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凤唳九霄之第一女将

更新时间:2020-04-04 09:15:52

凤唳九霄之第一女将 已完结

凤唳九霄之第一女将

来源:落初 作者:青墨烟水 分类:言情 主角:苏澈陈云 人气:

火爆新书《凤唳九霄之第一女将》是青墨烟水所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苏澈陈云,书中主要讲述了:一次失误的科学实验,军部第一女将苏澈被传送到了一个不存在于历史的女尊世界,成为了大雍最高贵血脉的末裔——瑞卿公主苏海陵。最高贵的血脉偏是地位尴尬,不相信我的身份?随便!我苏海陵要的东西,不管是江山还是美人,都会用自己的双手得到。不给?那我就用抢的!不是预定要到三国去体验乱世的吗?既然都回不去了,那么……大不了就先把盛世变成乱世好了,她苏海陵最擅长的就是亲手再把乱世掰回盛世去!大雍的皇位?她眼中看到的何止是一个小小的大雍,满树燕雀岂知,终有一日,凤唳九霄之上,天下风华在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马车飞一般地冲进朝阳宫,苏海陵半抱着昊月跳下车,大步往房里走去。

“殿下,统领这是……”驾车的侍卫惊讶道。

“他醉了!”苏海陵丢下一句话,随即喝道,“守卫好朝阳宫,除非陛下来了,否则谁也不准放进来!”

“是……”几个侍卫一时被她的气势所震,好一会儿才面面相觑。

刚刚从安王府出来时,醉的不是公主吗?怎么又变成统领了,而且看公主殿下的样子,哪里有丝毫醉意?

“呯!”苏海陵一脚踢开了寝宫大门。

“殿下……啊,昊月统领。”紫陌迎上来,见到他们的样子,不觉惊呼起来。

“立刻备水,我要沐浴。”苏海陵道。

“浴池的水红尘一早就准备好了,只等殿下回来。”紫陌说着,一边偷眼望着她怀里的昊月。

“行了,一会儿把我的衣服放在外间,不用伺候。”苏海陵毫不停留,拖着昊月走向后殿。

紫陌咬着嘴唇,眼中水光闪闪,良久,终于一跺脚,去寝室取干净的衣物。

“昊月,再忍一忍。”感受着怀中人越来越热的身体,苏海陵放柔了身体安慰道。

“我……殿下……抱歉……”昊月低声道。

“有什么抱歉的?三姐下药的对象是我。”苏海陵一声冷哼。

后殿中,华丽的屏风后,一口足可容纳十几人的水池正冒着热气,使得殿中雾蒙蒙的,宛如人间仙境。

苏海陵试了试水温,也来不及脱掉两人身上的衣服,抱着昊月直接跳了下去。

早在她出宫赴约时,红尘就已经开始烧水,并在水池下的地龙中布满炭火,保持水温,此刻倒刚好派上用场。

被水流一激,昊月也清醒了几分,只是体内的热流却更难压制。

“这可不是我趁人之危哦。”苏海陵无奈地一笑,温柔地吻上他的唇。

“不!”昊月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推开,但自己却不由自主地摔进池水中,呛得一阵咳嗽不止。

“你……”苏海陵后背撞在池沿上,剧痛之下正要发火,下一刻看到他狼狈的模样,怒气又化作了怜惜。

这男人啊……都成那样了,怎么还如此倔强呢!

“殿下,衣服……送来了。”屏风后响起紫陌的声音。

“放下,出去!”苏海陵干脆地道。

好一会儿,脚步声才渐渐远去。

苏海陵叹了口气,不是不知道紫陌的心思,而且紫陌是安王送来的人,如果真能让他死心塌地,更是大大有利。只是……骨子里的骄傲还是让她没办法接受使用这样的方法。

欲望可以用来交易,但是……爱情不可以。

“殿下,请您出去。”昊月咬牙道。

“笑话,这是我的地方,凭什么要我出去?”苏海陵笑道。

昊月一言不发,挣扎着站起来,便想爬上岸。

“你啊……”苏海陵摇摇头,一伸手,将他拉近怀里,随即一个转身,将他困在池壁和自己的双臂之间。

“殿下,属下……我不配……不能……玷污……”昊月闭上了眼睛,喘息着道。

苏海陵皱了皱眉,这回终于确定了他不是在说反话。

不配?有什么不配的。昊月的身份自然当不了她的正君,不过做个侧君么……反正她只是个不待人见的公主,相信女皇不会因为这点小事驳她的面子的。

几滴晶莹的泪珠滑下被欲望染红的面颊,让她的心狠狠地痛了一下。

“昊月,你听着!”苏海陵狠狠地捏住了他的下巴,在他耳边厉声道,“我不管你是谁,经历过什么,在我身边有什么目的,总之,我苏海陵就是要定你了!”

怀里的身子微微一震,又慢慢地放松下来。

苏海陵一声低叹,覆上了自己的唇。

雾气朦胧,红烛摇曳,屏风上映出一双交缠的人影,一夜缠绵。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帘照在床上,苏海陵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一偏头,身边的人依然睡得很沉,薄被微微滑落肩膀,露出无数青紫的痕迹。

慢慢地坐起来,她不由得懊恼地拍了拍脑袋。昨夜……真不知道中了药的人是谁?还是说,这个世界的女人天Xing就那么疯狂的,连占了这个身子的自己也变了。

不过……她的手指缓缓划过昊月修长的眉,禁闭的双目,挺直的鼻梁,最后落在红润的唇上。这个男人,不论为公为私,她都要定了,绝不后悔!

忽然间,她的目光对上一双清润如水的眸子。

“醒了?”苏海陵轻轻一笑。

“啊!”昊月习惯Xing地一咬下唇,不料,昨夜被他自己咬出来的伤口尚未结成血瘕,不禁发出一声痛呼。

“不准咬了!”苏海陵又好气又好笑,披衣下床,倒了一杯清水回来,用丝巾蘸了水,小心地清洗他唇上的伤口。

“我,我没事。”昊月尴尬地别过头去。

“今天也没什么事,你再睡一会儿。”苏海陵笑笑,放下水杯,又给他拉好被子。

“不行!我……”昊月一惊,连忙想坐起来。

“给我好好躺着!”苏海陵脸色一沉,强行将他按了下去,“大白天的,难不成还会有人来行刺我?有事我会吩咐你的副官,不用你多事!等下我叫红尘送吃的来,一丁点儿都不准剩下!”

昊月傻傻地看着她,仿佛不认识了似的。

“看什么?我很好看?还是……”苏海陵说着,俯下身,凑在他耳边,低声道,“想着怎么报告女皇陛下?”

昊月闻言,顿时浑身一僵。

虽然,他来到朝阳宫的目的两人都心照不宣,但如今苏海陵却将这句话毫不掩饰地说了出来!

“被我说中了?”苏海陵继续道。

“陛下……不会信的。”昊月苦笑道。

昨夜过后,以女皇的多疑,如何能再信他……

“月,好好想想清楚,你到底想要什么。”苏海陵留下一句话,毫不留恋地走出去。

的确,她喜欢昊月,但还没有头脑发昏到不顾自己的Xing命,她可不是那种情窦初开的花季少女!只希望……结果不要让她失望才好。

听着房门关上的声音,昊月疲倦地闭上了眼睛。

想要什么?他还有资格……要什么吗?女皇虽然多疑,可自己本来就是她安排在苏海陵身边的棋子,发生这样的事也是迟早的,一切只是他的借口罢了。只是……苏海陵……这个与传言绝对不同的女子,又真的值得吗……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