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姻缘难逃:前任蓄谋已久

更新时间:2021-01-13 08:45:48

姻缘难逃:前任蓄谋已久 连载中

姻缘难逃:前任蓄谋已久

来源:掌中云 作者:大叔有毒 分类:言情 主角:宋黎之陆明湛 人气:

主角是宋黎之陆明湛的小说《姻缘难逃:前任蓄谋已久》此文是大叔有毒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相恋三年的他们将最美好的给了彼此,十个月后,她卖掉他们刚出生的孩子,从此再也未见。四年后,他一身笔挺军装威武不凡的坐在她的对面,许久,她问,“那里不舒服吗?”他薄凉嘲讽的冷笑,“我需要一个全心全意照顾我女儿的保姆,你考虑一下。”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感染她每一根神经,她知道,他对她恨之入骨,他来找她,无非是报复昔日她绝情的离开,她点头,“好”。他用尽各种手段折磨她,百般羞辱,她不躲不避不挣扎,只是为何他总是默默在各种地方变着花样的爱她,宠她,守护着她……爱恨一念之间,哪有谁对谁错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当初卖女儿的一百万,让你连辆车都没买上啊。”陆明湛的声音透着冰冷刺骨,如一把尖锐的匕首,直击她的心口,让她生生的疼着。 在他面前,即使再痛,都要咬牙忍着,她不配在他面前喊痛,更没有资格不去接受他额外给予的疼痛。 宋黎之的沉默对陆明湛而言,只不过是无言的反抗,他比谁都了解她骨子里的那股倔强。 宋黎之双手紧抓着自己被雨水打湿而贴在皮肤上的裤子,她的身上现在都是湿哒哒的,她生怕弄脏了他的车,坐在座位上,只坐了小小的给一个角,还是紧挨着车门。 她现在这个样子,连坐在前面的司机都刻意的检查了一下车锁,真怕如果车门没锁好,她会一个不小心掉下去。 陆明湛讽刺的冷笑,她那么坐着,不就是想要离他越远越好吗,在这个车里,恐怕那就是离他最远的地方,看她这个样子,他就心烦。 安静的车厢里顿时炸开陆明湛暴怒的吼声,“宋黎之,我和你说活呢,你是哑巴了还是聋了。” 他的声音太大,震得整个车厢里都是回音,就连前面开车的司机都被吓的歪了一下方向盘,更别说就坐在他旁边的宋黎之了。 她吓得蜷缩在那里一动都不敢动,低垂着头,像个做错事恐惧惩罚的孩子,连呼吸都不敢发出声音。 宋黎之不说话,她现在对他胆怯害怕的样子更让陆明湛怒火冲天,他如不可抵抗的帝王一般,威慑的命令她,“说话!” 猛然,他带着薄茧的大手,毫不怜惜的钳住她小巧的下巴,一双锐利的鹰眸冰冷的居高临下的睨着她。 宋黎之看着他,泪眼朦胧,应该是被他暴戾的脾气吓的想要流泪吧,只是,身体里的那颗心脏,怎么这么疼呢。 “过去的事,我不想再提。”她盯着他,一字一字坚定的说了出来。 陆明湛紧凝着她的目光骤然间冷的吓人,钳制在她下巴上的手,更是不知轻重,宋黎之觉得,如果他手上的力道在多停留一秒钟,她下巴的骨骼都有可能被他捏的粉碎。 陆明湛不说话,那双深潭般深不见底的神秘眼眸,死死的盯着她看,眉宇间凝着股令人发指的阴气。 他的不平静,换来的是她一句,过去的事,宋黎之,好一个过去的事不想再提,你果然是个狠心无情的女人。 他双拳紧握,咬牙切齿,“宋黎之,我真该亲手杀了你。” 宋黎之低垂着脑袋,听着他发狠的怒话,欣然接受着,她没资格说什么,如果他真的动手杀了她,她也无话可说。 她接受他给的一切,就算那天他说,‘宋黎之,我让你去死,’她也会毫不犹豫,绝不反驳。 只是宋黎之错过的,是他眼眸之中那一闪而过的百般无奈,他收回在她身上的视线,一路眉心紧蹙,寒气逼人。 车子停在半山腰的一座如古堡一般的别墅车库里,陆明湛没有下车的意思,宋黎之也没敢动一下,只听到他对前面司机说了句,“让王妈送身佣人的衣服过来。” 司机下车,宋黎之这才扭头看着他,他面无表情的目视前方,没有要下车的打算,也没有要和她说话的心情。 很快,一位看上去五十多岁的阿姨抱着一身衣服走了过来,陆明湛打开车窗,接过衣服,很快的又关上了车窗。 一身女佣的衣服被陆明湛随意的扔在了宋黎之的身上,大爷一般的口气,“换上。” 宋黎之抱着衣服拧眉看着他,她是不是听错了,还是他就真的没打算回避一下。 许久,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两人都没有先打破沉默,似乎这一刻的单独相处,是他们两个人都不想打破的。 宋黎之鼓起勇气,但声音还是很低,“我可以进去再换吗?”就算没有房间也有洗手间的。 陆明湛目光冷然的眯着她,“你想让我女儿,看到你现在这个狼狈的样子。” 宋黎之低头,抿嘴不语,她当然不想,为了今天见到女儿,她特意挑了一件她最好看的衣服出门,只是……老天爷看她不顺眼,惩罚她如此狠心的女人,让她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那你……可以,先下车吗?”她诺诺的请求着,在他面前,她真的毫无尊严可言。 突然,他的速度如一只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猎豹,宋黎之都不知道她是怎么就被他困在身下的。 一双冷魅的眼眸轻蔑的睨着胆战心惊的她,倏地,他面无表情的捏住她小巧的下巴,修长的手指轻蔑的抚上她殷红的唇,用薄凉调戏的口吻说,“你身上有那个地方是我没看过,没碰过的,嗯?” 宋黎之只能往后缩自己的身子,退无可退,她眼睁睁的看着他,无话可说。 对她现在可怜楚楚的样子,他心里更加的暴躁,大手突然的就卡在她纤细的脖颈上,另一只手漫不经心的解着她领口的第一颗扣子,俊脸贴在她冰冷的脸颊,唇瓣几乎就要触碰到她的耳垂。 讽刺至极的提醒着她,“我连你的身体那个地方最敏感的,我都清清楚楚,怎么?你忘记了?” 她猛然用力,推开他,胆战心惊的看着他,不敢说话,现在的他,太可怕了,陌生的如同降临在她身边的恶魔。 他冰冷讽刺的笑着,再次扑向了她,宋黎之觉得胸口有一股冷风侵入,胸前的衬衫纽扣不知何时已被他解开,他略微粗糙的指腹玩味的在她性感的锁骨间划过。 就如他刚才说的,他了解她的身体,整齐的贝齿轻咬着她的耳垂,“你在害怕吗?嗯?” “嗯……疼。”宋黎之被一阵疼痛刺激到,一下没忍住的发出了声音,他竟然那么用力的咬她的耳垂。 “换!”他大声的命令,她还知道疼吗? 宋黎之被他的怒吼,吓得浑身一哆嗦。 陆明湛突然起身,他一个当兵的,手上的力气没轻没重,一推就把宋黎之推到了车门上,宋黎之的后背撞到车门上,疼的她皱着眉心,紧咬着唇,没敢在多吭一声。 ......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