01-13 08:39:55

绝代佳佞 已完结

绝代佳佞

来源:落初 作者:含光 分类:言情 主角:楚歌小侯爷 人气:

《绝代佳佞》由网络作家含光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楚歌小侯爷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她是奸臣。  她是一个女扮男装,出将入相的“大奸大佞”。  酒泼当朝太傅、钱扫江南群僚,这奸臣当得还够逍遥。  只是,  泪……  大好年华,红颜女儿身,怎么平白就得了专权、嗜杀,甚至**的恶名?  叹……  世事无常,成败天注定,莫非终归逃不掉惑君、害忠,甚至卖国的宿命?  ……  ===========================  qq群:84213939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那是一个极美的少年。

一身白衣胜雪,墨染的青丝之上,也只束着一条白色丝带。此时和她对望,那少年眼中,竟无一丝暴戾,也没有半点愧疚,只一片清明澄澈。

楚歌不动,少年也未动。这一瞬,仿佛方才的刺杀从未发生,也仿佛,这两人只是,在谛听自然的声音。

“原来堂堂新京混混的总头目,横行京都的楚小侯爷,果然还有一点三脚猫的本事!”那少年终于开口,语调里居然是浓浓的嘲讽。他拔去楚歌颊边长剑,又极其自然地伸了手,要去拉她起来!

楚歌没有去握他的手,执拗地看着他,沉默着。

“小侯爷?”那少年伸出一只手在她面前晃了晃,“怎么?被属下这一剑吓破了胆子了?放心,小侯爷救了属下一命,属下也承诺过做小侯爷护卫一年,保证小侯爷一年内Xing命无忧。江湖人最重规矩,小侯爷尽管放心!”

原来这小侯爷对他还有救命之恩,他又是小侯爷的护卫!可是为什么方才的一剑,她分明感到了浓烈的杀意?!

沉默着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楚歌的目光,便投向了远方。

佩玉轩外,翠亭香谢、九曲回廊,月光下,水色琉璃七彩流转,平添了种种迷离神韵,恍如神仙世界。

却是静悄悄地,除了她和他,没有旁的人影。

“难得今儿小侯爷夜里出来,莫非是急着去鸣鸾苑那边?”少年嘻嘻哈哈地,却听得出话里的恶意,“不对啊,属下听说白日里小侯爷在户部尚书的公子那里已经快活过了,怎地还没够么?”

楚歌回眸看看他,忽然心中也有一丝恶趣味升起。当下冷了脸,端肃着声音问他:“亏你还叫我一声小侯爷,真是有规矩啊!我且问你,你跟了我多久了?”

楚歌这容貌原本偏清冷些,月色下仿佛一张水墨的荷图;如今这样一冷了脸,居然也有了些威势,似模似样的冰寒。

那少年倒也不惧,略昂了首,用黑水晶一样的眸子睨视她,“属下跟随小侯爷只有七天,自然是时候尚短,还不足以把小侯爷所有的肮脏事都看在眼里,不过这七天也足够了,足以知道小侯爷果然是跟外面传的一样,专喜收罗财物、贪恋断袖男风,是个地地道道**浪荡的无良恶霸!”

和白天刘尚书所说的有些相似,看来这“小侯爷”喜欢男人的名声果然是真的。不过也难怪,小侯爷本是女儿身,难道还能去喜欢女人?只是奇怪,难道和她在一起的男子都发现不了这一点吗?为什么还都把她当作男子?

再回想镜中“自己”的装扮,虽然一身雪白男式寝衣,可神情举止、容貌形态,又如何看不出是个女孩儿?

觉得这个少年的神态很有意思,楚歌当然不会放过嘲弄他的机会,索Xing踏上几步,笑道:“既然如此,你又何必冒着被断袖的危险,定要跟在我这个无良恶霸的身边,还要自称一声属下呢?”

她倒不是胆大无脑到忘记了刚刚那惊魂的一瞬间,不过从后来少年的反应来看,似乎那少年,就算没有把“剑走偏锋”的原因,归结在她的身上,也已经开始忌惮她背后的力量;毕竟,那神秘的一阵风,那一片树叶,足以,令人悚然而惊。

“你!”反轮到那少年如临大敌,连连后退,俊美的面孔在月色下也可看出可疑的轻红,“若不是你欺我身在狱中,不知道那个姓楚的太监亡故的消息,又拿我姐姐的Xing命来要挟我……”他顿住,冷哼,“罢了,江湖人士最重信字,我白虹剑辛锋寒既然立诺,就不会食言而肥!至于你,最好也乖乖地不要打什么旁的主意,否则,就是撕毁誓约,别怪我手中剑翻脸无情!”

原来他叫做辛锋寒。

楚歌嬉笑着看他,“不会食言而肥吗?不知道刚才是谁差点要了我的命去?其实这样泄愤,实在是没有水准。我若是你,就是要杀人,也定要玩点阴的,定然不会破了自己的誓言。”

知道他才跟了那个小侯爷七天之后,她的态度明显随意起来;何况她也不怕他的威胁,反正……身体,是那个”小侯爷”的。

不过,他提到江湖?似乎从前,最喜欢最向往,就是能够逍遥江湖,西风烈马,纵剑天涯。

如果这个身体是自己的……

有些黯然。

那少年哪里见过这样的无赖态度?张了张嘴,欲要反驳,却又是无从开口。正当此时,忽然一声尖叫传来:“救命!有鬼啊!”

他们此刻,正在一座亭子边上,树木掩映中,两个人的白色衣衫,依然显眼。

一个穿青衣的小厮正张皇着从他们前面的甬路上跑过。

少年还在为方才的事生闷气,听见这样的呼喊,动也不动,也根本不打算去查看。相比之下,楚歌虽是淡然,却还忍不住好奇,探出头去,打算看个究竟。

那小厮边跑边回头看……跑着跑着,忽然明白了什么似的,却又倒回来,诚惶诚恐地给她行礼。

楚歌忽然明白过来,这鬼,竟是说的她们两人,心中不由好笑。

见了楚歌,那人瑟缩着,喘息未定,倒先解释起来:“禀,禀小侯爷,前面,前面灵堂的,长明烛不多了,小的这是,去后面的库房里头拿点……做备用;没想到打扰了小侯爷……因为夜深了有些害怕,所以跑得急了,求小侯爷恕罪。”

看那小厮脸上神情,分明是撞到了她和辛锋寒什么诡秘的事情一样。

楚歌心中好笑,却只点点头,示意他自便。

那少年却越发尴尬起来,半晌,才又冷冷道:“是呢,今儿是你那死鬼太监老爹的头七呢,怪不得你不去鸣鸾苑,却往前边来。不过你不嫌这孝心发得太晚了吗?没见过老爹死了,做儿子的一夜丧也不肯守,只顾着四处风liu的。”

死鬼……太监……老爹……

默。

那个……有没有可能,灵堂里被祭奠的那一位,才是……她?

想来,应该不会……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